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密云悟禅师语录>

密云禅师语录卷第七

时间:2019-05-31 14:06:30| 作者:天童弘法寺住持门人弘觉禅师

密云禅师语录卷第七

拈古

举僧问赵州万法归一一归何处州云我在青州做领布衫重七斤师云我不似赵州委曲如有问万法归一一归何处劈脊便棒宁惟直截抑且免致伊向万法归一一归何处躲根。

举茱萸示众云你等诸人莫向虚空里钉橛时有僧出云虚空是橛萸便打僧云莫错打某甲萸便归方丈师云茱萸当时打者僧果错不错若错为甚归方丈若不错为甚归方丈大众试断看复云疑杀人。

举沩山云老僧百年后向山下作一头水牯牛右胁书五字云沩山僧某甲此时若唤作沩山僧又是水牯牛唤作水牯牛又是沩山僧且道唤作甚么即得师云沩山大似不打自招复云还知金粟落处么。

举黄檗示众云汝等诸人尽是噇酒糟汉与么何有今日还知大唐国里无禅师么时有僧云只如诸方匡徒领众又作么生檗云不道无禅只是无师师云黄檗大似龙头蛇尾当时待者僧云只如诸方匡徒领众又作么生和声便打更若拟议劈脊打出却恁老婆可谓酒糟太多。

举沩山问仰山甚处来仰云田中来沩云田中多少人仰插锹叉手而立沩云今日南山大有人刈茅仰曳锹而去师云我若作仰山待沩山问田中多少人便乃出不惟截断沩山后来老婆教伊许大沩山讨头鼻不着亦作天下榜样。

举仰山梦往弥勒内院居第二座有一尊者白椎云今当第二座说法仰起白椎云摩诃衍法离四句绝百非谛听谛听师云古今尊宿都向仰山白椎处拈提殊不知仰山当时刺脑入胶盆被尊者白椎云今当第二座说法脑门粉碎了也若拂袖便行直令一院圣众疑着犹更白椎逐块不少且当时圣众散去是听仰山散去不听仰山散去且仰山入内院居第二位是梦耶不是梦耶若是梦沩山因甚道子已登圣位今日有为古人作主者试出来与金粟相见。

徴古

举洛浦久为临济侍者济尝称临济门下一只箭谁敢当锋浦一日辞济济问甚处去浦云南方济以拄杖画一画云过得者个便去浦乃喝济便打浦礼拜济明日升堂云临济门下有一赤梢鲤鱼摇头摆尾向南方去不知向谁家齑瓮里淹杀师云者便是第一个学喝底榜样且如临济以拄杖画云过得者个便去合作么免得他打及免向人家齑瓮里淹杀。

举世尊才生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周行七步目顾四方云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云门偃云我当时若见一棒打杀与狗子吃贵图天下太平师云诸仁者世尊还有过也无若有甚么处是世尊过处若无云门恁么道意旨如何试简点看。

举世尊因文殊至诸佛集处值诸佛各还本处唯有一女人近佛座入于三昧文殊白佛云何此女得近佛坐而我不得佛告文殊汝但觉此女令从三昧起汝自问之文殊绕女三匝鸣指一下乃托至梵天尽其神力而不能出世尊云假使百千文殊亦出此女定不得下方过四十二恒河沙国土有罔明菩萨能出此女定须?罔明大士从地涌出作礼世尊世尊敕罔明出罔明却过女前鸣指一下女子于是从定而出师云出得出不得且置作么生是底定。

举世尊因黑爪梵志运神力以左右手擎华雨株来供养佛佛召云仙人梵志应诺佛云放下着志遂放下左手一株华佛又召仙人放下着志又放下右手一株华佛又云仙人放下着志云世尊我今空身而住更教放下个甚么佛云吾非教汝放舍其华汝当放舍外六尘内六根中六识一时舍却无可舍处是汝免生死处梵志于言下悟无生忍师云既舍六根六尘六识可谓俱舍甚么处是无可舍处是免生死处又唤甚么作无生忍而言悟乎。

举六祖因风飏刹幡动有二僧对论一云风动一云幡动往复未曾契理祖云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二僧竦然师高声呼大众众皆举首遂举拂子摇曳云且道风动耶拂动耶心动耶。

