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学新闻>

催眠前世今生:沦陷地球

时间:2019-08-16 09:08:44| 作者:

催眠前世今生:沦陷地球

\

个案背景:女,来催眠的原因是自己的另一半总是出轨,受到很大的伤害,前几个月另一半又出轨了,在那位第三者分手后回到了她的身边,在另一半不在的日子里她吃不好睡不好,感觉没有了生命的意义,现在TA回来了,和那个人过得也不开心带了很大的负面情绪回来,感觉两个人再相处起来不在像以前那样亲密无间,而是感觉不到对方的以前对自己的喜爱与激情,感觉对方处在自己的孤独的角落中,自己不知道如何去面对和处理,这是她今生第一个爱的人,可以说是自己的灵魂的另一半,一直在想要不要分手,如果分手就会和这个人恩断义绝,不再见面。

\

在交谈中,这位客人时不时会有眼泪溢出来,可以感受到她对对方那种深入骨髓的爱和不舍,委屈和无助。  催眠故事:  首先是一段前世故事,她是个男人,古代,在自家的屋子里哄着自己的老婆,因为昨夜一夜未归,出去喝花酒了。老婆不理他,任凭他如何哄就是不给任何回应。他感觉自己是个挺爱出去风流快活的男人,不喜欢家里的沉闷,不过自知理亏哄哄老婆,无奈老婆生闷气不理他,我让她进入老婆的身体感受一下,她感受到老婆内心对他是有很大的不满的,整天只知道出去野,不关心家里和孩子,如果他能改好就好了。这位老婆当然就是她今生的另一半。  接下来突然有一伙人破门而入,二话不说,拿刀杀了他的妻子和孩子,当时站在旁边的他惊恐万分,看着那些人一下砍断了2个人的脖子,头掉了下来......  我问,那伙人为什么要来杀人,她说不知道,可能是悍匪,他们又为什么不杀你呢?因为,因为他们看不到了.....我,我,他突然惊恐万分痛哭起来,难道因为我已经死了吗?我老婆刚才其实可能也一直看不到我,是我已经死了吗?  我稳定住她的情绪让她把时间调回去,看看昨天夜里发生了什么。她回到那天夜里,在妓院喝花酒,然后醉醺醺的一个人走夜道,走到河边的时候,脚下一滑,掉进了湖里。她醉醺醺的所以也没怎么挣扎,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她的魂魄从身体里出来爬上岸回家了......  我引导她重新回到在河里死亡的那个时间点,看看自己死亡后都经历了什么,她看到河里飘来飘去的鬼魂,很多都是很恐怖的,身体残缺的......她们飘浮在她周围,在催眠中的她,一会儿往这边躲,一会儿往那边躲,很害怕。  我引导她和那些鬼魂沟通,为什么要吓唬她,她掉在河里死亡是否和他们有关,他们说,有关系,前世有冤仇,她前世大概害死过这些人吧,这一生他们就趁她喝醉了,将她拉到河里,淹死她。这个算是扯平了,他们也证实了她确实是在河中淹死后不知道自己死了,还爬上岸回家了。她和那些鬼魂说对不起,询问他们现在是否还在河里,他们说是的,不过他们并不想投胎,水里面有一个地方是很亮很亮的,他们被光吸引不肯离去,不想做人。他们和她今生的因果已经没有关系了,不过他们告诉她可以到天上去问问她的因果。  她浮上河面就看到一个梯子一直通到天上,她爬了上去,感觉很轻易就爬上去了,仿佛有力量在将梯子往上拉,很快她来到天上,发现是一个佛堂。  她才想起自己是这里的一个弟子,她总是偷偷的往下面跑,觉得佛堂没有意思,那些师兄弟都好沉闷的念经,她看见了自己的师父——佛祖。她马上露出小孩子的表情,吐了下舌头对师父说,我又错呢。  师父倒是没有怪罪她什么,不过今生这一次她是奉了师父之命下来做人的,他询问师父和今生另一半的因果,师父说,就是那一世她不关心家人整天花天酒地,对方对她心里有怨气,所以有故意报复的成分,而她那一世其实心理并不关心家人,只是在死后才突然想去关心他们爱他们了,已经晚了。