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法念处经>

正法念处经 第五十一卷

时间:2019-06-04 16:50:42| 作者:般若流支 译

大悲咒大悲咒全文佛经大悲咒全文

正法念处经 第五十一卷

元魏婆罗门瞿昙般若流支译

观天品之三十(夜摩天之十六)

又彼比丘。知业果报。观夜摩天第七地处。名广博行。众生何业。生彼地处。彼见闻知。或天眼见。若人曾知持戒善心。不杀不盗。如前所说。复舍邪欲。所谓有人或到林中。近妙声鸟。彼妙声鸟。迭互相于生欲心故出欲音声。雌鸟在前。雄鸟在后。相随共行。彼鸟翅羽。有种种色。一切见者。心皆欢喜。欲情内发。而彼见已。不生欲念。心不思惟。况复行欲。彼人如是。清净持戒舍于邪欲。持戒清净。身坏命终。生于善道天世界中。在广博行地处而生。彼处生已。一切诸欲功德和集。受诸快乐。有胜园林。银毗琉璃。青宝之树。大青宝树。莲华色宝种种宝树。庄严园林。种种宝池。水流盈满。若人本作善业来者。行此林中。种种受乐。所谓林者。名赤色林。于彼林中。有诸天众。诸天女众。若入其中。彼树光明增长转胜。种种妙宝。庄严成就。种种衣服。若诸天众。入彼林中。彼树光明。普皆赤色。而彼树林。其色皆如赤莲华宝。或作迦鸡檀那宝色。树色柔软。真珠铃网。弥覆其上。随念生果。随念酒流。如意念行。随天意念。何处受乐。彼树枝叶。即出种种胜妙乐音。如是行去。多有天女。共诸天众。并如是树。飞虚空中。随心所向。如鸟无异。彼树既飞在虚空中。皆如日出。一切虚空。普遍严好。又复彼树。名赤色树。水出如雨。在虚空中甚可爱乐。彼铃之声。天鸟之声。天乐之声。如是种种胜妙之声。遍满虚空

时彼天众。见树飞行在其面前。天女之众所围绕已。同一乐心。多有无量百千天女。共咏歌声。飞虚空中。树在于前。如示道者。天众在后。与树相随。天众如是。随心所念起如是意。我于今者。上彼树上。如是念时。彼树倒回。诸天即上有在枝上而游戏者。彼天如是。在彼树上处处游戏。如是枝上。在枝住天。随心念时。即彼枝上生莲华池。天及天女。在彼池中。游戏受乐。如是树上住枝之天。共天女众在赤林中。游戏受乐。皆随所念。如是受乐。复有余天叶中住者。若有所念。即树叶中出生妙堂。于彼念时。如是堂出。种种妙宝。间错庄严。铃网弥覆彼一切堂。有莲华池而为庄严。有真珠网帘其户牖。天在其中。共诸天女。歌舞游戏。彼此迭互不相妨碍。共相爱念。如是诸天。善业力故。迭相亲友。无怨无中。此多亲友。是善业果。大善业果。谓多亲友。尔时彼天。迭共同心。在赤林中种种游戏。彼赤林中如是诸天一切欲乐皆悉具足。大胜业故。随意所念。虚空中行。受无量乐

又复彼天。不行虚空。还向本处。种种流水满莲华池。于如是处天女围绕。游戏受乐。又复次向。名稠树林。彼稠树林。甚可爱乐。林中有河。河中乳流。如是乳河。庄严彼林。其乳势力。若天饮者。忆念往世于何处生。舍命而来。于此处退。生于何处。若放逸行。彼种种苦。无量种苦。皆忆念已。心生愁恼。生愁恼故。则离放逸。离放逸已。随顺法行。此大饶益。饮彼乳味。势力所致。既饮如是势力乳味。而复入彼名稠树林。林有种种流水河池而为庄严。有种种鸟在彼池中。其鸟甚多。树枝饶华。以华重故。皆悉下垂。而为庄严。有七宝蜂。其色平等。饮彼华汁。以自适乐。从莲华池至莲华池。从一树下至一树下。彼树一切皆毗琉璃。莲华宝叶有金色果。如是果者。天中美味苏陀中胜。如是果者。是随念果。若须味时。则有如是美味果生。食彼果已。而复歌舞。行向余处心生欢喜

