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方广大庄严经>

方广大庄严经 第十卷

时间:2019-06-04 16:02:57| 作者:地婆诃罗 译

方广大庄严经 第十卷

中天竺国沙门地婆诃罗奉诏译

赞叹品第二十三

尔时佛告诸比丘。时净居天子以天妙香花遍散佛上。如佛世尊真实功德。以偈赞曰

众生烦恼暗智能能销除

如来所以出为世光明者

降伏诸魔军功德皆圆满

当雨大法雨以普洽群生

世间最胜人智力无逾者

处世无染着犹如净莲华

众生在长夜烦恼病缠缚

佛为大医王疗之令得愈

尊今出于世八难咸空寂

一切人天等遇佛蒙安乐

若有睹见此人中胜丈夫

经于百劫中不堕诸恶趣

若有得闻佛微妙甚深法

速除烦恼患苦蕴亦皆尽

当得殊胜果解脱涅盘乐

于诸世间中得为应供者

若有劝供养亦获大福利

当得胜妙果乃至于涅盘

佛告诸比丘。净居天子赞如来已。合掌恭敬于一面立。是时遍光天子。复以种种微妙香华。涂香末香烧香散华幢幡宝盖供养如来。围繞三匝合掌向佛。以偈赞曰

牟尼深智声和美获得无上大菩提

于诸声中最第一是故我等今敬礼

于诸世间起慈故为作灯明作依止

能拔众生诸毒箭复为世间大医王

尊昔值遇然灯佛发大慈心润一切

尊如世间净莲华不为三界淤泥染

其心坚固无能沮高广难动如须弥

又如金刚不可坏亦如含秋净满月

佛告诸比丘。遍光天子赞如来已。合掌恭敬于一面立。是时梵众天子以无量摩尼庄严宝网。覆菩提道场供养世尊。顶礼佛足右繞三匝。以偈赞曰

世尊能持明智光及持三十二胜相

念慧功德皆圆满离诸结使诸过恶

清净无垢断三毒是故我等今敬礼

名称普闻证三明施诸众生三解脱

清诸浊秽心调伏起大慈悲利世间

三业寂静出于世蠲除三疑无染着

为诸世间行苦行以四圣谛化众生

勤修善行超诸行自得度已当度彼

魔王将诸魔众来尊以慈悲悉降伏

已得甘露菩提道是故我等咸归命

佛告诸比丘。梵众天子如是种种赞叹佛已。退住一面。是时右面魔王子清白之部至世尊所。以众妙宝盖奉上如来。以偈赞曰

我自见如来端坐菩提座

魔军极炽盛超然不惊悸

而于一念顷降伏悉无余

既有如是德我今稽首礼

一切皆圆满无上大牟尼

魔众如恒沙本不能倾动

尊为菩提故无量劫行檀

舍施妻子等身肉及手足

一切皆无吝故得胜庄严

尊发广大愿得成无上道

当度诸群生定慧为甲冑

净法为船筏意乐圆满已

方度诸群生我以欢喜心

赞佛诸功德愿我于来世