今生可以算是一种报应,也可以算是让双方站在不同立场上体会一下对方的处境和心境。  她问师父,我今生的生命命题是什么呢,师父说:爱自己,爱众生。  至于要如何做,师父并没有过多的说,让她自己去悟吧,然后师父对她说,回去吧,下次再来。  我们当然不肯走,她看到其实另一半也在佛堂里,是一位弟子,TA和她不同,是个用功的弟子,修行非常的精进,不过他们关系很好,佛堂中她只对这位师弟微笑,她总是偷偷溜下去玩,这位师弟对她很牵挂,也是费了不少的思量,她对这位师弟的感觉确实和对其他师兄弟不同,她的眼里只有TA,她似乎很高兴的预见到,将来他们还是都要回到天上那个地方一起修行。师弟觉得两个人静静的在佛堂念经就很好了,在那种境界中,她也体会到了两个人静静念经平凡中的那种幸福之感。  这个时候师父又出现了,催促她到回去吧,下次再来,我们还想问什么,她蹭的一下子就醒了,对我说师父用手拂了一下,我蹭的就醒了。  灵魂之间的互相报偿,其实有时候可以理解为换位,就让双方有机会站在对方的位置上体会思考,从而明白对方,谅解对方,让双方都达到平衡,了却因果。  都说爱不重不生娑婆,其实可能我们这些身在娑婆中的人都不懂爱,不知道如何爱,如何爱自己,如何爱他人,才会来到这个世界,我们组成夫妻,父母子女,朋友,亲戚,甚至敌人,以各种形式来互相不断地学习体验各种爱,学会付出爱而不是索取,学会宽容慈悲的爱,无条件的爱,而不是执着的贪爱,有条件的爱。不是只爱一个人,而是通过对一个人的爱学习到爱的真谛再将这种爱扩展到更大的范围,最终爱所有的人。相信总有一天你专注地放在一个人身上的目光,会用同样温柔的方式看待这个世界的所有众生。那时候我们也就勘破了情关,生气了智慧,了脱了因果,摆脱了轮回。  继续上文,第二次被催眠者再次来到我的催眠室,这一次还是关于她和爱侣的问题,几次述说中,又哭了出来,觉得对方变了,在和他人的生活中,事业的不顺中,对方变的孤僻了冷漠了,她甚至觉得这是另一个人,那个善良的可爱的TA已经死了,取而代之的是现在这个冷漠的可怕的TA。 我让她寻找一下那个善良可爱的TA在哪里,她说,在天上,那个她回到了天上,以后不再会回来了,她哭得很厉害很伤心,师父又出现了,问她你怎么又哭了,每次都为情而哭,你还是勘不破情关。她又回到了上次那个佛堂  这一次佛祖并没有更多的和她对话,而是让她自己在佛堂中感悟体会问题。这一次并不是前世的回溯,而是潜意识自我的投射与佛祖的教导的融合,让她以直观的角度看清自己和另一半现在灵魂旅行中的不同的状态和各自的问题。  她看到师兄弟们走来走去,各忙各的,她的TA在佛堂中打坐,低头念经念咒,我让她走过去尝试和他沟通,她说我进不去,他身边有一股很强大的力量把 TA自己和别人都隔绝开来,那股力量好强大,我根本无法接近。  我说,那你觉得 TA在做什么?她说, TA在用功修行,他想成佛,可是成佛不是这个样子的,不是这种方法, TA是走火入魔了。  师兄们没有一个注意到他,只有她一个人在关注这个师弟,她说,我觉得我知道如何成佛,我知道成佛要走什么样的道路,其实没有这么难,但是他不知道, TA太急功近利了, TA拼命的念咒什么的, TA是走火入魔,但是我觉得我不能说,不能告诉 TA真正想要成佛要如何做。  我说你怎么知道呢?她说我就是知道,佛祖已经为我开了一扇门,让我走那条路我就可以一直沿着成佛的方向走下去,全佛堂佛祖只为我开了那扇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不能告诉别人我的成佛之路是什么。  我让她看到那扇门,问她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走呢?  她说,我想等 TA一起走,可是 TA一直不知道如何才是真正的成佛之路,我一直在等 TA。