复向饮林。彼林之树。天酒流出。美味香色。甚可爱乐。不可具说。离于醉过。如是胜酒。从树流出。如云雨堕。彼天饮已。复更转生胜欢喜心。彼天如是生欢喜已。闻种种音。饮天美酒。受种种乐。复有无量光明。庄严自身。天女迭共游戏。歌舞喜笑

又复次向莲华龙林。彼林之量。五百由旬。五宝莲华。莲华甚香。以为庄严。莲华龙林。更无余物。唯除莲花及有诸龙。彼莲花中。如是龙者迭互相于欲心起发。食彼莲华。众龙一心迭共为伴。龙女围绕。在清水中。水七功德。离水衣过。离泥浊过。离长短过。于彼触中。自意受乐。如是如是。龙自意念。如是如是。随意水生。彼龙在中。共诸龙女戏乐之时。亦如诸天共诸天女。受乐不异

尔时天众。见彼莲华龙林之中诸龙戏乐。从空中下。向莲华林咏歌音声。及诸天女。庄严音声。龙在池中。出声如雷。普彼天处。如一歌声。以彼天处如是歌声。令诸山谷皆有响声。余处诸天。闻其声故。一切皆来同向莲华龙林之所。种种光明庄严其身。饶天女众。如是同向莲华龙林

尔时彼天于先在彼莲华龙林。种种游戏。复有余天山谷等处异异处来。彼一切天。迭相见已。欢喜之心。转胜增长。如是诸天。并天女众及彼诸龙。并龙女等。共在水中。游戏受乐。彼天天女。龙龙女等。如是受乐。至于久时。如是游戏。歌舞喜笑。彼天如是放逸而行。善业尽故。命欲尽故。彼天天女。善业福德欲尽之时。若上莲华。莲花不胜。如是莲华。没于水中。即便破坏。如是诸天。若诸天女。福德尽相。如是应知

又复彼天。若彼天女。福德尽相。谓彼诸天。若彼天女。以游戏故。上龙背上。龙不能忍。堕彼龙背。此是彼天。若彼天女。福德尽相。放逸行天。放逸所坏。如是相出。尔时彼天。若有本来不大放逸。先知彼相。知彼相故。而说偈言

久时已过去欲到命尽时

死时临欲到痴天不觉知

而心不知足贪着境界乐

根不知足故增长境界欲

五根乐境界为欲破坏心

福田业将尽痴天不觉知

此大运时轮常割众生命

转疾临欲至痴天不觉知

此死火甚恶为业风所吹

命尽时将至痴天不觉知

生死有为中无亲无非亲

死罥甚可畏无能令免者

诸有死未来诸有命未尽

皆应舍放逸而作自利益

死杖不久间必破众生命

大力既来至能令命失坏

境界痴所盲远离法灯明

是故不见知大可畏死罥

痴者不能知怖畏于死时

以心着境界为爱所诳故

退退而复生从道复至道

众生痴所坏故受自业果

甚恶而极速能破诸世间

云何于死时而不生怖畏

众生岂无心为当是无畏

如是痴不知怖畏于死时

退相极显现如现见不异

如是知不久于天中则退

彼天如是见退相已。谛知退相。心意愁恼。不向其余。未退天说。欲退天说。以未退者。五境界中受诸欲乐。恐其不信。后时退故。何以故。于境界中。放逸痴故。或意迷故。于彼天众命欲尽者。若放逸者。不应为说。亦不应示。尔时彼天。如是知已。默然不言。舍莲华池。向余处去

