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有播种,才会有收成

时间:2019-11-11 09:09:16| 作者:

记得一九五一年,我在新竹「台湾佛教讲习会」教书时,有一次在路上,一位正在扫地的沙弥来问我:「我常看到有人送面给您吃,为什么别人都喜欢煮给你吃,却不煮给我吃呢?」他问得天真,但我一时却不知要怎么说,看他在扫地,即刻回答他:「只要你好好扫地扫个十年,自然就会有人煮面给你吃了。因为『有播种,才会有收成啊』!」

「有播种,才会有收成」,这虽是一句老生常谈,但是真正透悟其中道理而去实践者几希。发明之王爱迪生曾说:成功是百分之一的天才,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经营之神松下幸之助从年轻的时候开始,就靠著勤劳服务,得到大众的支持,使得他的企业蒸蒸日上。

\

凡此都说明了天下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但就有许多人不想付出努力,只想投机取巧,坐享其成,结果即使得到了想要的名利富贵,转眼也会成空,因为这和因果业报的自然法则是相违背的。像社会上一些人虽然年富力强,但不想凭劳力赚钱,只有用偷抢诈骗的方式来巧取豪夺,结果鎯铛入狱,让自己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在牢房里度过,岂不可惜!提婆达多为了争夺教团的领导权,而毁谤佛陀,破坏僧团的和合,结果堕入地狱,受无量劫苦。没有「播种」而强求「收成」,就好比缘木求鱼,无有是处。

其实,看到别人「播种」,自己也跟著随喜赞歎,享有「收成」就好了,为什么要打击掠夺呢?一九九六年,悉尼南天寺落成时,澳洲总理基亭特颁贺辞,赞美南天寺是澳洲重要的宗教据点,也是南半球第一大寺;新南斯威尔省省长卜卡前来参加,称道南天寺是新南斯威尔省最重要的建筑,也是南半球的天堂。布里斯本政府对于中天寺在当地社会的贡献不但支持奖励,而且给予我们居留上的便利。前几年,洛根市市长罗德葛利还亲自莅临中天寺,以佛教仪式,为两位住众举行宣誓入籍典礼。我在心中不禁礼赞:「伟大的澳洲!」目前澳洲处处呈现和乐景象,追根究底,不正因为澳洲人「播下」宽容随喜的「种子」,所以才有如此丰美的「收成」吗?

「有播种,才会有收成」是千古不易的真理,即使是证悟宇宙真理的佛陀,虽然进出皇宫,化导贵族,深入市井,度众万千,但有一次在毗兰邑托钵时,却空钵而返,以马麦充饥达九十天之久,但是佛陀的弟子目犍连尊者无论到那里托钵,都能满载而归。众人怪而问之,佛陀自述这是由于在因地时,见比婆叶如来为病比丘托钵请食,曾经说过:「髡头沙门应食马麦,不应食甘馔。」以是恶语,故有如斯报应;而目犍连则在过去世曾和当地居民结过深厚的法缘。所以,「有播种,就有收成」,只要曾经努力过的,必将在生命中留下痕迹,即使在千百年后,也会遇缘而发,成就不可思议的果报。可是有一些人偏要说:「我不相信因果业报,也不相信前世、来生。」

\

我觉得:假使世间上没有因果业报,一期的生命结束之后,你在现世所做过的努力都将落空,就好像把楼阁建筑在虚空中一样,这究竟是在和谁过不去呢?

「有播种,就会有收成」是天经地义的道理,过去报章杂志曾经报导,英国的科学家将一颗二千年种子加以培育之后,生根发芽。连植物的种子经过千余年后,都能够在因缘具足下得到成长,我们怎能不相信众生三世的因缘果报呢?

