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朴实的生活

时间:2019-11-11 09:08:29| 作者:

朴实的生活

\

视听时代,电视给人带来很多快乐,但享受这快乐,也必须付出相应的不那么快乐的代价,其中之一就是不得不接受广告的狂轰滥炸。广告中最难以忍受的,则是与日常生活相关的内容:酒是琼浆玉液,奶是天下无双,景是人间仙境,保健品能包你长命百岁……且不论产品是不是真有那么神奇,抑或根本就是一种心理催眠,甚至有可能谋财害命,单是那种或深沉、或高亢、或庄严、或轻松、或雄浑、或娇媚、或语重心长、或天真无邪……总之世界上所有声音中最美好的声音,一而再再而三没完没了地重复,其实也就跟噪音没有了区别。谎言重复一千遍有可能成为真理,也有可能成为噪音。当然,不愿意听可以换台,可以走开,可以关闭,问题是许多人不但听,而且还极信,而且还把它当作生活指南、当作追逐的目标,结果,往往让自己的生活失去了常态。 扯上美国的梭罗和他的《瓦尔登湖》有点远,还是说身边的例子吧:我有个亲戚,做了一辈子小学教师的老父老母,在儿女成人先后出去过之后,坚持单住。退了休,既不肯拖累子女,也不肯花钱请人照顾,在闹市住着,却几乎与世隔绝,别说跳广场舞、听保健讲座了,除了买米买菜,买油盐酱醋之类,极少下楼。家里也没有电视、电脑之类,家具都是上世纪50年代的旧物。一日三餐,扫地抹灰,洗衣浆衫,全都自己动手。闲空时就读书或品茶,如此直到成为百年人瑞。之前我们很好奇,专门去打听养生秘笈,二老笑说:要是真有那么管事的秘笈,那世上万寿无疆的人就太多了。饿了就吃,困了就睡,该活时就活着,该死时就死去,一切听其自然就好了。 如果说两位老人的人生太过平淡,除了长寿别无价值,那么另一个例子,我想多少能对我们有些启发。去年我写八大山人传,在资料中看到,八大山人现存作品中,有他61岁时为几位朋友画的《题清供图》。款识说明画于上元节。画上有题诗:“春酒提携雨雪时,瓶瓶钵钵尽施为。还思竹里还丫髻,画插兰金两道眉。” 上元节的雨雪中,三二好友提着冬酿春熟的酒去郊游。上元是春节的最后一天,也叫“大年”。是整个春节从初一至十五闹元宵、跳傩舞、打龙灯,最热闹的高潮。而这天却又一般会下雨。仍有出游,就是想回避那些喧闹。郊游中大家都狂放“施为”,尽情饮酒,以至有些失态,“瓶瓶钵钵”相互碰撞得乱响。一行来到竹林中的老宅,竹叶的丫杈让画家想到少年时的丫髻,又想到画兰、画竹时的涂鸦趣事,那少年画兰的左一撇、右一撇,就像“两道眉”毛的兰叶。当年的稚拙天真全部浮现在了眼前。 于是八大山人画上的两支兰叶,也是左、右两撇,一低一昂,如舞如蹈,充满动势美。八大山人当时结识的,是一帮虽然社会地位不高却并不缺闲空的风雅之士,过年的最高潮,他们并没有非名山大川不去,也没有去凑似乎非凑不可的热闹,却同样过得有滋有味。他的一生,除了二十岁之前的已经落魄的王府生活,几乎都在社会底层颠沛流离,但他依然活到了耄耋之年,依然成为伟大的艺术家。 这让我懂得,朴实是最好的状态;最朴实的生活就是最好的生活。

\

本文链接:朴实的生活

上一篇:持药师灌顶真言,业绩蒸蒸日上

下一篇:持有不动心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