得成无上道又以此功德

降伏众魔怨速证一切智

佛告诸比丘。清白魔子说如是偈赞叹佛已顶礼如来。恭敬围繞却住一面。是时复有他化自在天王。与无数天子恭敬围繞来至佛所。将妙阎浮檀金天花散如来上。以偈赞曰

如来所说皆真实无有覆藏无杂乱

远离痴冥及罪垢证得甘露大菩提

光明遍照于十方是故我今稽首礼

世尊慈悲于一切善别诸根摧外道

智能殊胜十力者能显众生微妙行

身处虚空现神变犹如履地无罣碍

见彼生死广大爱知惟妄苦而弃之

当随天人诸意业教化皆令得解脱

利益十方如日光复于三界犹如眼

为诸世间作依止其心曾不生贪着

游戏神通得自在而于世间无与等

佛告诸比丘。他化自在天王赞叹佛已。与诸天众顶礼围繞却住一面。是时化乐天王与诸天众。恭敬围繞来至佛所。以种种花鬘珍宝缯彩。供养如来。以偈赞曰

如来智能光灭尽于三垢

烦恼皆已断吉祥悉成就

世间诸众生执着于邪慢

尊今摄取之致于甘露道

是故出世间天人所供养

能除烦恼病说为大医王

日月摩尼火帝释梵王等

若于世尊前其光悉不现

智能所照烛是处咸吉祥

一切皆希有故我今顶礼

世尊知实义亦知虚妄法

于此二法中无非如实说

言词甚微妙心意极调柔

为天人导师故我今顶礼

尊有大智能觉悟诸群生

三明八解说能除彼三毒

善识众生根堪受不堪受

各随其意乐故我今顶礼

佛告诸比丘。化乐天王说是偈已。与诸天众顶礼佛足却住一面。是时兜率天王与诸天众。恭敬围繞来诣佛所。以种种天妙衣服珠网宝盖。以覆佛上。说偈赞曰

往昔兜率宫广说清净法

遗教今犹在诸天咸恋慕

如是功德海为世作明灯

见者无厌足故我今顶礼

尊于彼天没八难皆销尽

而坐菩提场世间获安乐

佛为众生故起大菩提心

今已降魔怨得成无上道

请速度未度转于大法轮

佛告诸比丘。兜率天王说是偈已。顶礼佛足退坐一面。是时夜摩天王与诸天众。恭敬围繞来诣佛所。以种种香花涂香末香幢幡宝盖。供养于佛。以偈赞曰

佛为无上士世间谁与等

戒定慧解脱故我今顶礼

我观诸天众于此菩提场

以妙宝台阁供养于尊者

无有余人天堪受如斯供

佛为世间出长时苦行已

降伏魔军众得成无上道

灭除无明暗智光照十方

与世为法眼利益于一切

设于无量劫赞叹佛世尊

一毛孔功德犹尚不能尽

名闻遍十方故我今顶礼

佛告诸比丘。夜摩天王赞叹佛已。与诸天众恭敬围繞。顶礼佛足却住一面。是时释提桓因与三十三天及诸天众。恭敬围繞来诣佛所。以种种宝幢幡盖香花衣服供养佛已。顶礼如来。以偈赞曰

