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学新闻>

关于继母的故事

时间:2019-08-16 09:13:18| 作者:
关于继母的故事

  关于继母的故事

  《仪礼丧服》:继母如母。 贾公彦疏:谓己母早卒或被出之后,继续己母。

\

  和卡卡牵着手走在街上时,我想没有任何人会猜到,我是她的继母。我只比她大了19岁,而且,我们很要好,非常要好。

  在我嫁给老公之前,种种阻力的根源便是这个叫卡卡的孩子。卡卡2岁便失去母亲,在单亲家庭生活了4年。这样一个孩子,所有人都认定了她的刁钻古怪和心理不健全。

  出乎意料,卡卡竟然是个格外顺从乖巧的女孩。除了眼神有一丝见到陌生人的怯意,并无任何古怪。相反,看到我后,她竟明显有亲近我的愿望。她怯怯地,又带着明显讨好地叫我阿姨,朝我身边走近。不再多想,我就将这个瘦小的女孩抱进了怀里。

  见到卡卡3个月后,我嫁给了她爸爸。

  半年后,卡卡生动问我,阿姨,我可以叫你妈妈吗?我想叫你妈妈。

  我抚摩着她小小的饱满的额头,说,叫一声啊。

  妈妈。卡卡这样叫了我。那一刻,我心底有种柔软的幸福感,也对眼前这个小人儿充满了感谢。

  卡卡毕竟是个小孩子,有时也会犯些小孩子犯的错误,也会任性。比如,她有时候不肯写作业,有时挑食,并且迷恋电脑游戏我从不会为这些事教训她,反倒是她的爸爸,会在这些时候忍不住板下脸来批评她。每次,我都会去制止他。有个周末,卡卡非要玩游戏玩到晚上12点,她爸爸坚决不答应,就把电脑电源给切断了。卡卡哭起来,我过去将老公扯到一旁,袒护卡卡,说,反正是周末,让孩子玩。

  卡卡停止哭泣,有点狡黠地看着她的爸爸。

  不行!他说。你总这样惯她,会把她惯坏的。

  卡卡又转头看我,带着一点儿不信任.她毕竟是孩子,我猜她会对我对她的好有所怀疑。

  我将老公拉出来,反问他,你在指责我爱她吗?

  他怔住,半天不再说话。于是卡卡取得胜利,有点幸灾乐祸地看着爸爸笑。我赶快给老公找台阶下,对她说,不过明天晚上10点前要上床。她痛快地答应了。卡卡对所有人都说,妈妈对我特别好,妈妈对我最好。

  妮妮还是在我28岁的时候到来了。坦白地说,我心里想要一个孩子,我只是个普通的女人,想真正享受做母亲的过程。老公虽然犹豫,但也有同样的愿望。毕竟,这是一个属于我和他的孩子,是我们爱情的见证。

  在确定怀孕以后,我正式征求卡卡的意见。我问她,妈妈给你生个小弟弟或小妹妹好吗?

  她想了片刻,神情平静,唇边带着微笑说,好吧。但我能感觉到,9岁的小姑娘眼神里藏着心事。于是我说,卡卡,等有了小弟弟或者小妹妹,就有人听你使唤了,他会叫你姐姐的。

  她仰起头来,小脸上洋溢着一种惊喜,说,那我放学回来,可以让他给我拿拖鞋吗?我可以教他写字,让他听我的话吗?

  当然可以。你是姐姐,他应该听你的话。

  心事就这样在卡卡的眼神里消失了。我知道她担心什么,可是我早就和自己做了约定,永不偏心,我要同样爱他们两个。

  9个月后,妮妮到来了。她有着和卡卡一样的大眼睛,她们的父亲的眼睛。但和卡卡不同的是,妮妮是个天生顽皮的小孩子。妮妮的顽皮表现在多方面。她对一切事物都充满好奇,比如电源,比如火,比如手机、电话、水迫不得已,我每天就得分出许多精力放在妮妮身上。但同时,我也没忘记一如既往地照顾卡卡。