举六祖谓门人云吾归新州汝等速治舟楫门人云师从此去早晚却回祖云叶落归根来时无口师云且道祖师为门人答话耶说道理耶。

举世尊在尼拘律树下坐次因二商人问世尊还见车过不世尊云不见商人云还闻不世尊云不闻商云莫禅定不世尊云不禅定商云莫睡眠不世尊云不睡眠商云莫别去不世尊云不曾别去商人乃叹言善哉善哉世尊觉而不见遂献白?两段师云商人如是问世尊如是答甚么处是商人见世尊觉而不见处。

举阿难白佛言今日出城见一奇特事佛云见何奇特事难云入城见一攒乐人作舞出城总见无常佛云我昨日入亦见一奇特事难云未审见何奇特事佛云我入城时见一攒乐人作舞出城时亦见乐人作舞师云阿难与世尊所见还有优劣也无若无世尊与阿难所见不同若有利害在甚么处。

举二祖云觅心了不可得三祖云今日始知罪性不在内外中间如其心然师云一人觅心不可得绍祖位一人一切如心绍祖位是同是别若别则不应相绍祖位若同为甚一人有心一人无心诸人试简点看唤甚么是心唤甚么是无心。

举盐官会下有主事僧忽见鬼使来追僧告云某甲身充主事未暇修行乞容七日得不使云待为白王若许七日后来不然须?便至言讫不见至七日后复来竟觅其僧了不可得师云前头鬼使因甚见后头鬼使为甚不见。

举南泉与杉山向火次乃云不用指东画西本分事直下道将来杉以火箸插向炉内泉云直饶如是犹较王老师一线道又如前问赵州州遂画一圆相中心点一点泉云直饶如是犹较王老师一线道师云犹较王老师一线道且置只如王老师又向甚么处作活计。

举杉山因普请择蕨次南泉提起一茎云者个大好供养山云非但者个百味珍馐他亦不顾泉云虽然如是个个须尝过始得师云只如南泉道个个须尝过始得是肯杉山不肯杉山若肯杉山又道非但者个百味珍馐他亦不顾若不肯为甚道个个须尝过始得。

举睦州唤僧云大德僧回首州云担版汉师云且道睦州赏伊罚伊若道罚伊者僧唤既回首甚么处是担版处若道赏伊睦州因甚道担版汉诸人也须简点始得莫学矮子看戏好。

举水潦问马祖如何是西来的的意祖乃当胸蹋倒潦大悟起来抚掌呵呵大笑云也大奇也大奇百千三昧无量妙义只向一豪头上一时识得根源去住后示众云自从一吃马师蹋直至如今笑不休蒋山泉云忽然瞥地更是好笑师云只如蒋山道忽然瞥地更是好笑且道在那个分上有人道得许伊瞥地好笑。

别古

举世尊与阿难行次见一古佛塔世尊便作礼难云此是甚么人塔世尊云此是过云诸佛塔难云过去诸佛是甚么人弟子佛云是吾弟子难云应当如是师云广慧若作阿难待世尊道是吾弟子但问佛是甚么人弟子待世尊拟开口时便乃作礼即休却谓应当如是随风倒舵岂是丈夫。

举昔有外道问一入定僧轮王众生种非佛非罗汉不受后有身是甚么义僧便入定问弥勒弥勒为答了却出定语外道云譬如陶师埏埴成器师云广慧则不然见他道轮王众生种非佛非罗汉不受后有身是甚么义只向他道亲言出亲口。

举肃宗帝问忠国师百年后所须何物忠云与老僧造个无缝塔云请师塔样忠良久云会么云不会师云若是山僧但向道恁么则不必更造也忠云吾有付法弟子耽源却谙此事请诏问之帝后诏源问源乃颂云湘之南潭之北中有黄金充一国无影树下合同船琉璃殿上无知识保宁勇云非父不生其子师云殊不知养子不及父家门一世衰欲得不辱其父当时但展两手云请陛下鉴尤较些子。

举忠国师问南泉甚处来云江西忠云还将得马师真来不云只者是忠云背后底聻泉休去师云王老师尤少机关在当时待伊道还将得马师真来不径转身便行免得大小国师向面前背后作活计。

举忠国师问紫璘供奉大德所蕰何业云青龙疏国云是金刚经么云是国云经文最初两字唤作甚么师云大小国师寐语作么云如是国云是甚么奉无语又问城南草作何色师又云大小国师寐语作么云作黄色国乃问童子城南草作何色云作黄色国云只者童子亦可帘前赐紫对御谭玄师云但与他震威一喝便行。