如来功德甚清净身心不动若须弥

智能光明照十方名称普闻于一切

世尊往昔于多劫供养无量诸如来

故得降魔成正觉堪受人天胜供养

尊是多闻定慧者开彼无上智法眼

我今归依释胜幢一切世间大法主

尊为菩提于多劫广行无量诸苦行

慈悲喜舍及方便精进智能大梵福

已得如是等功德今复具足十力果

我睹佛坐菩提时魔王军众欲加害

诸天或有忧惧者如来身心不惊动

世尊以手垂下时魔军于是皆退散

在昔诸佛成正觉尊今得道亦如是

福智一切皆无异是为人天应供者

佛告诸比丘。释提桓因以如是等偈赞佛已。头面礼足却住一面。是时四大天王与诸天婇女。皆持薝波花婆利师等种种香花。奏天妓乐来诣佛所。供养佛已。说偈赞曰

如来美音声能悦一切意

善行精进戒心净常微笑

令众生爱乐故我今顶礼

以彼微妙言除众生烦恼

能与无量乐离罪心清净

获得无漏智世间无与比

平等而不动犹如须弥山

示现于世间如莲华出水

佛告诸比丘。四天王赞叹佛已。顶礼围繞却住一面。是时虚空诸天。亦以种种香花宝盖幢幡铃网弥覆虚空。又出半身。各持种种宝珠璎珞。供养如来。以偈赞曰

我常处虚空善恶悉皆睹

惟有如来身清净无诸过

又见菩萨众持种种宝台

遍于虚空中其数无有量

又见菩萨众供养于如来

散彼微妙花积满大千界

又见菩萨众将无量供具

花鬘诸璎珞伞盖及耳珰

花香极盈满悉皆无杂乱

如流归大海云集遍虚空

如来受彼供一切心平等

佛告诸比丘。虚空天众供养佛已。顶礼围繞却住一面。是时地神供养佛故。净扫其地洒以香水。散以名花遍菩提场皆悉清净。又以宝幔弥覆其上。即以偈颂赞叹如来

如来坐是大千界此为坚固金刚座

假使身肉尽干销未得菩提终不起

如来不以神通力我此所居当碎裂

见此诸来菩萨众我等今者咸安隐

世尊此地经行故三千世界并蒙光

佛光所至皆是塔何况身居此成道

我所统领诸土地并愿世尊之所用

是诸佛子及声闻并所说法之功德

愿令一切众生等皆证无上佛菩提

佛告诸比丘。地神说此偈已。顶礼佛足合掌恭敬却住一面

商人蒙记品第二十四

佛告诸比丘。世尊初成正觉。无量诸天皆悉称赞如来功德。尔时世尊观菩提树王目不暂舍。禅悦为食无余食想。不起于坐经于七日。欲界无量诸天子等。捧十千宝瓶盛满香水来诣佛所。复有色界无量诸天子。亦捧十千宝瓶盛满香水来诣佛所。澡浴如来并洗菩提之树。尔时如来澡浴竟。复有无数天龙夜叉干闼婆阿修罗紧那罗摩睺罗伽等。竞取如来澡浴之水以自洒身。皆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时诸天子浴如来已俱还天宫。所将余水香气不灭。惟闻佛香不闻余香。心生欢喜得未曾有。皆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转。时有天子名曰普花。从座而起顶礼佛足白佛言。世尊。世尊。住何三昧于七日中结跏趺坐身心不动。诸比丘。我于彼时告普花天子言。如来以喜悦三昧为食而住。由此定力于七日中结跏趺坐。是时普花天子即于佛前。而说颂曰