师兄们从 TA身边走来走去,没有人去关注他,似乎只有我才知道 TA是走火入魔了,可是我不能去告诉他,提醒 TA什么。师父也不管。我为 TA着急,我不想自己走那条路,我只能站在边上看着 TA发魔下去。我不能取走那扇门,我走过去就不能再回头。  这时我有了一种感觉,跟他说,其实佛祖真的很智慧,他对所有弟子的根性和情况都看得清清楚楚,他现在是被自己的一些心性修法所迷,虽然很精进但是可能方法有点问题所以被困在原地,可你不是一样吗?佛祖指示你可以往前走,你却被 TA所迷,门开着你也不会走,也就是说你去走成佛之路的时机也没有到。给你开着你也不走,这就是佛祖说的,你堪不破情关,被情所迷,所以也是原地不动的。  而那些走来走去的师兄弟可能并非看不到 TA的问题,只是就跟你不能告诉 TA成佛之路要怎么走一样,他们也不能去插手 TA的问题,而是让 TA自己去体会体悟,开悟然后可以走出自己给自己设置的屏障。让自己出去,让别人进来。  当你的心专注在什么东西上,你就被他迷住,不知不觉停下脚步。  当然这也是一个过程,我们总要被什么东西迷住牵绊住,当我们看透理解这个问题的时候就可以放下它,然后走自己的路,她是这个问题,她的另一半也是这个问题,我们很多人其实也是这个问题。  我就引导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她感知自己的身体上有一大片黑色的石头一样的东西压在她的身体上觉得透不过起来,我让她感知那具体是什么,她先看到了自己的父亲(还在世哦),她从小和母亲以及母亲的家人成长起来,父亲基本上没有照顾过她,我让她感受父亲在传递给她什么信息,她哭了起来,不住点头,跟我说,他和我说对不起,他觉得他亏欠了我,她那种点头或许是感觉原谅和放下蛮怨吧。  接下来是她的母亲,因为某些具体原因,她无法完成母亲今生对她的生活的某些期盼,所以她觉得有压力面对母亲和家人,她认真的和母亲说:对不起妈妈,我不能......"  石头在变空,变小,她觉得好多了,接下来的小块的石头,她感觉那是自己对自然的向往,曾经一段时间自己一直想去爬山,亲近大自然,让自己多接触自然让自己的身心都健康起来,但是自己一直都没有做到,这种还没有做到的事情在她心中也形成一点小小的压力  还有一些小小的事情,比方她正常的渴求性爱的需求等等在她心中也会成为一种压力,她不知道是否要正当面对自己这种正常的需求。  我疏导她面对感知和面对自己这些内心中的压力,她感觉自己的灵魂呈现出紫色的光芒。  这一次的催眠算是完成。  第三次再来的时候,她跟我说她已经和对方分手了,当然是对方提出来的,她感觉好像终于卸下了一个沉重的负担。感觉分手是对的选择,轻松自在了很多,尝试让自己不要总想过去甜蜜的时光而是认清时过境迁,现在双方的关系已经不再是以前那样了,就能够更容易放下,通过上次的疏导,也不再像前两次那样那么容易哭,总觉得委屈和心痛了,而是更加的平和了。然后和我说起她做过身体脉轮的测试,发现自己的顶轮是开启的,也就是说和上天的联结很容易,但是海底轮是关闭的。这是一个不太常见的现象,  在此科普一下很多修行学派关于七轮的知识:  海底轮是七轮中最下方的轮脉,同时也是最基础的轮脉。它是人体整个能量系统的根,所有的能量都经由海底轮出发,在瑜珈学派的理论当中,把它描述为拙火(kundalini)沉睡之处,一旦拙火苏醒,便会沿着中脉上升到达顶轮。此轮在气场上观察到的颜色为深红色,在肉体层面掌管生命力,所属的腺体为肾上腺;在心理情绪层面则为安全感、存在感。  所以海底轮在肉体层面来说,占了非常重要的地位,它是生命力的来源。、因为肾上腺素分泌的平衡与否,决定了一个人是否有充沛的活力和精力,同时也影响了这个人的体魄和生活态度。  海底轮在心理情绪层面主要影响的是安全感与存在感。这里的安全感不是一般心理层面的安全感,而是一种近于对自我存在的信任。