也常常有人问我:「为什么社会上有许多修福行善的人反而遭遇凄惨,有许多作恶多端的人反而快乐逍遥呢?」我回答他们:「前生累积的福报就好比存款,往世累积的罪业就好比欠债,你的银行里既然还有存款,就不能因为你现在作恶就不给付;你过去欠债累累,也不能因为你现在行善就不用偿还。」

过去有一个老和尚为了建寺到处化缘,来到一个村落,一个卖烧饼的小孩子得知,心生善念,将当天卖烧饼的钱全部布施出来,但隔天因为交不出收入而被老板解雇辞退,只好流浪街头,乞讨维生,贫病交迫,头生癞痢,后来眼睛也瞎了。有一天,他来到老和尚的寺院,却一不小心跌到茅坑里淹死了。居民们都在议论纷纷,说小孩好心行善反遭恶果,天底下那有什么报应呢?老和尚得知,赶紧出面解释,说道:「这个小孩子因为前世的恶业,本来要受三世苦果,第一世受穷苦报,现癞痢相;第二世瞎而不见;第三世跌进厕所溺毙。但是因为他今世一念慈悲,发清净心作功德,所以三世业报提前缩短在这一世受尽。因果昭彰,怎可说没有报应呢?」大家听了才恍然大悟。经云:「假使百千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曾经播下「恶的种子」,固然会遇缘受报,一旦播下了「善的种子」,也必定不会凭空消失。所以我们只要尽心尽力「散播善美的种子,广结善缘」,生命将永远充满希望的曙光。

记得四十多年前,我初来台湾的时候,佛教的境遇极其坎坷,但是我相信「有播种,必定会有收成」,所以我开始「散播文化的种子」,挑灯夜战为报章杂志、广播电台撰写佛教文稿,节省嚫钱单银,购买佛教杂志书刊送给年轻朋友阅读。不久,喜爱文艺的青年们一个个来了,他们有的是被佛教圆融的义理所深深吸引,有的是因为佛教美好的词句而得到共鸣。接著,我开设光华文理补习班,在教授国文的同时,引导他们进入佛法的堂奥,从批改作文的字里行间,灌输他们佛教的义理。我组织歌咏队,让佛法融入青年人的歌声里,带到每一个家庭;将法音梵乐灌制到唱片里,随著发行量的增加,进入每一个人的心中。

一九五七年,我在台北三重埔成立佛教文化服务处,喜好文化的年轻朋友们紧随不舍,有的帮忙推销佛教的书籍文物,有的协助整理从各地来的文件信函。十多年之后,佛光出版社、香海文化公司、「如是我闻」等事业相继成立,从平面读物到有声书籍,从经释论文到儿童漫画,许多青少年因阅读而在八识田中种下善根,随即加入佛教的行列。

近几年来,我在各地成立美术馆、滴水坊、佛光缘,将佛教与文艺结合在一起,有志于文艺的朋友们聚集而来,有的发心规划,贡献良策;有的动脑宣导,积极推动。随著国际化的脚步加速,我在海外设立佛教翻译中心,发行各种文字的小丛书和大众结缘,当地人从书本中了解正信佛教之后,有的前来学佛,有的帮忙校稿。《维摩诘经》说:菩萨发什么样的心,成佛时,什么样的众生就会来生其国。而我,未成佛道,仅只发了露水道心,就有这么多善心美意的人前来助成,可见经典所云均非虚言也。

俗语说:「万事起头难。」但只要你肯决心播下第一颗种子,以后的收成自然就会源源不断。记得刚开始布教的时候,台下听讲的人稀少,有时遇到天候不佳,竟然没有几个听众,面对许多空板凳,我依然滔滔演说。久而久之,来听的人多了,本来取缔的警察也成了忠实的听众,受过教育的知识分子尤其喜欢亲近佛法,他们开始觉醒佛教是正信的宗教,是生活的哲学。

后来我办幼稚园,家长们纷纷送小孩前来念书;我办星期儿童班,父母们带著儿女前来上课;我举办法会开示佛法,白领阶级不远千里而来闻法;我开大座讲经,高中学生也提早挤在长排的队伍里,只为了索取入场的票卷。后来有人要跟我出家,有人要随我学佛,为了教众、养众,在万分艰难之际,我开办了佛教学院,一届又一届的学生毕业出去之后,在各个地方弘法布教,又再引度了更多的大众。

教育工作虽然没有立竿见影的效果,然而一旦落地生根,发枝抽芽,就有如播撒尼拘陀树的种子一样,一生百,百生万,生生不息,收成不断。所以,我不计金钱上的得失,继续在信众教育上着手,妇女法座会、青年会、弘法队、大专佛学夏令营、信徒讲习会、功德主会,一周又一周,一年又一年不停地开办著,它们如同小齿轮般,带动了佛教的转动。数十年后的今天,更扩大为世界杰出佛教妇女会议、世界佛教青年会议、国际佛教金刚会议、国际佛教义工会议,但很少人知道:如此轰轰烈烈的成果竟是源自于一颗小小的愿心种子,这就是「播种」在佛教的沃土里所获得的「收成」!