世尊足有千辐轮犹如莲华甚清净

恒为诸天宝冠接是故我今稽首礼

尔时天子礼佛已重说伽他而赞扬

为欲除彼天人疑欢喜合掌而前问

如来降生于释氏令彼释种皆欢喜

能灭三毒一切疑愿解天人之所惑

何故十力成正觉于七日中观树王

人中师子青莲眸观树跏趺而不动

一切诸佛皆如是为独世尊观树王

面貌端严无二言齿白齐密口香洁

请为利益天人故令生欢喜如实说

尔时如来告天子汝所问者今略说

犹如世法登王位亦于七日忌迁移

如是诸佛为法王顺俗七日无移动

又如猛将制胜己便即思惟所降众

如是诸佛降众魔七日跏趺而不起

三毒烦恼及我慢此等皆能损众生

一切烦恼有漏因我于是处皆除断

无漏智火从斯起焚烧三毒悉无余

我于此处以智力决除生死坚牢网

正知蕴体皆不实秪由无始妄惑生

我我所执二无明并及邪见皆销灭

诸障稠林四颠倒善根智火咸烧尽

妄觉为鬘从想生获得菩提悉捐弃

六十五种无明险四十不善三十垢

十六放逸十八界二十五有悉无余

二十重尘皆远离二十八种世间怖

我于此处以精进如是一切悉超过

证获如来五百吼并得百千圆满法

九十八使诸随眠罪树枝叶将根本

我以智能而为火于此焚烧悉无余

爱疑积集如瀑河诸见之水常盈满

我于此处以智日威光曝之使空竭

邪伪谄曲悭嫉等如是过患烦恼林

我今于此以智火焚烧一切悉令灭

诽谤梵圣生诸罪根本能令堕恶趣

我以智药而投之令彼吐尽无有余

又我于此处获定慧众德

忧悲苦恼众除尽无有余

又我于此处获得真实理

诸结我慢箭拔之无有余

又我于此处以智能利刀

断截我我所生死之根本

亦如彼帝释破坏修罗众

又我于此处得清净智眼

而诸众生等痴翳之所覆

我以智能药洗之令得除

又我于此处以解脱冷水

于彼境界木灭除贪火烟

又我于此处以大精进风

除灭烦恼云及以分别电

又我于此处获得慈三昧

诸大功德藏降伏众魔军

又我于此处获得无愿定

诸大功德藏断一切烦恼

又我于此处获得于空定

诸大功德藏断一切分别

又我于此处获得无相定

诸大功德藏灭除于戏论

又我于此处获得三解脱

神通智能力决除生死网

又我永断彼无常作常想

于苦作乐想无我作我想

我以精进力渡越生死海

蠲坏诸爱网犹如摩竭鱼

我于此觉悟一切贪瞋等

犹如大火聚烧爇诸飞蛾

自我于长夜无量无边劫

劬劳生死中流转无休已

今者得止息无忧亦无惧

我所觉悟者外道不能觉

是甘露句义能除忧恼等

我入无畏城除诸蕴界处

爱等皆灭尽不复受后身

我为菩提故于无量亿劫

广行众善行施身肉手足

功德皆圆满是故于此处

获得胜甘露无上大菩提

同诸佛如来所证真实法

随诸众生类分别而演说

我今亦复然得如是妙法

能于一剎那证知诸世间

因缘和合生空寂无所有

如干闼婆城如虚空阳焰

我所得法眼普见无边剎

犹如于掌中视庵摩勒果

我所得三昧一切皆通达

忆思无量劫如从梦中悟

世间诸天人为颠倒想烧

我今于此处如实而能了

我于无量劫求无上菩提

修行于大慈缘修慈心故

降伏于魔众我于无量劫

修行于大悲缘修悲心故

灭除诸恼患我于无量劫

修行于大喜缘修喜心故

证于无上道我于无量劫

求无上菩提修行于大舍

缘修舍心故证得甘露法

我适于魔前发如是誓言

若不得佛道终不解此坐

我以金刚智灭除无明等

获得十种力今故解斯坐

未得今悉得诸漏皆已尽

魔军悉破散今故解斯坐

五盖门尽破三爱牙悉除

是故于今者方解跏趺坐

尔时胜丈夫从金刚座起

复坐于宝座受诸天澡浴

诸天以宝瓶满中盛香水

与佛天中天澡浴身体已

于是诸天众并诸婇女等

击奏天伎乐以申于供养

汝诸天子等应当如是知

我故七日中不起于此座

佛告诸比丘。如来何故初成正觉。于七日中不起于座。为居此处断除无始无终生老病死故。于七日观树不起。至第二七日周匝经行。三千大千世界以为边际。至第三七日观菩提场目不暂舍。亦为居此断除生死。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至第四七日如来随近经行。以大海为边际

尔时魔王至世尊所。作如是言。世尊。无量劫来精勤苦行。方得成佛入般涅盘。今正是时。惟愿如来入于涅盘。惟愿善逝入于涅盘。佛言。波旬我本发愿为欲利益诸众生故求大菩提。经无量劫勤苦累德。一切众生于我法中未获义利。云何速令我入于涅盘。又于世间。三宝未具众生未调。未现神通未说妙法。无量菩萨未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令我入于涅盘。尔时魔王闻是语已退坐一面。以杖画地作是念言。此欲界中于今已去。非我所有心生忧恼。是时魔王三女见父愁苦。白其父言

大王何所为心生极忧苦

今恼大王者请说是何人

我当以欲牵如绳制于象

令其生染着将归自在宫

尔时魔王说偈报其女言

世间离染人贪境不能制

以彼超过欲是故我忧恼

此诸魔女如来为菩萨时已作妖姿扰乱菩萨。种种幻惑无能得便。女人贪染烦恼深重。于是三女更变其形。一为童女之形。一为少妇之形。一为中妇之形来至佛所。尔时世尊以神通力令彼三女皆成老母。于是三女还至其父所。而说偈言