海底轮运作顺畅的人,会有一种“根植大地”(grounding)的感觉。这种感觉非常具有稳定的力量,它支持一个人感觉到自己有能力独自的存活在大地之上,一种对自我存在的信任和确定。  如果一个人的海底轮受阻,以至于无法和大地取的连结时,它将无法确定自己有能力生存在实际的世界,或者无法确定自己的存在。这是一种很深的恐惧和恐慌──怀疑自己存在的合理性与价值,或者是感觉到自己存在的空虚。一旦失去对自己存在的信任感,所有的能量系统的轮脉都会扭曲,无法完全正常的运作,所以海底轮在情绪层面上的影响不可谓不大。  这种情况正好印证了我对她的感觉,她和形而上的神明的联通非常容易,但是总觉得她是一种脆弱的状态,总处在一种非常无助无力的状态中,不自信,害怕失去。 接下来的催眠中,我引导她先来体验这次自己身体能发射出的光芒和能量,她感觉到自己的下半身是红色的,对她来说代表着奋斗,身体最外层是金黄色的那是一种上天对她的保护,不是她自己的能量,她的上半身是绿色的,是一种自我保护。  她感觉自己在海底轮的地方能量是流动的,但是在核心部位,那个像转经轮一样的地方非常的薄弱,没有强劲的动力。我们由此联结进入前世片段寻找海底轮薄弱的原因。  她感觉自己置身于一个宇宙飞船中,身穿紧身银色衣服,头上戴着一个类似于宇航员的帽子,她首先感觉自己是雄性,然后又觉得自己是雌雄共同体没有性别。她来到飞船指挥中心,她是这个飞船小组的副组长,组长不知道有什么事情,由她暂代指挥,她看到飞船的布置,前方有一个大玻璃窗可以看到在宇宙中的行进,不过感觉飞船是在静止的状态,星空没有什么变化。还有按钮操作台,她说一个术语突然冒出在她脑中,是什么什么横控制操作台之类的。  正在这时,飞船剧烈的摇晃起来,控制室里冒起了火花,发生的很突然她还没有怎么反应过来,飞船就以极速往下坠落,看到催眠中的她屏住呼吸,非常紧张的样子感受那种飞速的坠落和死亡的临近。大概十几秒她说,飞船掉了下来,一半在土里,她的灵魂已经飞出身体看着飞船残骸,其他的组员也都死去,大家都漂浮在空中看着自己七零八落的身体。  我让她关注自己的灵魂,她感觉自己的腰部的地方受到了伤害。我引导她重新回到那个飞船坠落的时间点去重新仔细体会,因为很明显她跳过了很多片段。她重新回去体验,这一次飞船坠落的时间明显要长很多,她也再一次感受到那种瞬间失重所带来的恐怖,终于她身体一颤说,掉下来了。她的腰部被很重的东西砸中,非常疼痛,还有左腿,外面看是完好的,但是里面的骨头全断了。其他组员身体也是被砸伤砸断,还有血流了出来,她奋力的想把砸在自己身上的东西搬开,却扳不开,她说我摸到一样东西来帮助我速死,解除这种痛苦,那是一种像刀一样的东西,不过它发着光。我把它插在自己的腹部,并不痛苦,有一股热热的感觉,然后我的灵魂就可以快速离开已经严重受伤的身体,不用再忍受那种痛苦了。似乎她在那个时候已经知道灵魂不死了。  但是她感觉自己的灵魂在这次空难中受到了伤害,腰部的能量流断了,然后她还自言自语了一句,什么是能量流啊?反正就是那个意思,感觉那个地方流失了很多能量,那正是在她现在的海底轮的地方。  几个小组成员都用这种方式迅速得到解脱,他们的飞船坠落在一个星球上,她觉得那是地球,他们都知道要快速找到物质,容身于物质中,否则他们的能量很快就会被宇宙消耗掉。  她很快找到一颗大树,一进去就让自己完全和这棵树融合了,感觉树很快抽出新的枝丫,长出叶子,她被固定在树中,感觉很舒服安全。还能伸展自己给更加脆弱的花花草草提供保护。  她的几个同伴都分别找了不同的物质来融合自己,有的找了大石头,有的将自己融入河水中,有的融入了一朵看起来很妖艳诡异的花中,还有的走向更远的地方去寻找沙子。她说进入水中的那个同伴还笑她,把自己固定住,不能像他那样随着流水不断流动可以去很多地方,感受很多不同的东西。  