因此,「有播种,就会有收成」,并不是说播下了种子,就坐等收成自动上门,其中还要经过不断地努力。过去我到寺院里,常听知客师和来寺的善男信女们说:「您拜过佛了吗?赶紧先到大雄宝殿拜佛!」「您吃过饭了吗?赶快去斋堂吃饭!」好像只要把信徒香客赶了去拜佛、吃饭,就没有自己的事了。慨叹之余,不禁心有所感:「僧伽们将度众的工作全都交给大雄宝殿的佛祖来负担,那我们出家是来做什么呢?」所以,我经常向徒众们开示:「人能弘道,非道弘人,今天的布教师应该走向社会,在人群中散播喜悦的种子。」

我也经常看到一些人办完法会活动之后,洋洋得意地说道:「这次来了多少人,多么盛况。」但是问他事后的联系工作,却是一脸茫然,无言以对。我觉得:「宗教做的是度人济世的工作,如果活动之后不予闻问,没有道情的交流,不是和商家『银货两讫』一样吗?」所以,我常常告诫弟子们:「农夫播种之后,还要浇水、施肥、剪枝、除草,日夜照拂,种种努力,才有丰硕的收获,我们也应该将度来的『种子』看顾好,让他们能在佛光法水的抚育下,健全成长,奉献社会,让大众都能享受到收成的利益。」

数年前,慧礼法师告诉我:南非有十万个黑人等著皈投在三宝座下,要我赶快去主持皈依典礼。我回答他:「你们先赶快把佛学院办起来,度当地的人出家,学习佛教的义理、仪规,否则我去了,十万人皈依了佛教之后,怎么办呢?谁来继续教育他们?我不能去主持一次皈依典礼,只是将他们从苦海里捞上来看一看,再放回去让他们受苦啊!」如今南非佛学院办得如火如荼,虽然离我的理想还很远,但我相信:只要持续地「播种」,不久的将来必定会有可观的「收成」。

我常看到一些初学的人背离师门,自立门户,心中备感遗憾:既然已经播下了种子,为什么不耐心等待收成呢?青涩的梅子即使强摘下来,也无法入口,当然更谈不上供养诸佛,奉献大众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一位老和尚应邀主持战士亡魂的超度仪式,一开始他就摹仿子弹的声音:「砰!砰!砰!」在场的人听了,无不心有所感,掩面而泣。台下一位年轻的法师将这一招学了起来,在后来类似的场合里,也发出「砰!砰!砰!」的声音,没想到大家起先是一愣,随即相视大笑。这则故事告诉我们:表面的摹仿是没有用的,因为禅心的体证不同,修证的深浅不同,自然就有不同的结果。

唐朝宰相裴休的儿子裴文德当上翰林学士之后,被父亲送到寺院里参学,由于一时之间憍慢未除,对于每天担水挑柴的粗活,心里竟生起厌烦来。有一天,他终于忍耐不住,愤愤不平地吟了一首偈子:「翰林挑水汗淋腰,和尚吃了怎能消?」有一位老和尚听了,不疾不徐回应道:「老僧一炷香,能消万劫粮。」无相无为的功德不是有相有为的福德所能比拟,而一切无为无相的功德也都是从有为有相的福德中淬炼出来。在佛门有一句话说:「一年树木砍下来当柴烧,二年树木砍下来做桌椅,十年树木砍下来做栋梁。」「播种」之后孕育的时间、过程不同,都足以造成收成的差异,不可等闲视之。

