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本振老和尚茶毗舍利

时间:2019-11-11 09:07:03| 作者:
本振老和尚茶毗舍利 本振老和尚茶毗舍利  上本下振老和尚简传  愿一切大善知识恒久住世,此乃我国土众生最深厚之洪福也!  上本下振老和尚者,末世罕遇之大善知识也!悲智双运,降迹阎浮,为江苏大丰人氏。少萌出世志,父母固阻之。后机缘成熟,感观音菩萨梦中指点,得以方便,投南京古林寺出家。后至苏州灵岩参学,解放后任古林寺监院,并赴京就读于中国佛学院。师行解并重,感应道交,有读金刚经感灯涌舍利之瑞。内乱起,师亦辗转流离,受尽磨难;然矢志不渝,坚修道果。尝以火柴盒为佛龛对之以诵法华,夜感金塔现空。文革后住栖霞寺至今。  师博通宗教、证量高超,然素隐神通而不宣,盖慈悲心切,以救众生之知见。师素效地藏本愿,为利众生,披肝沥胆。自卫反击战起,师睹刀兵惨烈,遂于佛前发愿,任意舍己肢体为供,以求战火速灭、众生伤残减少。旋于大殿前搬运宝鼎,因众人失手而致折足;未久,又折一足。此乃菩萨大悲深厚、修自他相换所致也。然师亦因此感诸佛不思议加持,双足皆愈,法体安康。  师于末世荷佛家业,树大法幢,雨大法雨,观机施教,禅净律密,圆融无碍,种种方便普利群生,无有疲厌。众生见之,无空过者。师长年说法,日无间断,弟子遍及环宇,沾恩蒙惠者不可胜计。虽德隆望尊、住持法城,未尝于自他稍起分别;虽证量宏深、彻悟究竟,然于初机萌昧犹怀悲切。善以慰喻,安抚其心;普令众生,皆大欢喜。  师降迹于大丰徐姓之家,为长子,世务农。师幼甚聪慧,年七岁,仰观流云而心有所悟。年十五,偶于书肆中阅感应录一篇,即萌出世之志。父母不允,师念报亲恩,乃止;然虽处居家,而自守佛戒。年二十四,幼弟长成,乃欲染衣,父母涕泣而固止之。适大丰水患,汪洋泽国,父母谓其必难远行,意稍懈;师遂得隙,乃循观世音菩萨梦中所示,乘过路粮船而得出离。  师始出家,适逢内战,弹火遍野,危机四伏,师唯默持观音圣号而行。至盐城,即于城门口见弥勒巨像如金山聚,顶天立地,奕奕生辉,师往观之,渐行渐小,及至,乃城中某寺山门内之布袋像也,尺寸正常。  师尝于一日过某哨卡,见盘索甚严,自谓难越。忽一老妇携篮至,谓曰:汝可随一负担者行也。言讫不见。旋有一男子担空粪桶至,师乃默随行之。彼从干涸之护城河中穿行,绕至田野,避开岗哨。彼停步释担,方觉背后有人,乃惊言,汝幸遇吾,得避险难,已有甚多出家人被前哨卡所阻,遭其拷掠。师自知此乃观世音菩萨之加持也!  师投南京古林寺出家,后至苏州灵岩山修学。精勤苦学,博闻专修,为明己事,不惜身命。行禅七而得力,阅华严而明志;后诵法华,大开圆解。遂立地藏大愿,度尽众生方证菩提。  师甫出家,精进念佛,于数年中,每入梦,辄见身往名山圣地朝拜,所见寺宇皆轩昂金碧,似非

\

人间之境。尝结伴朝普陀,有谓梵音洞中可现景相,能示诸人后世者。同行师兄甚欲见之,师乃随喜而行。及至,其师兄先临,辄现一荷锄老汉,负斗笠,持烟锅,彼茫然不解,师在其侧亦见之。解放后,彼果还俗,师尝于晚年见之,乃一农家老汉,与原所见,分毫未爽。及师临之,则现奇景,师尝与入室弟子言之,然嘱勿泄,故今暂隐耳。  解放后,师回南京古林寺,任当家之职,因古林寺被占而与当局交涉,诉诸法律,无果。师遂赴京就读于北京佛学院。后蒙菩萨感应,知国将有内乱,乃从容预防之。  内乱起,师一度避于浙境深山,掩关修行。因师累世修行,福报深厚,所处之地,依正净严。虽地处幽僻,时逢饥馑,仍感妙供不绝。师尝屋后自种卷心菜五株,虽不施工,亭然蓊郁;每食时取数叶片,取而复生,终年不绝,足供食用。饥馑劫过,师下山返苏,乃尽举余粮200余斤、油数十斤,密遗乡之贫困者。  师尝于庐山掩关,一日忽感重疾,沛然莫可止,甫入屋,不及上座即便昏倒。至夜,有白衣妇人携童女至,容貌不可见;童女手捧巨盘,中有铁钎长达数尺者。自称为师疗疾。乃裂师僧服,以铁钎搠师背脊,嘎然有声,顿觉清凉。钎自体出,僧服自合。师乃心念感恩,彼等齐声逊谢;师即随念,所居远离人烟,彼等何知我之病耶?念甫起,二人俱无,但见清风冷月,山野寂然。师长睡二日,其疾自愈。师后乃言,此观音大士之加持也!  拨乱反正后,师返栖霞寺,任监院,为中兴佛法而鞠躬尽瘁。师每入夜,于佛前诵华严经,异香盈室;故寺僧有夜闻异香者,即知师诵华严也。师尝于佛前为息刀兵劫而祈愿自舍手足,后双足皆残。于鼓楼医院就医时,已发病危通知,忽夜有白衣护士至,侍师服巨型药片半枚,并黑色水一杯,豁然而爽。及旦,以告,举院称奇,言素无此人也。  又,师足为寺中云板所压,股骨披折扭曲,院方欲截肢治疗,师从容任之。于手术前夜,忽有白衣人至,舒手按摩,顷刻不见。平明,医生将施手术,乃拍片,见已大惊,盖师之股骨于一夜之间平复如初,且髓中充血,无复坏死,全院轰动,谓未曾有。适师弟子---觉顺法师(现淮

\

阴慈云寺方丈)在场,乃从容告众,此必观音大士之力也。  师出家数十年,昼服苦行,夜不倒单,禅定功深,神通自然,然恬淡自处,深隐功德。于诸众生,善眼等视,善安慰说,不轻未学,不矜己功。伤愈之后,不顾高龄,每日说法,荷担如来家业,拯济无量众生,戒香熏化外之域,慈雨润久旱之田。呜呼!佛法兴而国兴,导师宿愿;众生病则己病,菩萨本心!咸愿有缘,俱为摄受,如教而行,必获心眼开明,菩提不退。

本文链接:本振老和尚茶毗舍利

上一篇:提婆菩萨

下一篇:改过孝亲获福感应录你们懂的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