举雪窦云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衲僧得一以无风浪兴尔若辨得祸不入慎家之门师云者龙头蛇尾汉错下注脚乃云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衲僧得一以无风浪兴以拄杖一时趁散。

举睦州因西峰长老至茶次问长老今夏在甚处安居云兰溪州云有多少众云七十来人州云时中将何示徒峰拈起柑子师别云老老大大犹问在州云着甚么死急师代云真善知识谩一点不得。

举临济侍德山次山云今日困济云者老汉寐语作么山便打济掀倒禅床师云临济拽倒禅床大似不奈船何打破戽斗当时若作今时拽倒蓦面掷岂不得人一牛还人一马。

举僧问灌溪久向灌溪到来只见沤麻池溪云汝只见沤麻池要且不识灌溪僧云如何是灌溪溪云劈箭急师云灌溪虽拽转人鼻孔争奈惹人情见何不待伊问如何是灌溪劈脊便打。

举僧问石霜咫尺之间为甚不睹师颜霜云我道遍界不曾藏僧后问雪峰遍界不曾藏意旨如何峰云甚么处不是石霜僧回举似霜霜云者老汉着甚么死急师云雪峰石霜大似劳而无功若问山僧咫尺之间为甚不睹师颜蓦面便唾遍界不曾藏意旨如何劈脊便棒。

举僧问龙牙十二时中如何用力牙云如无手人行拳石门聪云道即太杀道只道得一半乃云如无舌人解唱歌始得师云石门也只道得一半直须通身如舌手始得。

举僧问乾峰十方薄伽梵一路涅盘门未审路头在甚么处峰以拄杖画一画云在者里僧复请益云门门拈起扇子云扇子??跳上三十三天筑着帝释鼻孔东海鲤鱼打一棒雨似盆倾会么师云古今皆谓二老作家善能通变殊不知弄巧成拙忽有问十方薄伽梵一路涅盘门未审路头在甚么处只向道看脚下。

代古

举维摩因须菩提持钵到乃取钵满盛香饭谓尊者曰若能于法等者于食亦等乃至入诸邪见不到彼岸住于八难不得无难同于烦恼离清净法汝得无诤三昧一切众生亦得是定其施汝者不名福田供养汝者堕三恶道为与众魔同一手作诸劳侣汝与众魔及诸尘劳等无有异于一切众生而有怨心谤于佛毁于法不入众数终不灭度汝若如是乃可取食须菩提闻此茫然不知以何答置钵欲去师云食送口边而不能食广慧若作须菩提但擎钵舞跃而出。

举大义禅师问诸硕德云行住坐卧毕竟以何为道有对曰知者是义云不可以智知不可以识识何谓知者是有对曰无分别是义云善能分别诸法相于第一义而不动安得无分别是有对曰四禅八定是义云佛身无为不堕诸数安得四禅八定是耶时举众杜口代云和尚面皮厚多少。

举僧谓赵州云某甲从长安来横一条拄杖不曾拨着一人州云自是大德拄杖短僧无语代云某甲罪过不意轻触和尚。

举僧参赵州州问甚处来云南方州云佛法尽在南方汝来作么云佛法岂有南北州云饶汝从雪峰云居来也只是个担版汉僧无语代云若不是某甲被和尚遮却。

举仰山??一杖子僧问甚处得来仰山拈向背后僧无语代以手鼓掌笑云今日识得和尚。

举洞山问德山侍者从何方来曰德山来洞云来作甚么曰孝顺和尚洞曰世间甚么物最孝顺者无对代云唯某最孝顺或曰作么孝顺直道吾尝于此切。

举乾峰问众云轮回六趣具甚么眼众无对代云具轮回六趣眼。

举僧参圣寿严严补衲次提起示之曰山僧一衲衣展示众人见云水请两条莫教露针线快道僧无对代云请和尚放下即道待伊放下却自提衣而出。

举僧问招庆匡禅师如何是提宗一句庆云不得昧着招庆僧礼拜起庆云不得昧着招庆嘱汝作么生是提宗一句僧无对代云学人自领去。

举世尊将诸圣众往第六天说大集经敕他方此土人间天上一切狞恶鬼神悉皆集会受佛付嘱拥护正法设不赴者四天门王飞热铁轮追之令集既集会已无有不顺佛敕者各发弘誓拥护正法唯一魔王谓世尊云瞿昙我待一切众生成佛尽众生界空无有众生名字我乃发菩提心代世尊云唯汝款分明。