王说离欲人贪境不能染

我复为变化惑乱彼沙门

人有见我者欲盛便呕血

今现微妙质不动于彼心

仍以大神通化我为老母

愿王以威力令得如本形

尔时魔王报诸女言。我不见有若天若人能制佛者。汝可自往忏悔前罪。彼摄神力方令汝等复本形耳。于是魔女至如来所。而说偈言

我等无智能幻惑于如来

不知田非田未识善不善

我今极生悔冀得罪销灭

惟愿慈悲力令复于本形

尔时如来以慈悲故。即摄神通。令彼魔女还复如本。于第五七日住目真邻陀龙王所居之处。是时寒风霖雨七日不霁。龙王心念恐畏风雨。上损如来出其自宫。前诣佛所以身卫佛缠繞七匝。以头为盖蔽覆佛上。四方复有无量龙王皆来护佛。龙身委积如须弥山。是诸龙等蒙佛威光。身心安乐得未曾有。过七日已风雨止息。诸龙王等顶礼佛足。右繞三匝还其本宫

尔时世尊于第六七日。往尼俱陀树下近尼连河。是处多诸外道。彼外道众皆来亲觐。慰问世尊七日风雨。得无愁恼安乐住耶。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寂静而知足思惟而证法

饶益诸众生慈悲于一切

远离众罪垢不着于世间

永断我慢心是最为安乐

尔时世尊于第七七日。至多演林中在一树下。结跏趺坐观察众生。为生老病死之所逼迫。高声唱言

世间诸众生恒为五欲烧

应常思舍爱爱故便增盛

佛告诸比丘。时北天竺国兄弟二人为众商之主。一名帝履富婆。一名婆履。智能明达极闲世法。其性调柔善能将导。兴贩贸易息利尤多。以五百乘车载其珍宝还归本国。是诸商侣有二调牛。一名善生。一号名称。巧识前路能知安危。示以优钵罗花。不劳杖捶余牛不济。方乃用之行至乳林。路甚平正牛足拒地轮辕摧折。是时五百乘车婴于路傍。二牛为导亦不得进。加诸杖捶亦不能前。时诸商人心怀恐惧。共相谓言。二牛不行前途必有可怖之事。即遣马骑执持器杖前路而巡。彼使还已白商王言。我行前路无诸险难。何为二牛亦不能前。时护林神忽现其形语商人言。汝诸商人勿怀恐惧。汝于长夜流转生死今得大利。所以者何。有佛世尊出现于世。初成正觉住此林中。不食已来四十九日。汝等应将种种饮食而以上之。时二调牛便向佛行。而诸商人随牛而往。行路不远遥睹如来三十二相八十种好。身光赫然如日初出。既见佛已咸生希有恭敬之心。皆作是言。此为梵王。为是帝释。为是四天王为是日月天。为是山神。为是河神

世尊尔时微举袈裟示彼商人。商人见已即知如来。是出家人心生欢喜。各相谓言。出家之法非时不食。宜应办诸美味酥蜜甘蔗乳糜之属及时奉施。诸商人等营办种种饮食美味。至如来前右繞三匝却住一面。作如是言。世尊。哀愍我故受是微供

佛告诸比丘。如来尔时将欲受彼商人之食。作是思惟。过去诸佛皆悉持钵。我今当以何器而受斯食。作是念已。时四天王各持金钵奉上如来。作如是言。惟愿世尊用我此钵受商人食。怜愍我故令于长夜获大安乐

尔时世尊告四天王言。出家之法不合受汝如是金钵。乃至展转奉七宝钵皆悉不受

是时北方毗沙门天王告余天王言。我念昔者有青身天。将四石钵来与我等。复有一天。名曰遍光。来白我言。慎勿用此石钵宜应供养而作塔想。何以故。未来有佛出兴于世。名释迦牟尼。当以此钵奉上彼佛

尔时毗沙门天王语余天王言。欲施石钵今正是时。四天王各还自宫。与诸眷属持彼石钵。盛满天花以香涂之。奏诸天乐供养石钵。来诣佛所各各以钵奉上如来。而白佛言。世尊。惟愿如来哀受我等。所献石钵受商人食。令我长夜获大安乐得成法器。怜愍我故

