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学新闻>

农历正月初五恭逢宋四明知礼尊者纪念日

时间:2019-08-16 09:09:53| 作者:

愿此香华云。遍满十方界。一一诸佛土。无量香庄严。具足菩萨道。成就如来香。我此香华遍十方。以为微妙光明台。诸天音乐天宝香。诸天肴膳天宝衣。不可思议妙法尘。一一尘出一切尘。一一尘出一切法。旋转无碍互庄严。遍至十方三宝前。十方法界三宝前。悉有我身修供养。一一皆悉遍法界。彼彼无杂无障阂。尽未来际作佛事。普熏法界诸众生。蒙熏皆发菩提心。同入无生证佛智。(《》 )

佛教在线消息 2007年2月22日(农历正月初五)恭逢北宋四明知礼尊者圆寂纪念日,四明知礼尊者(960~1028)为宋代著名天台宗学者,并为《大悲忏法》的编著者。尊者字约言,俗姓金。又称“法智大师”、“四明尊者”。四明(今浙江鄞县)人。7岁依太平兴国寺洪选出家。15岁受具足戒,探究律部要义。20岁从天台螺溪传教院义通学天台教观,3年后即代师开讲说法。北宋淳化二年(991)受请住乾符寺,大开讲席,学徒云集。景德元年(1004)起,曾先后撰有《十不二门指要抄》、《别理随缘二十问》等,与庆昭弟子继齐、元颖、子玄等往复进行辩论。他又就智顗的《金光明经玄义》广本的“观心释”真伪问题,先与晤恩及其弟子源清、洪敏等,进行辩论。知礼继承天台宗智顗、湛然的学说,并有所发挥。他认为只讲“别理随缘”(亦称“真如随缘”)还不行,只有“理具随缘”才是真正的圆极。此外,知礼还主张观心法门“妄心观”,即依《金光明经玄义》的广本,讲十法“观心”,发挥妄即真、妄外无真等思想,经过他的弟子们进一步发扬,对天台宗有很大影响,并逐渐形成一派,称山家派,被看成是天台宗的正统。其著作尚有《金光明经文句记》12卷、《金光明经玄义拾遗记》6卷、《观无量寿经疏妙宗钞》3卷、《解谤书》3卷、《观音经玄义记》4卷、《观音经义疏记》4卷、《金光明三昧仪》1卷、《大悲忏仪》1卷、《修忏要旨》1卷及《四明尊者教行录》7卷等。尊者于北宋天圣六年(1028)正月五日趺坐而逝,享年六十有九,僧夏五十有四。在尊者的纪念日,谨依有关文献介绍尊者的著作和经历。四明知礼尊者著作

\

〖宋 知礼述〗〖宋 知礼述〗〖宋 知礼述〗〖宋 知礼述〗〖宋 知礼述〗〖 宋 知礼述〗〖 宋 知礼撰〗〖 宋 知礼集〗〖 宋 知礼集〗〖 宋 宗晓编〗,(一卷),〖宋.知礼排定〗,(一卷),〖宋.知礼撰〗四明知礼尊者(960—1028)

知礼,字约言,是宋代天台宗的义学高僧,俗姓金,四明(今浙江鄞县)人,七岁时(966)依汴京太平兴国寺洪选出家。十五岁受具足戒,专研律部。二十岁(979)从天台螺溪传教院义通(927—988)学天台教观。太宗端拱元年(988)义通圆寂。淳化二年(991),受请住四明祥符寺,遂开讲席,学徒云集。既而以堂舍狭隘,于至道元年(995)迁城东南隅保恩院,次年,院主显通舍院与知礼永作十方住持传演天台教法之地。真宗咸平二年(999)以后,专以讲经、修忏为事。六年(1003),日僧寂照等携带其国天台宗学者源信有关天台教义的疑问二十七条来询,他依教答释。其后先后撰《十不二门指要钞》、《别理随缘二十问》、《十义书》及《观心二百问》等,使天台宗蔚然中兴。大中祥符六年(1013),创设念佛施戒会,结合僧俗男女一万人,同修念佛、发菩提心,求生净土。七年,撰《观经融心解》。天禧五年(1021),撰《修忏要旨》、《观音别行玄义记》、《观无量寿经疏妙宗钞》。仁宗天圣六年(1028)圆寂。天台宗人尊为第十七祖。一般称为四明尊者。禀法领徒的弟子,有广智尚贤、神照本如、南屏梵臻等三十余人。