举世尊因耆婆善别音响至一冢间见五髑髅乃敲一髑髅问云此生何处耆云生人道世尊又敲一云此生何处耆云生天道世尊又别敲一髑髅云此生何处耆婆罔知生处代耆婆但云生佛处世尊若更拟议时便与震威一喝呵呵大笑而行。

举达磨初至梁因武帝问如何是圣谛第一义磨云廓然无圣云对朕者谁磨云不识帝不领悟代云不枉西来。

举忠国师因虞军容问师住白崖山如何修行师唤童子以手摩顶云惺惺直言惺惺历历直言历历向后莫受人谩军容无语代云不问那知。

举无着到五台文殊陪吃茶次殊拈起玻璃盏问南方还有者个么云无殊云寻常将甚么吃茶着无对代即以盏蓦口掷云只将者个。

举鹤林素禅师因僧敲门林问是甚么人云是僧林云非但是僧佛来也不着云佛来为甚不着林云无汝止泊处代当时打破门行。

举荷泽神会禅师到思和尚处思问甚么处来会云曹溪思云曹溪意旨如何会振身立思云犹带瓦砾在代但作嘘嘘声会云和尚此间莫有真金与人么思云设有与汝向甚么处着代云元来元来。

举西天大耳三藏到京云得他心通肃宗命忠国师试验藏才见忠乃礼拜立于右忠问汝得他心通耶藏云不敢忠云汝道老僧即今在甚么处藏云和尚是一国之师何得去西川看竞渡忠良久再问汝道老僧即今在甚么处藏云和尚是一国之师何得向天津桥上看弄猢狲至第三次问三藏良久罔知去处代云和尚是一国之师何得寐语忠叱云者野狐精他心通在甚么处代云重言不当吃复云却是和尚善他心通。

举昔有官人入镇州天王院睹神象因问院主此是甚么功德云护国天王官云只护此国遍护余国云在秦为秦在楚为楚官云腊月二十九日打破镇州城天王向甚处去主无对代云官人切莫造反复云今日得官人作证。

举昔有持钵僧至长者家偶为犬伤长者因问龙披一缕金翅不吞大师全披法服为甚却被狗咬代云却是者畜生具眼。

举南泉典座办两分食诣园中管顾园头食时展钵次忽有念佛鸟鸣园头乃敲钵一下又鸣再敲一下鸣既住头乃问典座会么座云不会又敲一下代云敲即任你敲会即我不会。

举昔有僧还魂云??中见地藏遂问某平生修何行业某云念法华经藏云止止不须说为是说为是不说代还魂僧云当时与一喝某无对师云且喜汝果得还魂。

举昔有老宿问座主疏钞解义广略如何主云钞解疏疏解经宿云经解甚么主无对代云和尚不得重加笺释。

举南泉云王老师卖身去也还有人买么时有僧出云某甲买泉云不作贵不作贱你作么生买僧无对代云恰好。

举盐官一日唤侍者将犀牛扇子来者云破也官云扇子既破还我犀牛儿来者无对代但向前数步云来也来也。

举盐官问一座主蕰何经云华严经官云华严经有几种法界云略言有四广说则重重无尽官竖起拂云者是第几种中[(冰-水+〡)*ㄆ]主无对代云却请和尚[(冰-水+〡)*ㄆ]起。

举僧问赵州至道无难唯嫌拣择如何得不拣择州云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僧云此犹是拣择州云田库奴甚么处是拣择代云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聻者老汉更若拟议一喝便行。

举陆亘大夫因南泉迁化来吊慰院主问大夫何不哭云院主道得亘即哭主无对代云苍天苍天。

举仰山指雪师子云还有过得此色者么众无对代但骑却雪师子。

颂古

世尊初生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云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才出胞胎脱体彰指天指地为人扬引他无限痴男女天上人间没处藏

