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再见,或好久不见

时间:2019-08-16 09:11:18| 作者:

再见,或好久不见

\

在街角长凳啃面包,喝大罐饮料与阳光做争斗,望着对面广场上人群面无表情来来往往,特别是假日的午后,更加步行仓促,偶尔相撞还未照面便急急道歉退场,想想真够可笑。每次与S逛街,也总跟得匆忙,不小心瞥一眼街边海报也能把你甩开半条街,明明身旁有人不知道为什么行色匆匆。 昨天夜里梦见流星雨,暴雨一样砸在身上,捡起地上绿色石头时望见对面村庄像城市高楼灯火辉煌,人们却死命往河里跳,最近几年也常常做梦,却从来没如此清晰。想起一早App上一段,是为了让一切回归无序与混沌而忙碌,不知怎么就开始慌了,如果不抓住就全覆无影踪的遗憾,所有珍惜的朋友,一眼的共鸣,不起眼的物件。 每天早晨我出发时,夜的声响渐隐渐没,车座上人们还在昨天里沉沦,公车一直向前滑行,偶尔一阵颠簸震醒余梦,让我想起,一本电影里笔直的公路能伸进半空,不过电影名却是怎么也记不清了,人还没成长记忆便开始衰退,真是那句话,人生来就在为遗忘做准备。 小区后门的超市里,西瓜终于下市,荔枝也从装满冰块的架子上退下身影,虽然中山公园里,一层叠一层的荷叶依旧铺满湖面,颜色也依旧翠绿,不过,这一切始终都结束了,曾经让人骚动难安的燥热终于平息。又一次,夏天来过又离开了,再不用40℃的阳光里纠结到底去左手冷饮店还是百米外朋友约好的街角广场。 从去年秋天开始,听从朋友的劝告,每星期都会出门登山,从九月到二月,从不间断,朋友与人群打得火热笑声错落,我则不急不慢,只管山林里从容漫步。后来一到六月,就不能了。换过新岗位,有一阵忙一阵的杂乱无章开始让人难过,从身体到心灵都开始感受到,更难过的,还必须面对在日复一日的空白里的一种声音的拉扯,和那巨大至无边无际、固执又懦弱的自己。 偶尔我还能想起,你说起怀柔那条山道,少听英文歌的你难得说起还会眉飞色舞。这些年去过不少山道,大多是一群陌生相识的人找一个时间挥霍至力竭,甚至来不及整理走过身后山道时候是如何心情,却也不算坏的体验,偶尔还是会有志趣相投,只为了一树花或者一片湖。后来一次与朋友环湖骑行,半道改成去往游乐场,其中一段山道一路走走停停却印象深刻,轻易就能掉进花丛或者路边女孩的眼睛。 中秋那天与anne通电话,本来温柔安静的姑娘说起恋情却燃着火气,会抱怨他不够在意,每一次的电话短信都不如挂门窗上一张宣传单来的真实,爱情这一种很玄的东西,偶尔想想真够有气,她能把曾经说永不变的女孩变成至今不同模样。有人和我说,一段感情结束也不会永远消失,他还是照例出现从清晨早餐桌上到晚安后的随手窗帘,就算你太清楚他是怎样一块料,一次次跟自己说不会再轻而易举让头脑被霸占。 我想起第一次见你们俩一起的场景,正是今天一样温和的夏日天气,你还和我说着话随手给他一杯凉水,架在玻璃柜台上咯噔作响,像认识许久的老朋友,不过我忘记了那天是否有跟你说起。终究,我也到了身边人有意无意提醒该找一人的年纪,你也曾问我,会喜欢怎样的人,我却只好愣神,你怎知道,连我自己也不知道的事如何与你说。不过至今想起,那么像老朋友再见一样该多好。

\

本文链接:再见,或好久不见

上一篇:写给昨天的你

下一篇:关于正遍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