知礼的著作,有《金光明经玄义拾遗记》六卷,《金光明经文句记》十二卷,《观音经玄义记》、《观音经义疏记》各四卷及宁宗嘉泰二年(1202)四明宗晓所编《四明尊者教行录》七卷等。

天台宗有山家、山外之分,即起于知礼时代。知礼一派自认为是天台一宗的正统,以山家自称;而把和他们见解不同的晤恩、洪敏、源清、天昭、智圆一派贬称为山外。知礼极力发挥智顗、湛然的宗义,其要点是“别理随缘”说,他在《十不二门指要钞》卷下成立此义。认为真如缘起的涵义,别、圆二教所说不同。别教所说的真如,超然在差别的事相之外,就是和事相隔别的理体,所以称为“别理”,或称为“但理”,“一理”。圆教则认为真如理中本来就具有差别的事相,事理相即熔融。其随缘而作一切诸法,乃是举体随缘,举体不变,即不变而随缘,即随缘而不变;所以称为“理具随缘”。如《指要钞》说:“他宗明一理随缘作差别法,差别是无明之相,淳一是真如之相,随缘时则有差别,不随缘时则无差别;故知一性与无明和合方有差别,正是合义,非体不二,以除无明无差别故。……应知不谈理具,单说真如随缘,仍是离义。……故知他宗极圆,祇云性起,不云性具,深可思量。”

由于山外派的奉先源清著《十不二门示珠指》二卷,主张真心观,慧光宗昱(与义通同门)著《注十不二门》二卷,又倡灵知心性之说,皆在教理上出入于贤首家言。知礼起而著《指要钞》指出“别理随缘”之义;其用意是在捍卫天台一家宗义,而贬低贤首家性起义的价值。以为他们不说性具三千,单说真如随缘变造诸法,和天台家相望,止是别教隔历之谈,未臻圆极。然而山外诸师反对此说,如梵天庆昭(963—1017)的弟子永嘉继齐作《指滥》,说真如不变随缘正是今家圆教之理,别教岂有随缘?知礼于是作《别理随缘二十问》反破。其时有天台元颖,作《征决》,支持继齐;又有嘉禾子玄,作《随缘补》助之。知礼的弟子净觉仁岳(?—1064)又作《别理随缘十门析难书》,析破诸难,成立知礼之说,其辩难乃渐息。

又智顗的《金光明经玄义》,有广略二本并行于世。义通即曾讲过广本,并对广本著有《金光明玄义赞释》及《金光明文句备急钞》(均佚)。但同时慈光晤恩(912—986)作《金光明玄义发挥记》,专解释略本,说《玄义》已经在教义释一段用十种三法说广示法性圆妙之理,不须更作观心释;广本有此,是后人所擅添;并依略本唱真心观。其弟子奉先源清、灵光洪敏共构难词,非议广本的观心释,辅成师义。知礼应同门善信之请,作《释难扶宗记》,阐明广本观心之义,唱妄心观。说晤恩废除观心,是有教而无观。源清的弟子梵天庆昭(?—1017)、孤山智圆(976—1022)又合作《辩讹》,以破《释难》,知礼继之次第作《问难书》、《诘难书》、《问疑书》、《复问书》诘问,庆昭也先后作《答疑书》、《五义书》、《释难书》答辩,往复五次,绵亘七年,知礼更于景德三年(1006),总括前后十番问答释难集为《十难义书》二卷,更作《观心二百问》,遣弟子神照本如携往钱塘面请庆昭作答。智圆闻知此事,请钱塘太守令他们停止论争,始暂告结束。其后天禧二年(1018),智圆又作《金光明经玄义表微记》一卷,非议广本的观心释。知礼对之也在智圆示寂的次年(1023),作《光明玄义拾遗记》加以破斥。另外,和这些论争相关联的,还有色具心具、三千有相无相、理毒性恶等论争,特别是知礼于《观经疏妙宗钞》卷一中作色心双具说,主张色法也和心法一样,圆具十界三千诸法。庆昭的弟子永福咸润作《指瑕》,固执独头的色法,不具三千等义。仁岳作《抉膜》述心色不二义评破他。然而后来仁岳也不满于知礼约心观佛之谈,先后作《十谏书》等和知礼诤论,其说到知礼示寂后为其再传弟子妙悟希最所破,知礼之说于是大行。

\

(黄忏华)

本文链接:农历正月初五恭逢宋四明知礼尊者纪念日

上一篇:入寺拜佛的八项礼仪

下一篇:关于在因缘当体体会性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