尔时世尊作是念言。四大天王以净信心而施我钵。然我不合受持四钵。若惟受一不受余三。而彼三王必生嫌恨。是故我今总受四王所献之钵。尔时世尊受北方毗沙门天王钵。而说偈言

汝奉善逝钵当得上乘器

我今受汝施令汝具念惠

尔时世尊。受提头赖咤天王钵。而说偈言

以钵施如来念慧得增长

生生受快乐速证佛菩提

尔时世尊。受毗娄博叉天王钵。而说偈言

我以清净心受汝清净钵

令汝得清净人天所供养

尔时世尊。受毗娄勒叉天王钵而说偈言

如来戒无瑕汝施无瑕钵

汝心无瑕故得报亦无瑕

尔时世尊受四天王钵已。如是次第相重安置右手按之。合成一器四际分明。如来尔时忆念过去。而说偈言

我昔以花盛满钵奉施无量诸如来

是故今者四天王施我坚牢清净钵

佛告诸比丘。时彼商众驱大群牛循路而行。于晨朝时牧人[(壳-一)/牛]乳。凡所[(壳-一)/牛]者化为醍醐。心生希有速将醍醐来白商主。今所[(壳-一)/牛]乳不知何故悉为醍醐。为是吉祥为是不祥。我今未决。商众之中有婆罗门。怀贪爱故云是不祥。应作大施。商主远祖已生梵世。是时现身作婆罗门。于商众中。说是偈言

汝等往昔发弘誓如来若证菩提已

我当以食奉献佛受我食已转法轮

今者如来成正觉汝之所愿亦满足

世尊应受汝美食当转无上大法轮

汝今[(壳-一)/牛]乳得醍醐由此大仙之威力

好辰善宿吉祥兆是故一切皆吉祥

梵天演说此偈已还隐其形反天上

佛告诸比丘。时诸商人闻此偈已皆大欢喜。即取醍醐选上粳米煮以为糜。和好香蜜盛以栴檀之钵。诣多演林奉上如来白佛言。世尊。惟愿哀愍受我此食。尔时世尊受商人食已。持彼栴檀之钵掷置空中。其钵栴檀一分价直百千珍宝。时有梵天。名曰善梵。接栴檀钵还于梵宫起塔供养。其塔至今诸天香花供养不绝尔时世尊咒愿商人。而说偈言

汝等所向皆吉祥一切财宝悉充满

吉祥遍汝左右手总汝身形是吉祥

所求财宝自然至以吉祥鬘为首饰

日月星宿诸天等帝释四王皆拥护

所去之处既吉祥回还亦复获安乐

以此施食之功德当来得成无上道

名为末度三膰佛商人蒙记心欢喜

佛告诸比丘。如来最初为二商主及诸商人。而授记莂时。诸商人闻受记已得未曾有。皆悉合掌作如是言。我从今者归依如来

大梵天王劝请品第二十五

佛告诸比丘。如来初成正觉。住多演林中独坐一处。入深禅定观察世间。作是思惟。我证甚深微妙之法。最极寂静难见难悟。非分别思量之所能解。惟有诸佛乃能知之。所谓超过五蕴入第一义。无处无行体性清净。不取不舍不可了知。非所显示。无为无作远离六境。非心所计。非言能说不可听闻。非可观见无所罣碍。离诸攀缘至究竟处。空无所得寂静涅盘。若以此法为人演说。彼等皆悉不能了知。唐捐其功无所利益。是故我应默然而住。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我得甘露无为法甚深寂静离尘垢