世尊拈华。

世尊脱体风流迦叶浑身卖俏当时百万人天只见拈华微笑

女子出定。

出得出不得无在无不在女子与瞿昙灵山元一队君不见台山路口蓦直婆明州市里憨布袋

七贤圣女游尸陀林。

阴阳不涉闲田地叫不应山何处所突然伸出个拳头无根树子花朵朵

傅大士披衲顶冠靸履朝见梁武帝。

道冠儒履佛袈裟无限平人被此遮三事问来三指破至今犹有眼生华

傅大士见武帝不起。密云禅师语录卷第七

大小傅大士一款便成招虽然身不动争奈舌头摇

布袋和尚。

一个破布袋袋尽大千界无奈浑身没处藏却向人前生捏怪

楞严经吾不见时何不见吾不见之处若见不见自然非彼不见之相若不见吾不见之地自然非物云何非汝。

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

若能推者即是汝心则是认贼为子修山主云若能推者不是汝心则是认贼为子。

如今推也是子是贼度体裁衣短长自识

若能转物即同如来。

若能转物即如来黄面瞿昙好掌腮未举已前先荐得翻身独步上天台

圆觉经居一切时不起妄念于诸妄心亦不息灭住妄想境不加了知于无了知不辨真实。

明明见了非他见了了常知无别知山月如银牵老兴闲行不觉过峰西

法华经假使满世间皆如舍利弗尽思共度量不能测佛智。

如何是佛智共汝谩商量人贫觉智短马瘦见毛长咦嘻咄参

此经开方便门示真实相深固幽远无人能到。

你知我不知我到你不到彼此自分明咄哉黄面老

维摩默然。

居士何曾是默然文殊不二妄加呈白云影里怪石露只可惺惺不可名

金刚经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明明百草头明明祖师意衲僧若恁么何曾摸着鼻

经首题火字。

以字不成八字错碧眼胡僧难注脚我土聪名人强名天将夫子为木铎

迦叶召阿难。

金襕传外别何传蓦召阿难似可堪倒却门前刹竿着阿难依旧被他谩

达磨面壁。

老胡九年冷坐争奈无人勘破我若当时看见劈脊一拳打倒

五祖弘忍大师。

谁是前身孰后身分明有口也难伸无端累彼周家女疑杀世间多少人

忠国师三唤侍者。

国师三唤出枯肠侍者连声举广长负汝负吾重注脚至今天下乱抟量

南岳怀让禅师。

恁么来兮甚么物不似一物还似屈堂堂直下用无私后代儿孙施棒喝

青原因僧问佛法大意曰庐陵米作么价。

青原老吃庐陵饭米价犹来似不知端的见他何大意莫教孤负两行眉

马祖三十年不曾少盐酱。

马祖说法足盐酱尽十方人皆供养若是衲僧沾着唇一条穷命通身丧

百丈卷席。

马祖升堂百丈卷席分明一贯两个五百

马祖不安。

日面月面昼夜常现孰信盲人却自能见

百丈再参马祖。

马师喝下意非常百丈聋时据有方堪笑而今效颦者谁知黄檗舌头长

百丈野狐。

不昧不落舌拄上??一任诸人胡穿乱凿

不落不昧声出皮袋百丈野狐两个一对

南泉牧牛。

不如随分纳些些一种风流出当家两角横分开正眼腾腾任运自生涯

古德庄上吃油糍。

偷吃油糍阿谁见你不说不知不识廉耻

盘山云光境俱忘复是何物洞山云光境未忘复是何物。

忘未忘时境复何思量贫恨一身多可怜昔日王羲之却写黄庭换白鹅

东寺云心不是佛智不是道剑去久矣尔方刻舟。

冲开碧落松千尺截断红尘水一溪饱食高眠人不识日从东畔又沈西

庞居士参马祖问不与万法为侣者是甚么人祖云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即向汝道。

一口吸尽西江水多少行人作道理野老年来气力颓只顾早眠并晏起

药山石上坐次。

不为不闲坐笑倒破灶堕有人来问我正好蓦面唾

药山升座众才集便下座归方丈师着语云看破了也院主问其故山云经有经师律有律师争怪得老僧师着语云看破了也。