彼天于后。复乐境界。受境界乐。彼欲退者。大羞相出。大畏相出。痴不觉知。不惧不畏。龙中游戏。在莲华中。共诸天女。彼处久时。受快乐已。复共如是无量百千诸天之众。更向一山。彼山名为常乐鬘山。到已欲上。有天金银。天毗琉璃。天莲华宝。最胜天宝妙门之堂。有百千数庄严彼山。复有百千胜妙莲华。而为庄严。如是山中。第一胜乐。一切具足。百千乐音恣耳所闻。多着种种无缕天衣。自身光明。迭相看面。有妙色声触味香等。如心所爱。而受快乐。自意念行。不可说乐。皆悉成就。天河流水。园林庄严。见则生乐。彼天如是次第。复上常乐鬘山。既上山已。有在堂中坐于床者。有乘鹅者。有天在于莲华台上跏趺坐者。天共天女在鸠婆罗叶中而住。种种嬉戏。若歌舞等。五乐音声。坐受快乐。其心欲在虚空中行。共诸天女处处遍看。于彼天处处处可爱。随心所乐称意而去。有处如焰金银莲华妙宝光明。有处多有鸠婆罗叶青色腻影。有处则是天毗琉璃青宝光明。有处是银颇梨真珠光明可爱

次复有河。有真珠沙。出宝山峰。有七功德清冷水流。见彼峰河。有水旋流。其状犹如真珠璎珞。如是观察。见彼处已。飞于虚空。复见异处。七宝莲华。庄严水池。无量蜂众庄严莲华。如是见已。复观异处。有园林池。甚为可爱。见有鸟兽。兽种种色。有银色者。有金色者。宝角可爱。莲华宝眼。真金色背。两胁白银颇梨色甲。背脚均平。复有余兽。群队相随。七宝妙色。皆无所畏。群群游戏。自受快乐。业所作故。形体殊妙。以其业故。皆食天食

又园林中余处。复见孔雀命命。名无缕鸟。名戏论鸟。名大眼鸟。名动翅鸟。如是等鸟。群群游行。在山峰中。出入园林。园林中见。既到如是常乐鬘山。临欲上时。见如是鸟。彼山一厢。则是青宝。彼第二厢。是莲华宝。彼第三厢。则是金宝。彼第四厢。则是银宝。青宝厢处。有妙宝堂。名曰杂影。堂中则有毗琉璃树。其华下垂。犹如大盖。流水河池。而为庄严。莲华之林。乃有百千。百千种鸟。杂色庄严。多有天女。甚为端正。在彼堂中

彼第二厢莲华宝处。有名笑林。彼林银树。其叶是金。有赤蜂群。无量百千群鸟音声。有流水河。河水有香。微风徐动。如是普遍庄严笑林。彼第三厢金宝之处。有妙宝林。名乐宝林。有颇梨树。而为庄严。其树金枝。枝网普覆。有无量鸟。百千音声。有流水河。而为庄严。彼处多有欢喜天众欢喜天女。在中歌舞。一切妙欲。功德具足。而为庄严。彼第四厢银宝之处。莲华宝树。青色宝枝。而为庄严多有种种妙音声鸟。多饶无量天及天女。无量百千莲华庄严。有无量种无量分别。有无量种随眼所见。见则受乐。彼林彼树彼河彼水。彼宝枝等。彼莲花池。彼鸟彼兽。彼莲华等。种种色香。种种形相。甚为端严。常乐鬘山。处处皆有如是诸天及天女众。乘空上彼常乐鬘山。普彼山处。一切皆见此胜念山。有杂色光。彼天既见。眼则乐着。普欲上山。共天女众五乐音声。五欲功德。而受快乐。勤行善业。乐修多作。可爱善业。持戒善宝。圣所爱果。如是受乐。皆欲上彼常乐鬘山。临欲上时。名实语鸟为说偈言