我们常听到一些人说:「真施主不怕假和尚。」姑且不论这样的布施助长了社会投机的乱相,就布施的个人而言,也未必能获得实利。《成佛之道》说:「心、田、事不同,功德分胜劣。」《四十二章经》云:「饭恶人百,不如饭一善人;饭善人千,不如饭一持五戒者;饭持戒者万,不如饭一须陀洹;饭百万须陀洹,不如饭一阿那含;饭一亿阿那含,不如饭一阿罗汉;饭十亿阿罗汉,不如饭一辟支佛;饭百亿辟支佛,不如饭一三世诸佛;饭千亿三世诸佛,不如饭一无念、无住、无修、无证之者。」

种子如果播种在肥沃的田地,就会得到丰硕的「收成」;如果「播种」在贫瘠的田地,即使再怎么努力,也是白费功夫。布施,与其将钱财捐献到个人的口袋或不可知的地方,何不奉献给有制度的公益组织或寺院僧团,以期更有效地用在社会大众身上,让自己也蒙受更大的功德呢?

持戒修行亦然,不能错乱因果,混淆是非,像佛世时,一些外道持牛狗戒,以为折磨身体将可以让自己早日解脱,殊不知解脱在心,不在身形,结果身坏命终之后,由于生前习气使然,升天不成,反堕恶道,令人惋惜;直至今日,仍然有人标榜不吃不喝,以此来号召信徒。其实河沙妙德都在我们的方寸之间,与吃喝没有绝对的关系。在国外,有些邪教还教人集体自杀,以获得拯救,那更是一种以盲引盲,相牵入火坑的作法。所以,播种也要有智能,才能得到真实的收成利益。《楞严经》云:「心地不真,果招纡曲。」凡事如果不从自己的真心上去参究,终如蒸石成饭,无有是处。

《大宝积经》中记载:古时有一位乞女,节衣缩食,拿出仅有的一文钱到寺院去供养油香,住持大和尚马上召集寺僧,回向祈福。不久,国王出宫巡幸,在半路上遇到这位乞女,看到她美若天仙,便将她带回宫廷立为皇后。一年之后,这位皇后率领百官婇女,带著几十车的供养物品,得意洋洋地来到这间寺院,没想到只有知客师出来诵经迎接。皇后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和以前的待遇比起来有天壤之别呢?便下旨要住持出来答话,大和尚说:「因为你以前以万分的真心,献出你仅有的一文钱;而现在你虽然带来几十车的物品,却是以贡高我慢的自大心理来供养。心器垢秽,何来庄严功德呢?」

一瓣心香的「播种」虽是无形无相,却可以得到弥天盖地的「收成」,所以,对于佛教信徒,我分为四种层次:一年级是出钱布施,二年级是出力作义工,三年级是赞美说好话,四年级是善心多祝福。佛教里的「回向祝祷」就是在培养我们善心祝福的美德,可惜一向以来都沿用古文唱诵,令人很难将情感投入其中。所以,数年前,我作了一首四句偈:「慈悲喜舍遍法界,惜福结缘利人天,禅净戒行平等忍,惭愧感恩大愿心。」期使大家都能在日常生活中得到受用。最近,我又用白话语体撰写了多篇〈佛光祈愿文〉,无非也是希望各行各业的人都能从每日的祈愿中学习「播种」五戒十善与四无量心。

我不但对广大的信众「播种」真理,也经常在僧众间实施观念「播种」,例如,我每年举办国际僧伽会议,传播现代僧伽的理念,提升出家人的素质;我每年举行台湾寺院行政讲习会,促进道场间的交流及共识。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个同体共生的世界,必须你好、我好、大家一起好,才能共创幸福的社会。尤其僧伽是信徒的依止老师,寺院是大众的慧命之家,有了健全的僧伽和寺院,更能使我们的社会有丰美的「收成」。

数十年悠悠岁月,随时间而过,昔日天真问我的小沙弥想必已是中年比丘了,不知道你的「播种」,「收成」了没有?但我可以告诉你,四、五十年来,我不断地「播种」慈悲,让众生不断地「收成」慈悲;我不断地「播种」智能,让众生不断地「收成」智能;我不断地「播种」欢喜,让众生不断地「收成」欢喜;我不断地「播种」安稳,让众生不断地「收成」安稳。「播种」不一定是为了自己,能让大众共同分享「收成」,这就是世间上最美好的事情。

本文链接:有播种,才会有收成

上一篇:换了你,你会杀掉谁?

下一篇:改变并没用那么难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