但是她说我觉得我们的灵魂就是有不同的属性,我的属性就是树,树才可以让我固定住,其他这些灵魂也是各自根据自己属性来选择融合的物质。  那段时间还是很开心的,地球上没有什么动物,偶尔会有一两只蜥蜴类的动物出现,他们的同伴之间也可以进行信息通联,并不孤单,就这样在这个地方休养生息,就像吸收日精月华一样来慢慢修复自己受伤的灵魂和能量。  突然有一天,这个星球上发生了毁灭性的事情,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撞过来,还是炸开了,总之发生了很大的爆炸,有很大的碎片掀起,将她这颗树瞬间劈断了。她一下子从树里撞了出来,自己的灵魂也变成了两半。她感觉自己当时有能力将树的两半重新合在一起,但是她还没有行动,一股巨大的热浪袭来,树瞬间化为灰烬,整个星球全部成为了黑色,所有的东西都化为灰烬,她觉得自己本来灵魂上有星星点点的能量排列,经过这次热浪的袭击,整个变成一个非常苍白飘忽的片片,非常的虚弱.而她那位进入花中的同伴则更为脆弱,只剩下一丝丝。  那位在石头中的同伴则从石头中出来,原来他是白色的,现在他变成了黑色,他说,从此以后他要以毁灭世界为目的做事就走了。  她感受到她不同属性的同伴在同样遭受到这次地球毁灭的过程中有了不同的结果和走向。那位融入花中的同伴是她现在认识的一个人,她说明白了为什么那个人那么缺乏安全感,那么脆弱,那么难以做决定,一件事要决定10年,总害怕稍有不慎就会伤害到自己。这件事对她的灵魂伤害大,能量尽失,她只剩下一丝丝灵魂,基本上完全毁灭了。  而她则因这件事腰部的地方又受到了重创,原本强大的生命的能量也没有了,她就漂浮在地球上空,像一个断了线的风筝,根本没有能力离开地球或者做任何事,几亿年中她都无法参与地球上的任何事物,只是在旁边孤零零的漂浮,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只能做一个地球的观察者,看沧海变桑田,在后来产生人类之后,她都好久没有能力去参与地球灵魂的轮回。  这就是不同的能量属性带来的不同的结果,花是非常脆弱的,稍有不慎就会夭亡,树可以抵抗很多侵袭,有帮助弱小的本能,却抵抗不住强大的撞击和火的力量。而那个石头属性的灵魂,以我现在的理解,是瞬间吸收了很多很多的热量,自身的能量得到了极大地增强,但是这种力量是一种毁灭性的力量,所以他才会有这样的突变,说要以毁灭世界为目的的存活下去。也许就像有大师说,火灾起于嗔恨之心,强大的嗔恨的能量瞬间注入他的能量体中吧。  她感知到这位石头属性的灵魂后来参与了很多地球上毁灭生灵的事情,也在人道轮回过,而那位将自己和沙子融合的同伴在这次毁灭中也是能量非常强大的,但是他还是非常善良,慈悲,做过很多好事,他在有人类之后转世成为伏羲大帝。  而她则只能在地球上空飘来飘去几亿年,看着地球在此焕发生机,本来整个地球都成了黑炭,过了不知道多少年,从地下冒出水来,慢慢的有生灵从地下走上来,他们的身体非常的尖利,黑色的,没有多少肉,还有人从天空下来,这些人都是圆圆的,很柔软没有多少骨头的样子。  她还看到天空中真的有一个人在捏泥人,后来泥人有了灵魂,活了过来,他们叩拜他,感谢他给他们生命,她说,我现在知道,其实很多古老传说,宗教里所说的造物主都是这一个人,他没有性别之分,他非常强大,一定有人见过他的样子,把他的样子代代相传,到现在可以画下来,但是他们没有一个画得像的。他很像是东西方所有关于神或佛的合体,感觉到是不同的后人按照自己看到的画出画像,在不同属性的灵魂看来他显现的样子不同,所以会有不同。我看到地球上有从地下来的人,有从天上来的人,有被新创造出来的人,他们分布在地球各个不同的地方,但是他们不知道在他们以外的地方还有另外的生灵存在。 但是无论是地下人,天上人,还是被泥捏出来的人,其实都不是现在的人的样子,都是经过很长时间的进化才成为现在这样的人类的样子。  