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有一双发现快乐的眼睛

时间:2019-11-08 09:14:29| 作者:

  有一双发现快乐的眼睛

  上中学的时候,读过俄国诗人涅克拉索夫的长篇叙事诗《在俄罗斯谁能快乐而自由》,讲述的是七个农民漫游俄罗斯寻找快乐。诗人在诗里表现的是对社会的忧戚,主题很宏大,让人肃然起敬。

\

  如今我在生活中听到的多是对个人快乐的追寻。不知为什么,感叹不已的常常是我们普通人羡慕得不得了的成功人士:有权的感叹从事的是高危行业,有钱的感叹穷得只剩下钱,有闲的感叹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这种感叹最顶级的莫过于美国总统。

  美国总统竞选举世瞩目,热闹得要命。然而关于美国总统对好不容易到手的职务的抱怨,却实在不能算少。杜鲁门说“当总统等于骑上老虎背”;威尔逊说“当了总统朋友会越来越少”;塔夫脱说“总统是最寂寞的人”;林肯说“总统仿佛被人插满羽毛游街示众”;安德鲁?约翰逊说得更绝,“总统是有尊严的奴隶”;约翰?亚当斯说做了总统才知道其中的滋味,不会向另一个当选总统的朋友道贺。1945年,罗斯福第四次连任美国总统,一位记者请他谈感想,他没回答,而是请记者吃三明治。请第一块,记者受宠若惊,高兴地吃下;请第二块,记者情不可却,再次吃下;请第三块,记者腹中饱胀,不得不强行咽下。哪晓得罗斯福接着请了第四次,记者只能是哭笑不得。罗斯福这才说:“这就是我第四次连任总统的感想。”

  尽管这样的牢骚不无真实,却很难引起同情,无论怎么说都多少有一点矫情——早知今日,何必当初!那么多前车之鉴明摆着,照样飞蛾扑火,难道不是有难以抗拒的利益在吗?

  也许因为我们是普通人,很平凡,无法理解杰出人物的内心。但正因为如此,我们也就对快乐的要求不至于太高,反而觉得快乐是任何人都唾手可得的,许多人只是粗心大意,对身边的快乐视而不见罢了。

  生活的许多细微之处常常会给你意想不到的惊喜:发现你遇到的麻烦事全都保过险;发现你买东西付的款比你预计的要少;刚买到紧缺的车票就见工作人员挂出“售完”的牌子;准备去买的以前丢失的东西突然又找到了;钥匙锁在汽车里忽然发现有扇车窗忘了关上……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纵观人的一生,各个年龄段其实都有可以笑看的好处:年轻的好处是,你的经验不足以让你知道你不能做正在做的事;中年发胖的好处是,能跟大家更加亲近;上了年纪的好处是,可以对年轻人说我年轻过而你没有老过;衰弱的好处是,健康时梦想的东西现在都不想要了;即使人人恐慌的秃头,也并非全无好处——有重要的应酬时只要整理一下领带就行了。

  当然,人还可能遇到尴尬事,尴尬自然就不快乐,但尴尬是可以设法摆脱的。有一次钢琴家波奇在美国密执安弗林特城举行演奏会,发现听众还不到全场座位的五成,他的做法是笑着走到舞台最前面,对观众说:“弗林特城一定很有钱,我看到你们每个人都买了两三个座位的票。”于是满场大笑。

  “长生不老”是神话,但这神话是长生不老的;不理想的商品常常是从理想的售货员手里买来的;恨是误用了的爱情力量……任何现象都可以找到另一种说法,同时也就在这“另一种”里找到了快乐。某年手机收到一个段子,主人公显然是白领:表面风光,内心忧伤;容颜见老,心已沧桑;成就难有,郁闷经常;比骡子累,比蚂蚁忙;偶尔糊涂,被人当枪;扪心自问,比民工强啊!

  知道还有不如自己的,也不错。但丁说:“我们唯一的悲哀,是生活在愿望中而没有希望。”

  

\

本文链接:有一双发现快乐的眼睛

上一篇:把“山穷水尽”变成“柳暗花明”

下一篇:报冤行与随缘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