一看破二看破人人鼻孔下头大珍重诸人摸取好若摸错时休怪我

药山看经。

梵语唐言总一般言端端更语端端要知遮得何人眼试把牛皮子细看

丹霞烧木佛。

木佛烧来身体暖眉须堕落面皮光明明果报无藏处堪笑时人乱度量

沩山趯倒净瓶。

百丈举起少火沩山直下看破翻身趯倒净瓶压倒华林首座

沩山见尼刘铁磨来师曰老牸牛汝来也磨曰来日台山大会斋和尚还去么山放身作卧势磨便出去。

一似戏话一似相骂得人一牛还人一马作卧便行可知礼也

黄檗大唐国里无禅师。

参禅参见没师禅鼻孔依然口上边黄檗无钱沽酒吃诸人噇却酒糟眠参

白马昙照禅师。

一生叫快活临终却叫苦拈起枕子时大虫元是虎珍重诸人切忌莽卤拟议商量西秦东鲁

陆亘大夫问南泉肇法师也甚奇怪解道天地同根万物一体泉指庭前牡丹曰大夫时人见此一株华如梦相似。

天地同根物一体黄莺啼在深华里可怜大梦未惺人空听好音迷自己

夹山参船子。

离钩三寸如何道一桡打入洪波跳忽觉来时自点头请续此句

李翱见药山。

云在青天水在瓶药山无地可容身真金自有真金价终不和沙卖与人

南泉平常心是道。

平常心是道南泉是王老日用事无余全身入荒草

赵州四佛。

泥佛不度水堪笑赵州卖口嘴金佛不度炉丈夫谁肯受糊涂木佛不度火觌面何曾孤负我真佛内里坐无限平人多蹉过

庭前柏树子。

赵州柏树子撑天兼拄地顶门眼豁开我却不是你

赵州因尼问如何是密密意州以指掐之尼曰和尚犹有者个在。

冷地分明事极精等闲触着便生情闲时事着忙时用会处应教用处亲

赵州吃茶去。

逢人岂是闲开口堪笑都从语脉走留坐吃茶珍重去到底未闻师子?

赵州洗钵话。

吃粥了也洗钵去大似茫茫无本据有本据其僧自是无藏处

赵州狗子无佛性。

狗无佛性全提正令拟议思量蹉过穷命

临济三顿棒。

连打三番不展眸更饶一拨始昂头筑拳鼓掌威狞甚虎头虎尾通并[(冰-水+〡)*ㄆ]

临济枉遭三顿棒累及儿孙恨不消一报到头还一报至今代代不相饶

最喜当仁不让人筑拳鼓掌绝疏亲可怜千百年前事直至如今有几人

临济凡见僧入门便棒便喝。

祖令全提继后踪示徒端不在从容棒头击起隈岩虎霹雳轰腾卧海龙

临济两堂首座同时下喝。

一条拄杖两人扶试问诸人会也无满目堂堂通是汉几个男儿是丈夫

僧问大随劫火洞然大千俱坏未审者个坏不坏随曰坏曰恁么则随他去也随曰随他去僧不肯后到投子举前话子装香遥礼曰西川古佛出世谓其僧曰汝速回去忏悔僧回大随随已迁化僧再至投子子亦迁化。

坏亦坏兮随亦随行人于此转猜疑山僧为汝分明说坏坏随随个是谁

陈操尚书与僚属登楼次见数僧行来一官人曰来者总是行脚僧公曰不是曰焉知不是公曰待来勘过须?僧至楼前公蓦唤上座僧皆举首公谓诸官曰不信道。

罗笼不住唤无回犹是憨憨强主哉拶着返身蓦头掷衲僧行脚眼方开

俱??和尚。

俱??指头禅突出向人前一生用不尽直至到黄泉

德山参龙潭。

潭不见龙不现亲到龙潭遭一箭纸灯吹灭眼方开棒上纵横光焰焰

洞山解制。

不出门草出门草大丈夫儿通蹋倒随流任运本来身遍界莫非无价宝

令遵禅师因僧问如何是大乘遵曰井索曰如何是小乘遵曰钱贯又问如何是有漏遵曰笊篱曰如何是无漏遵曰木杓。

笊篱木杓钱贯井索灵利衲僧都来抛却丈夫自有冲天志万里天边飞一鹗密云禅师语录卷第七

密云禅师语录卷第七

音释

(移章切音阳风所飞扬也)。

(居月切音厥菜也初生无叶可食)。

(式夜切音舍姓也)。

(桑才切音鳃颊腮一作揌)。

??

(逆各切音?齿龂也)。

(五各切音咢雕鹗也)。

本文链接:密云禅师语录卷第七

上一篇:第四卷 佛说一切如来金刚三业最上秘密大教王经全文

下一篇:提婆菩萨传全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