  我不能让卡卡受委屈.我心里太想对卡卡好了。

  妮妮终于上幼儿园了。每天下午,我会接了妮妮之后再过去接卡卡,然后母女三人一同回家。

  那天下午妮妮牵了卡卡的手一蹦一跳地往前走。可走了几步,妮妮竟忽然挣脱卡卡的手,奔着几米外地上的一个盒子冲了过去。卡卡还没回过神,妮妮已经冲到了盒子前。

  我快步追过去,妮妮已经一脚把盒子踢了老远,自己还高兴地哈哈大笑起来。一辆单车擦着妮妮的身边飞速而过,她却浑然不觉。

  我气急,一把将妮妮扯到街边一顿训斥。

  妮妮笑嘻嘻地看着我,完全不把我的训斥当回事。我更生气了,便伸出指头戳在她的小脑门儿上,边训边擦她不知道哪会儿弄花的小脸。

  完全是无意识的,我在这个过程中抬了一下头,只是那么短暂的一瞬,却不由得顿住了。旁边,卡卡站在那里听着我对妮妮的教训,看着我本能地所做的一切。她的眼神里,竟有一种说不出的羡慕,一种盼望和一种深深的遗憾。而就在我和她对视的一刹那,她转过了头去。

  我的手怔怔地停在了半空,那一刻,卡卡那样的眼神,让我难受了,非常地难受。和这个孩子一起生活已经整整6年,在这6年中我从没有指责过她,更没有像训斥妮妮这样训斥她。甚至气极时,我还会将妮妮一把扯过来打她的屁股。我没有想过为什么我要这样对待妮妮,但我心里一直太清楚我不能这样对待卡卡。因为,她不是我亲生的,这才是我的心难受的根源。而卡卡心里却从没有过障碍,心里有障碍的,是我。我一直都没有公正地爱过她。但好在,一切还不晚。

  我没有再训妮妮,而是站起身来,努力神情平和地看着卡卡,说,卡卡,下次看住妹妹,拉着她别松手,不然连你一块儿打。卡卡先是一愣,继而飞快地点头应着,小脸都有些红了.我的心一酸,一左一右地拉着两个小女孩的手,朝家中走去。

  那以后,我开始不动声色地用真正公平的方法来对待卡卡。疼她,也会严肃地教育她;照顾她,也会不留情面地批评她。我们也会有争执,但从未造成真正的矛盾。最严重的一次,就是卡卡逃学去听演唱会,老师气愤地把电话打到家里来。晚上,我等到卡卡回来,没给这个还沉浸在兴奋中的逃学少女留一点情面,坚决要她写了保证书再去睡,不容许她有任何敷衍。为此,她不得不写了3遍。

  写到第2遍时,卡卡发作了。忽然把笔一扔,将纸一把撕碎,冲我嚷道,这么苛刻干吗?不就这点小事吗?不就是逃学吗?不就是违反纪律吗?

  16岁,一个女孩的叛逆期,却也正是她人生最关键的时期。这次,是她爸爸不由得过来拉我,他充满了不安,我知道他在担心什么。我没有跟卡卡争辩,只是平静地看着她,然后弯身把笔捡起来,重新拿了一张纸放在她面前。卡卡,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你也知道你违反了纪律,那么你就必须认错。卡卡瞪着我,我平静地看着她。3分钟后,卡卡重新坐到桌前,将笔拿在了手中。半个小时后,她把第3份保证书交给了我,说,妈,还是你厉害。

  那当然,我是妈。我得意地看着她,然后两个人都笑了。老公在身后也松了一口气。只有我和她知道,每次的争执,都使我们更近了一些,是真正意义上的亲近。

  一年后,卡卡以优异成绩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她离开后,每天都会发几条信息给我。晚上临睡前,我们也都会通一次话,这已经成为习惯。

  有天晚上,我在电话里絮絮叨叨地叮嘱她一定过了18岁再找男朋友。她大笑,笑了半天忽然说,妈,我爱你。

  我一愣,这句话,卡卡从来不曾对我说过。没等我说什么,她又说,妈,你知道我什么时候才真正爱你的吗?就是从你开始教训我的时候,那时候我才觉得,你像我妈了。

  什么叫像啊?我抗议,我本来就是。

  对对,你本来就是。她说,真是个小气的妈。不过,你知道吗,同学都羡慕死我了,因为我有个最年轻的妈。

  她开始用这样的口气和我对话,是一个女儿对母亲特有的温暖、亲近和依赖。

\

  直到现在,妮妮都不知道,卡卡并不是我亲生的。但她到底大一些了,开始慢慢学会分析一些事情了。比如昨天晚上,她写着写着作业,忽然抬起头来吃惊地对我说,妈,你真厉害,19岁就生了姐姐。典型的早恋。

  于是,我目瞪口呆。

本文链接:关于继母的故事

上一篇:八岁成女,即身成佛

下一篇:六种瓜降六种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