我让她和这位造人者进行沟通,问他是不是女娲,现在想起来这个问题很可笑,这位伟大的造物主说,我只是一个存在,如果说她是这个地球的观察者,那我就是宇宙的观察者。  我问这些新捏的泥人的灵魂从何而来,是外空间来的灵魂吗?他说,不是,当这些泥人晒了太阳,接受了太阳的能量就有了太阳的灵魂,有风吹身体就有了风的灵魂。这在我理解,有点像我国道教所说,很多物品吸收了日精月华就有了精气,成了精,有了感知意识情感,最后成为有生命的灵魂。当然这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 大概我们很多灵魂的起源过程大体是那样子吧吸收宇宙间的能量精华,产生意识,产生自我,有了“我”的认识形成灵魂,产生好奇,产生吸引,从而去体会去经历,最终感知一切面对一切解决一切获得了智慧,破除我执,从而重生,可以包容一切转化一切担当一切承受一切,从而心无挂碍,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后来我查阅了一些资料,发现这位造物主正好对应了佛教中所讲大梵天的主宰,大梵王,他的福德巨大,大到拥用创造的众生的能力,印度教中也封他为造物主,而西方宗教里的上帝也被佛教一些大师经过对照认为就是大梵天的天主——大梵王。也就是我们中国古代传说中的女娲娘娘,但是据我这位被催眠的客人感觉他真的不是女性。  我们询问我的这位客人因为灾难而失去的能量可否经过吸收日精月华得到恢复。他说失去的能量不能再次恢复。我的客人悲观的问,那我有一天会消散吗?他说,会的。但是你的能量是物质的,还会转化成别的东西,以别的方式存在。  我问这是否是说,不要想得这么悲观,如果她继续飘零下去,能量会不断消耗丧失,但是如果吸收日精月华,就像那些新生的灵魂,多吸收自然的能量还是可以让自己强大起来。  他说:是的,多晒太阳,多喝清洁的水,多运动,接触自然就能从自然界中接受更多的能量来补充自己,多向他人付出爱,也会得到更多宇宙中回馈给你的正面能量。 也许这些理解都是在我现在的知识架构中,因为可能在佛教的理论中,其实佛菩萨早已破除我执,不需要灵魂,他们都是智慧和能量的聚合体,是一种更高形态的存在,就像这位大梵王,除非他们做人才需要转换出灵魂,否则色受想行识都是空的,空即认为一切有情都是由各个组成元素聚合而成,不断流转生灭,因此不存在常一主宰的主体——我。所以执着于灵魂的存在,其实也就是执着于小我,不能破除我执,不能了脱生死。  她在地球上飘飘荡荡几亿年,也没有再找到合适的大树栖身,或有能力与之融合,直到有一天她感觉自己化为一颗露珠,滴落在河水中,这时候她感觉自己渐渐变得强大起来,她随着河水流入大海,感觉自己渐渐变得强壮起来,也许那时候她的能量已经消散殆尽,溶入水中,从水里获取了能量变得强大起来。  后来她看到海边有一只螃蟹,她从没有见过螃蟹,就过去与螃蟹融合,感受一下螃蟹的生命,可是有一只脚踩在了螃蟹上,她被踩的很痛,这时候她感觉自己被佛祖收上天去。  就是从那个时期开始,她做了佛祖的弟子。  佛祖那时候还不是现在的样子,她说怎么和后来见的佛祖长相不一样呢?还有头发呢。她那时候也不认识佛祖,就觉得自己很奇怪,一下子到了佛堂那个地方,那时候佛堂里的弟子也没有现在这么多。  佛祖告诉她,是受了她那位沙子同伴的嘱托来帮助她的,那位沙子同伴做了伏羲大帝之后,功德圆满,灵魂得到了提升,已经去往别的星球空间学习成长了,不再回地球了。  她那个时候是第一次与佛祖结缘,当时并不认识佛祖,她觉得自己到了佛堂之后突然就有了人的身形,但是只是一个7.8岁的小和尚样子,佛祖说因为他太弱了,只能暂时变成这个样子。她那次被人的脚踩到背上倒是没有什么能量被损失掉,但是后背地方能量的排列被弄乱了,她在佛堂的时候整天后背都是疼痛的。