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有些爱全在吃上

时间:2019-11-11 09:09:58| 作者:

有些爱全在吃上

母亲见我回来,自是高兴,中午给我准备了芝麻烧饼,把剩的面疙瘩汤热热端了上来,又从冰箱里掏出一块咸肉。

  

\

 咸肉,黑乎乎的一大疙瘩,还带着冰碴,有肥有瘦,肥的少,瘦的多,肉皮的边上汪着一层油。母亲用刀细细地切了,码在盘上,咸肉上放着几片切得很细、打着卷的葱丝。盘里的肉立时成了淡淡几笔勾勒出的白描,让我想吃,又想看。

  

 母亲催着:“快吃,这可是特意给你留的。”“特意”,就是我哥我姐来了都没舍得给他们吃,特意等我来了才拿出来。

\

  

 我先喝面汤。上顿剩下的面汤已不是汤了,成了一碗糊糊。我见有些稠,就兑了些开水,倒上点陈醋。正想喝,母亲拿来了胡椒面撒在兑成汤的糊糊里。这么一兑一撒,糊糊又成了一碗酸辣汤。胡椒面刺激了我的鼻子,禁不住喷出几个大喷嚏,母亲赶紧从桌上的卫生纸上揪下一块递给我,看我把鼻涕擦光,再看我埋头喝汤。

  

 走过千万里,吃过百家饭,都没有母亲的这碗汤好喝啊!

  

 打小母亲就这样。我吃饭时,她就在一边看着,看我狼吞虎咽、踢哩吐噜,就是吃棒子面饼子她也要看我吃完,看我把掉在桌上的饭渣舔干净,而后,递过来一碗温开水,再看我把开水“咕咚咚”一饮而尽。母亲常会带着满心的喜悦喊上一嗓子:“真是个好吃手!”

  

 不管社会如何改变,家里的生活条件如何改善,对母亲而言吃都是第一位的大事。退休后,她脑子里装的更是一家人的吃喝了。说是一家人,其实就父亲还有我的哥哥,这样的一家三口的饮食起居成了母亲生活的全部。父亲的腿被撞后,身体和精神状态大不如从前,由以前的说了算变成说了不算甚至啥也不说,一切都听母亲的。母亲对家庭角色的转变有些得意,每天吃啥买啥一人包办,充分享受到权力带来的快感。

  

 早晨六点母亲就得起来给哥哥做饭,哥哥走后再给父亲做,一天三顿,差一顿也不行。顿顿汤汤水水,有荤有素,一家老的少的吃饱喝足很是快活。要是哪天见到父亲皱眉,母亲就会赶紧问是不是没吃顺口,要是父亲真的没吃顺口了,母亲晚上就想法做点父亲爱吃的,打发他高兴。

  

 因为忙的理由并不常回家,回去一趟我便成了母亲的客人,她一定要做一顿好的、我爱吃的饭,看我津津有味地吃,津津有味地喝,只是不再喊那句“真是个好吃手”了。今天为我准备的是一直没舍不得吃的咸肉。

  

 “把肉夹到烧饼里,这么吃才香!”母亲催着我。

  

 我赶紧拿起烧饼,夹上咸肉,吃了个痛快。咸肉已经有点变味,但我没言声,不想辜负了母亲那颗爱我的心。

有的时候,会因为不想吃的饭、不想穿的衣跟妈妈争吵,有的时候,会因为不想去的地方、不想见的人跟妈妈争吵,有的时候,会因为不想做的事情、不喜欢的经历跟妈妈争吵,对于家庭来说,我们可能更多的是抱怨,是争吵,是不理解,对于我们来说,家庭可能更多的是逃避,是孤独,是无助。但是,谁又能想到,在所有的不好的景象背后,是家庭无法言尽的温暖,是家庭宽如大海的胸怀,是家庭没有穷尽的关怀呢?我们不知道,我们也不曾去思考,我们只会在自己冲动的时候,对待家庭,对待家里人做出一些冲动的事情,然后反过来就是责备,所以,我们总是缺乏归属感,也感觉不到自己原来是这么的幸福!

本文链接:有些爱全在吃上

上一篇:揭密历史上最真实的玄奘法师,与西游记唐僧判若两人

下一篇:未婚男女如果淫欲心炽盛,应以何方便令其离欲?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