一切众生无能了是故静处默然住

此法远离于言说犹如虚空无所染

思惟心意皆不行若人能知甚希有

此法性离于文字孰能悟入其义理

于多劫中供养佛方能得闻生信解

不可说有说非有非有非无亦复然

我昔无量劫修行未得究竟无生忍

我于今者得究竟常观诸法无生灭

一切诸法本性空然灯如来授我记

汝于来世成正觉作佛名号释迦文

虽于彼时已证法今我所得方究竟

见诸众生处生死不知是法及非法

世间众生有可度故起大悲而度之

梵王若来劝请我或当为转微妙法

佛告诸比丘。如来说是偈已。眉间白毫放大光明。遍照三千大千世界。尔时娑婆世界主螺髻梵王以佛威神。即知如来默然之旨。作是思惟。我应往彼劝请如来转于法轮。告诸梵众作如是言。仁者世间众生善法损减恶法增长。何以故。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默然而住不转法轮。我等宜往劝请如来。是时梵王与六十八拘胝梵众。来诣佛所。顶礼佛足右繞三匝却住一面。而白佛言。世尊。世间众生今当损减。何以故。如来为诸众生求无上觉。今得成佛默然而住不转法轮。以是之故众生损减。善哉世尊。善哉善逝。愿为众生起哀愍心而转法轮。世尊。多有众生堪能悟入甚深之法。惟愿世尊转于法轮。尔时大梵天王以偈赞曰

如来胜智最极圆满

放大光明普照世界

当以慧日开于人花

何故弃之默然而止

佛以法财施诸众生

于百千劫已曾摄受

世间亲者宁舍众生

惟愿世尊吹大法螺

击大法鼓然大法灯

雨大法雨建大法幢

将诸众生超生死海

烦恼重病为疗除之

烦恼猛火令其止息

示无忧恼涅盘之路

说真实法开解脱门

令诸生盲得净法眼

断除生老病死之患

非天非人亦非帝释

而能断除生死烦恼

我及天众劝请如来

转于法轮以此劝请

所生功德同于世尊

转于法轮度脱众生

佛告诸比丘。尔时世尊默然而住。大梵天王与诸天众俱。以天栴檀香末及沈水香末。供养佛已忽然不现

佛告诸比丘。尔时如来为令世间尊重法故。为令甚深妙法得开显故。入深禅定观察世间。作是念言。我证甚深微妙之法。最极寂静难见难悟。非分别思量之所能解。惟有诸佛乃能知之。所谓超过五蕴入第一义。无处无行体性清净。不取不舍不可了知。非所显示。无为无作远离六境。非心所计。非言能说不可听闻。非可观见无所罣碍。离诸攀缘至究竟处。空无所得寂静涅盘。若以此法为人演说。彼等皆悉不能了知。唐捐其功无所利益。是故我应默然而住

尔时大梵天王以佛威神。复知如来默然之旨。往诣释提桓因所。而语之言。憍尸迦。汝今应知。世间众生处在生死黑暗稠林。善法损减恶法增长。何以故。如来弃之不转法轮。憍尸迦。我等当共往诣佛所劝请如来。何以故。诸佛如来若不劝请皆悉默然。是故今者我与汝等。往诣佛所劝请如来转于法轮。为令世间敬重法故。尔时大梵天王及释提桓因。四天王天。三十三天夜摩天。兜率陀天。乐变化天。他化自在天。梵众天。梵辅天。光音天。广果天。遍净天。净居天。乃至阿迦尼咤天。光明照耀。于夜分中至多演林顶礼佛已。右繞三匝却住一面。尔时释提桓因合掌向佛即以偈颂。而请如来转于法轮

世尊降伏诸魔怨其心清净如满月

愿为众生从定起以智能光照世间

释提桓因说是偈已。如来尔时犹故默然。螺髻梵王语释提桓因言。憍尸迦。不应如是而为劝请。于是大梵天王即从座起。遍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向佛。以偈请曰

如来今已降魔怨智能光明照一切

世间根熟有堪度惟愿世尊从定起

尔时世尊告梵天言。我证甚深微妙之法最极寂静难见难悟。非分别思惟之所能解。惟有诸佛乃能知之。所谓超过五蕴入第一义。无处无行体性清净。不取不舍不可了知。非所显示。无为无作远离六境。非心所计。非言能说不可听闻。非可观见无所罣碍。离诸攀缘至究竟处。空无所得寂静涅盘。若以此法为人演说。彼等皆悉不能了知。然我常思念是二偈颂