此河水速流善业乐亦尔

痴者不觉知境界贪所诳

如是时来时死亦如是来

乐迷放逸故天痴不觉知

痴者无智故不觉命已过

亦迷于善业而爱不可尽

众生不离爱有中随顺行

彼痴爱众生不觉善不善

善果甚可爱若天受快乐

如是见不善在恶道苦处

若舍善不善复能离诸过

则至不退处不生不死处

彼乐得解脱欲乐非得脱

夜摩及余天业尽故得脱

无常则不住常则为第一

悕望有中乐退堕不可乐

彼实语鸟。为彼天众欲上山者。如是说已。彼天闻已。于天众中。若其有天。不大放逸。彼天则闻。若放逸者。以放逸过。是故不闻。犹着境界。彼放逸天。一切不取天鸟所说。如是鸟语真实利益。时彼天众。复欢喜心。向第一山上彼山顶峰上有堂。在堂而坐。如前所说。彼一山峰。名普见山。彼普见山。一千山中最高最上。是故彼山。名曰普见。共天女众。上彼山顶。种种乐音歌舞受乐。多有天众及天女众。上彼山峰。见无量色善业所化。光明水池。彼光明池。有可爱水。其水清净。中有金鱼。见者眼乐。水波乱动。有鹅鸳鸯鸭等鸟群。此种种鸟。可爱音声。水中甚多。又彼水中。多有莲花。拘婆罗耶。拘物头华。尼那陀花。迦吒摩罗。如是等花。遍覆池水。有种种蜂。出种种音。又复多有曼陀罗华。多有金珠而为间错。其水清净。又彼如是可爱池中。复有莲华。名曰沐鬘。有百千叶。一一叶中。出无量叶。有莲华叶青宝色者。有莲华叶颇梨色者。有莲华叶黄金色者。有莲花叶白银色者。有莲华叶是车[(王*巨)/木]者。有莲花叶迦鸡檀那。有金刚华。第一善香。彼如是等异色叶中。各各有台。其色光明如初出日。彼种种台。有无量色。无量色叶。遍彼池中。所谓青黄。赤白黑色台白而赤。其香可爱。满一大台。尔时天众。从虚空下。向光明池。下已入池。池有金鸟。天既入池。在鸟背上。有天在于莲花台上。共多天女。游戏受乐。有天在于拘婆罗耶莲花之上。复有余天。在水中者。有在鹅背入于水中而游戏者。有在陆地。共天女众而游戏者。五欲功德皆悉具足。迭共喜笑。游戏受乐。有在堂中共诸天女异处游戏。同饮天酒离于醉过。现乐功德。味触色香皆悉具足。其中诸天。有以珠器而饮酒者。所谓青宝。银宝金宝。毗琉璃宝。莲华色宝。及颇梨等种种珠器。有共天女。金莲华叶而饮酒者。有以开叶。不穿不破拘婆罗耶而饮天酒。咏歌音声。生欢喜者有天受用苏陀之食。色触香味皆具足者。各各别别。共自眷属。种种受乐。有于异处。共诸天女。五乐音声种种歌舞。绕光明池而游戏者。有共天女。在于水中而游戏者。彼水之味。随天念转。若天心念。欲令此水色香味触若冷若暖。善业力故应念而有。善不善业果报如是。非有作者。又复彼天。若如是念。此水为酒。令我得饮。即于念时皆是天酒。触味香色。皆悉具足。离于醉过。天既饮之。增长胜乐。善业力故。心生欢喜。然彼诸天。自业力故。如是受乐。自业所化。一切所作善业不失。业罥之师。人身机关。于三界中。种种戏弄。愚痴凡夫。不觉不知。如是诸天五欲功德皆悉具足。而受快乐。于彼天中。名实语鸟为说偈言