直到现在她身体劳累的时候还会感觉到后背的疼痛。  佛祖说她的能量还在恢复中,需要慢慢修养身心,多接触自然,以及多去提升自我。不过经过这么长时间到现在她已经比那个时候能量强大了很多。  她自己觉得,自己的腰部海底轮的地方能量确实比较虚弱,之前也说过她检测身体发现肾动力不足,新陈代谢缓慢,身体虚胖一些,左腿也会在全身都是暖的时候发凉,背部在劳累的时候会疼痛。那次空难的原因吧,自己有恐高的问题,还非常害怕超快速的行进。她对自我的认知也是觉得自己比较弱小,柔弱,虽然有时候能感受到冥冥中天上的一些信息,但是内心需要上天的保护,自我力量并不强大。经过这次催眠基本上找到了一些根本起源的问题。  我问佛祖对她现在有什么嘱托,比方她能量恢复的问题需要如何去做,是否需要修炼什么功法,佛祖就说好好活着,不要随便放弃。  因为她大概冥冥中知晓一些灵魂不死,空难的时候她就是选择了快速自杀,所以在人世间轮回非常容易因一些困难而放弃自己的生命,现在倒是不会轻易自杀,但是容易因为生活中出现的困难而放弃自我,破罐破摔,蹉跎人生。所以佛祖告诉她,好好活,认真活,多去帮助他人实现自己的价值。佛祖对她现在所做的事业很满意,因为可以帮助到很多人,让她好好做。  另外佛祖还告诉她一年之后我会有很大的变化,让她提前和我预定一年之后的催眠,那时候我会更好地帮助她,大概现在我的水平也就到此了吧,嘿嘿。  忘了说,她说她在地球上飘零了几亿年,经历了几次地球毁灭的大灾难,恐龙灭绝那一次相对之前经历的那些灾难来说,是非常小的灾难了。  我还期望引导她去寻找自己做人之后的一些前世,因为她之前提到碰到过一些有灵力的老师,告诉她,她前世曾经自杀过,这正好和佛祖对她的嘱托不谋而合,所以我想去那些关键前世去看看,不过佛祖似乎并不急于让她感知那些,只是叫她一年以后再来,可能这一年是给我们两个彼此成长的空间,一年之后会更好的感知和解决问题。  切断与佛祖的联系,我们重新感知她的身体,她说自己的海底轮那个核心的转经筒已经以一种有力的方式在运动中了,感觉自己身上的光芒变成了七彩。大概这就是一念间的事情,当你想要以更加积极勇敢强大的态度来面对人生的时候,你的身体你隐藏的力量就被激活了。  通过这个案例给我的震撼是很大的。就像爱因斯坦所说 未来的宗教将是一种宇宙宗教。它将是一种超越人格化神,远离一切教条和神学的宗教。这种宗教,包容自然和精神两个方面,作为一个有意义的统一体,必定是建立在由对事物的——无论是精神,还是自然的——实践与体验而产生的宗教观念之上的。  灵魂与能量,能量之间的相生与相克,能量在物质与精神间的互相转化,自然和精神两方面的互相影响与促进,我们与宇宙万物万灵之的能量互换,这都给我提出更新的课题,虽然我现在还没有想清楚。 哦,对了我还问了她从什么星球来,她为什么机缘什么问题会坠落地球,沦陷地球,佛祖没有回答我,甚至叫我换个问题,现在看来还不是揭开的时候,可能一年之后我们可以去往更久远的历史上去探求,寻求到这个答案。正好这几天她和我联系说,突如其来接受了一份新的爱情,对方对自己的爱是那么专注,自己的脸上的痘痘全好了,感觉到自己原来太缺爱,和之前的那位早已没有了爱,只是互相都不想正面关注这个问题,原来自己值得深深被爱,值得被牵手不放,而原来的自己是自卑的。 看来正常的需求在海底轮重新升起,现在就是让自己勇敢起来自信起来,放开内心的负担和禁忌,勇敢的去接受生命给赋予的一切,不管是爱还是磨难,最终会获得内心的收获。其实她的一切改变都源于她的自悟,了解了自己,面对了自己,正视了问题,解决了问题,命运自然会很快交付你下一个任务或者机遇。

本文链接:催眠前世今生:沦陷地球

上一篇:儿嫌母丑

下一篇:关于高斯的故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