我证逆流道甚深难可见

盲者莫能睹故默而不说

世间诸众生着彼五尘境

不能解我法是故今默然

尔时梵王帝释及诸天众。闻如是偈心大忧恼。即于是处忽然不现

佛告诸比丘。复于一时大梵天王。观摩伽陀国多诸外道等。于地水火风空横生计度。封着邪见以为正道。而彼众生有应度者。而知世尊于今犹固默然。复诣佛所头面礼足。围繞三匝右膝着地合掌恭敬。以偈请曰

摩伽陀国多诸异道

因邪见故种种筹量

惟愿牟尼为开甘露

最清净法令其得闻

佛所证法清净离垢

到于彼岸无增无减

于三界中超然特尊

如须弥山显于大海

当于众生起哀愍心

而救济之云何弃舍

如来具足一切功德

力无畏等惟愿拔济

苦恼众生世间人天

为烦恼病之所逼迫

请佛慈悲而救济之

惟有如来为归依处

自昔天人随逐如来

此等纯善悉求解脱

是若闻法皆能领受

惟愿如来为其敷演

故我今者请大精进

开示妙法令见正路

譬如大云雨于一切

如来法雨亦复如是

润洽一切枯槁众生

彼诸人等邪见毒刺

生死稠林无始流转

未蒙拔济盲无慧目

将堕深坑惟愿导师

开于正道施其甘露

佛难值遇如优昙花

惟愿度脱无依止者

如来往昔发弘誓愿

自既度已当度众生

幸以慧光除诸冥暗

惟佛大慈勿舍本愿

如师子吼如天雷震

为众生故转于法轮

尔时世尊以佛眼观见诸众生上中下根。或邪定聚。或正定聚。或不定聚。比丘。譬如有人临清净池。见彼池中所有草木。或未出水。或与水齐。或已出水。如是三种分明见之。如来观诸众生上中下根亦复如是。如来尔时作是思惟。我若说法。若不说法。邪聚众生毕竟不知。复更思惟。我若说法。若不说法。正聚众生。皆能了知。复更思惟。我若说法。不定众生亦能了知。我不说法即不了知。诸比丘。如来尔时观不定聚众生。起大悲心作如是言。我本欲为此等众生转于法轮故出于世。又为大梵天王请故。即以偈颂告梵王言

我今为汝请当雨于甘露

一切诸世间天人龙神等

若有净信者听受如是法

尔时大梵天王闻是偈已欢喜踊跃得未曾有顶礼佛足繞无数匝。即于佛前忽然不现。诸比丘。尔时地神告虚空神。唱如是言。如来今受梵王劝请欲转法轮。哀愍无量诸众生故。利益无量诸众生故。安乐无量诸众生故。增长天人损减恶趣故。为诸众生得涅盘故当转法轮。地神作是语已。于一念顷虚空神闻展转传至阿迦尼咤天

诸比丘。尔时有四护菩提树天。一名受法。二名光明。三名乐法。四名法行。是四天子顶礼佛足而白佛言。世尊。当于何处转于法轮。尔时如来告彼天言。我于波罗奈国仙人堕处鹿野苑中转正法轮。彼天子言。世尊。此波罗奈鹿野苑中。文物鲜少林泉非胜。然有无量诸余城邑土地丰饶。人民殷盛园林池沼清净可乐。何故如来于鹿野苑中而转法轮

尔时世尊告诸天子言。仁者不应作如是说。所以者何。我念往昔于此波罗奈城。供养六十千亿那由他诸佛如来。以要言之。九万一千拘胝诸佛。皆于是处转正法轮。一切甚深微妙之法皆从中出。是故此地常为天龙夜叉干闼婆罗剎等之所守护。以是义故。如来于彼鹿野苑中而转法轮

本文链接:方广大庄严经 第十卷

上一篇:方广大庄严经 第九卷

下一篇:方广大庄严经 第十一卷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