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学新闻>

嗔恨与宽恕

时间:2019-09-10 09:13:18| 作者:

嗔恨与宽恕

高雄监狱 七工·杨同学

\

今天上午林老师所谈的是嗔恨心。其中有一则台肥案。这名涉案者被判死刑,临死之前还念念不忘,曾经和同房的一名室友打了一架。临刑前,还特别去跟和他打过架的室友说:‘我现在要被枪决了,但我死了也不放过你'。害那位室友怕得要死,连续二夜都被鬼压床。由这个事件来看,光是打一架都有如此大的仇恨。那如果是一个睁著大眼睛被一枪毙命,连一句痛都来不及喊就死了的人。他的仇恨心多大呢?哇!真不敢想像下去了。

死人对活人的仇恨,活人不容易感觉得到。但活人对活人的仇恨,那可是强烈的感受得到。记得曾在民事法庭里。我站在被告席上,感觉后恼勺有一阵炽热感,回头一瞥,原告席上站著五个人,十只似剑般的目光怒视著我。我不敢多看,心里一直想,这五人是谁呀!等法官整理完资料,开始发问后,才知道,原来是死者的父母和三名子女。法官问完话,最后问原告可有要补充的。只听死者的母亲说:‘他们都是坏人,把他们都捉去枪毙啦!'说完后就开始哭。二个六、七十岁的老人家和三个约国中生以下的孩子,五人都红著眼眶掉著泪。这一幕感人肺腑,我的内心也为之一动。法官问被告,对以上的赔偿条件有没有意见,我答无意见,能否让被告对原告说几句话,法官点点头,我转身,对著原告,双手虽然拷著手拷,但还是合十的对原告们说:‘杀了□□仔是我不对',然后九十度的鞠躬说了一句对不起。好话是一句、坏话也是一句。为何过去的我总是选择坏话,而这次却选择了好话呢?因为曾参加过一次佛七法会。那法会改变了我思考模式和处事心态,当然也被现场的悲凉场面软化了我一颗刚强的心。不错!一句对不起,不可能消弭一段杀父之仇、夺子之恨。但我的这个行动却能让我自己的内心释放出不少自责的压力。

\

嗔恨心、仇恨心真的很要不得。我曾经很恨一个人。内心一直想著回去后要找他好好的算算这笔帐。每次一想到这个人,就恨得牙痒痒的。在那段时间里,我常常作杀戮的恶梦,也常在深夜里惊醒。后来专心的念佛持咒,渐渐的就淡忘了。尤其连续在高监参加了多次的佛七法会,听老师们和法师们的开示。渐渐的明了,一切都是因缘和合。现在当我再想起这个人。我总是自己告诉自己。这是我上辈子或过去生中所欠他的。这一生己还清了,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如此的思维。渐渐的心头上的这个恨意越来越淡了,虽然还未完全的消弭,但这半年来,所作的梦已几乎没有杀戮的画面了。

我祈望能消弭别人对我的仇恨,别人也是同样的祈望没有人仇恨他们。既然我不希望有人仇恨我,那我为什么还要去仇恨他人呢?

本文链接:嗔恨与宽恕

上一篇:圣严法师:四重恩是哪四恩

下一篇:圣空法师开示:楞严法门的修持要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