如油尽灯灭身命亦如是

以本业尽故天中必定退

如壁破坏时依壁画亦灭

如是业尽故天乐则无有

天于彼天处福业尽则退

一切法无常众生悉破坏

皆无常不定命速不久住

死力势甚大而天不觉知

彼实语鸟。利益天众。以彼诸天善业力故。如是已说。若彼诸天。未于多时放逸行者。既闻鸟语。于少时间。正心思惟。若放逸者。亦如不闻。以乱心故。虽闻不受

于彼池处。如是久受境界乐已。各如所乘。向彼山顶。共诸天女。飞空而往。复见余处。有无量山。种种形相。一切山中。常乐鬘山。最为高出。复有一山。名平等聚。复有一山。名曰普见。此三山量。于夜摩处一切山中最为高大。天众如是观察彼山。其山光明遍彼天处。天众既见。即得上彼常乐鬘山。上已则见种种间杂诸妙宝树。金树银树。毗琉璃树。庄严彼山。彼树根根茎茎节节枝枝叶叶。皆是七宝庄严殊妙。彼树根茎。七宝庄严。诸节次第。宝别不同。一节则是毗琉璃宝。一节则是莲华色宝。次节银宝。次节金宝。次节则是颇梨之宝。次节则是车[(王*巨)/木]之宝。次节则是迦鸡檀那。彼树如是节节各各庄严不同。自从根茎乃至于叶。一切皆是七宝庄严

彼树不远。复有宝堂。行而不乱。皆同一色。如人世间日之光明。彼诸天众为戏乐故。次向彼堂。彼堂之数。有十百千。如心意量。如意念行。如意念作。彼天之中。有如是堂。近彼堂处。有莲华池。其数多少。亦如彼堂。如是莲华。节节次第七宝庄严

又于彼处。复有众鸟。三功德行。何等为三。一是水行。二是陆行。三是树行。言水行者。谓名鸳鸯。泥卢槃。大胡卢。鹅鸭。摩鸠罗等。是水行鸟。言陆行者。彼山顶处。出妙音声。谓名二技。名欢喜声。名一切忍。有鸟名为一切鸟声。名一切时恒常受乐。如是等鸟。是陆行鸟。天音声中。此鸟音声。最为美妙。言树行者。谓俱翅罗。名命命鸟。名孔雀鸟。名鹦鹉鸟。名普眼鸟不眴眼鸟。名普行鸟。名实语鸟。名知时鸟。如是等鸟。是树行鸟。人中有半。彼天皆有。于彼天中。有如是等无量众鸟种种音声。如是天中三种行鸟。出妙音声。又常乐鬘大山顶上。更复有鸟行虚空中。身是七宝。若彼诸天行放逸行。放逸坏时。彼鸟说偈呵责之言

放逸所坏天为境界所诳

爱心所迷乱死王临欲到

染着欲乐故不知善不善

一切众生痴境界欲所诳

行于种种道造作种种业

为种种心使流转于五道

如是彼鸟。见放逸天放逸行故。已说此偈而呵责之。犹如父母调伏诸子。而彼诸天虽如是闻。不受不取犹故受乐。游戏歌舞。乃至一切善业皆尽。则于后时。退彼天处。退天处已。如自业行。堕于地狱饿鬼畜生。若余业故。生于人中同业处者。则生第一富乐之处。有胜上意。心常欢喜。在好国土。迦那那洲。若师子国。富乐处生。生长者家。以余业故

广博行地第七已竟

又彼比丘。知业果报。观夜摩天所有地处。彼见闻知夜摩天中复有地处。名曰成就。众生何业。生彼地处彼见有人信佛世尊。善心持戒。不杀不盗。如前所说。复舍邪淫。于先所行。共淫妇女。心不忆念。彼善男子。如是持戒。善意熏心。身坏命终。生于善道夜摩天中成就处地。生彼处已。自业相似而得果报。所谓园林莲华池水。池有种种鸟美妙音声。种种庄严。妙身天女而为围绕。生如是等天乐之处。五乐音声种种游戏。不可譬喻。胜妙声触味色香等。而受快乐。譬如水池。有五水渎。皆悉是水。在水池畔。水入池中。不遮不碍。如是如是。五根爱着。五爱之身。常随五处。不知厌足。譬如五处皆悉置火。一切焰然。风吹普炽。若以干薪。如是如是。着五火中。彼火如是炽然增长。如是如是。此根爱然。如火增长。忆念风吹。不正观焰。境界干薪。五根火焰。如是如是。此五根火得境界薪。如是如是。根火炽然。如世间火飞蛾入中则被烧然。如是如是。若有入于爱境界火。则为所烧。一切爱着。皆如飞虫。不觉不知。一切诸天。如彼飞虫。为火所烧。堕五境界。共天女众园林中行。从莲花池至莲华池。从苏陀处至苏陀处。从饮酒处至饮酒处。从美音处至美音处。从香花林嗅花香已。次复往到胜香花林。从一林处至一林处。见林眼乐。复向其余。眼见乐林。如是遍入诸境界火

彼山如活。彼天见之。如见命物。彼诸天众。如是见山。如是如是。处处普见。如火得酥。其焰炽然。如是彼处。始生天子。见如是处七宝庄严。见无量种。心则生乐。见彼山处。无量百千诸天女众。如是天女。甚多甚饶。彼一切处。多有天女种种庄严。遍满彼处。天众亦尔。遍满彼处。歌舞游戏。迭共受乐。五乐音声。游戏受乐。若下劣天。如是种种庄严天女。可有一万。如是次第三万二千。如是次第。有四万者。有五万者。如是次第。乃至百千诸天女者。尔时如是诸天女众。于彼天子。迭共相爱。不生厌心。一切天女。一一各各作如是知。天子爱我。彼天如是爱于欲乐。不知厌足。如火得酥。焰起炽然。彼放逸行诸天子等。园林树木。莲花池中。于河水中。可爱天女。共受快乐。如是次第。复于后时。共彼天女入鹅林中。如是林者。于彼天中。犹尚希有况于余处。谓彼林中有鹅庄严。如是鹅者。在彼林住。彼鹅银翅。有金翅者。莲花宝足。复有余鹅。莲花宝嘴。金宝间腹。有金身鹅。背则是银。迦鸡檀。那胜宝之足。其嘴亦是。迦鸡檀那。复有余鹅颇梨为背。胁是车[(王*巨)/木]。腹是青宝。足则是金。复有余鹅。七宝杂身。有鹅纯色。谓如银色。有颇梨色。有纯金色。有车[(王*巨)/木]色。有青宝色。复有余鹅。大青宝色。复有余鹅。迦鸡檀那胜宝之色。如业心尽。如是受乐。如是鹅者。复共胜妙端正雌鹅。处处游戏。或在池中。如是游戏。如是次在莲华林中。山河等中。或于陆地莲华林中。柔软地处。有种种华。共彼雌鹅。如是受乐。尔时诸天入彼鹅林。多饶种种庄严天女共彼天女。游戏受乐。彼天既见如是鹅已。生希有心。转胜欢喜。回眼普看如是胜林。彼诸天女。随顺天心。既知天子心欢喜已。语天子言。天今当知。此名鹅林。如是鹅林。甚可爱乐。种种宝树。光明殊妙。有种种宝庄严此林。希有功德皆悉具足。种种莲花而为庄严。无量百千山峰庄严。有种种华庄严彼林。如是种种。名尚叵说。有莲华池。庄严彼林

于彼林中。有鹅王住。名曰善时。鹅如天主。牟修楼陀。住此天中。彼善时鹅。乃是一切鹅中之王。住此林中。在名广池游戏受乐

牟修楼陀夜摩天王。恒常来至此鹅王所。共此鹅王种种游戏。胜共一切天众戏时。所受之乐。共余一切诸天游戏。皆悉不如共鹅游戏。彼天子言。以何因缘。夜摩天王。恒常共彼善时鹅王而游戏耶。天女答言。如是因缘。一切天众皆悉不知。天子今者。如是心念。我今共去向彼善时鹅王之所。入彼林中。乃至到池。尽见林已。见彼天王牟修楼陀。及见鹅王。彼始生天。于天女众如是闻已。作如是言。我今共去。到彼鹅王牟修楼陀天王之所。尔时如是诸天女众共始生天。向彼林间水池之中鹅王之所。未至鹅王。已见种种天妙树林。多饶种种鸟兽群众。有种种色。种种鸟兽。鸟共雌鸟。兽共牝兽。如所应食。种种不同。食天根果。皆七宝身。庄严胜妙。中间平地。于树林中窟穴之中。若平地处。或于河岸。莲华池岸。或在池中。或山谷中。群群游戏。或出音声。彼始生天。见已心喜。又生希有未曾有心。眼则眴动。诸天女众。而围绕之。咏歌音声。如是游戏。入彼鹅林

复于一处。见孔雀群在园林中。彼诸孔雀。有咽起者。有以咽项相揩摩者。如是露处种种游戏。复有孔雀七宝之身。在闇林中屏处游戏。有共树心而游戏者。种种孔雀。如天所应。始生天子。共诸天女。如是见已。欲入鹅林。见多无量百千亿数诸天女众。在鹅林中。复见余林甚可爱乐。所谓有河。第一清水。普河两岸。多有诸天及天女众。七功德水。盈满彼河。所谓河者。名欲水河。寂静水河。欢喜流河。名酒流河。有河名为葡萄酒流。有名随称。一切念水。名鸟音声。可爱乐河。彼大林中。如是河流。彼岸行鸟。饮冷水已。而说偈言

故业勿令尽数数造新业

以本业尽故则于天中退

若入造新业三种三时生

故未尽造新则不堕恶道

若畏未来世不贪着现在

不乐过去者不久间得脱

若心不动转苦乐不经心

彼智者舍身余处则得乐

若受故业乐而不造新业

故业受尽已痴者死时知

若彼痴心天受行境界乐

若勤佛功德不为欲所使

若有得如是大过患之身

能不着现乐则是智慧者

若不为欲使畏过不贪着

复畏于恶道则是勇健者

若心贪着乐而不畏恶道

此痴爱乐行由爱故退失

贪着于诸欲得已心欢喜

修欲不得力后时堕恶道

如电如阳焰如乾闼婆城

如是说欲恶能诳惑一切

彼岸行鸟。见始生天放逸行故。如是说偈。彼始生天。新著欲故。虽闻不受。尔时彼天闻彼鸟语。既不受已。复入鹅林。更受无量境界之乐。始着欲故。鹅林胜故。虽闻不取如是鹅林。枝网覆故。实与不实。一切不知

彼鹅林中。见宝珠林。远处遥见。第一光明。复有百千光明。罗网其处。诸天尚不能看。况下地天。三十三天。四天王天。而能看耶。彼天珠林。如是光明。若天欲发。如是宝珠。为作堂舍。行虚空中。珠内有孔。天坐其中。飞行虚空游戏受乐。以善业故。珠为堂舍。行于虚空。如是珠中。有天园林莲华水池。种种树林。分分地处。多有山峰。饶鸟音声。如是彼天。在虚空中。音声娱乐。六欲功德。一切成就。游戏受乐

本文链接:正法念处经 第五十一卷

上一篇:正法念处经 第五十卷

下一篇:大明三藏法数卷第十六

推荐阅读
  • 李罕诵大悲咒

佛学文化源远流长,《大悲咒》是观世音菩萨为利乐一切众生而宣说,无论是消障除难、得善遂愿,还是究竟的觉证解脱,《大悲咒》都能因其不可思议的大方便威神之力广为利乐。为传承发扬佛之文化惠普大“众”,大藏经语音工程创始人李罕秉持虔诚的态度,特录制大悲咒视频奉献于世人。

  • 李罕视频
经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