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说决定毗尼经>

佛说决定毗尼经全文

时间:2019-05-30 15:39:17| 作者:敦煌三藏法师 译

大悲咒大悲咒全文佛经大悲咒全文

大萨遮尼干子受记经全文 第四卷

第四卷 大萨遮尼干子受记经

王论品第五之二

王言。大师。于何时中。诸小王等。行王论法。答言。大王。于末世时。转轮圣王隐没不现。正法不行邪法竞兴。众生心恶起三种过。一者乐于非法贪心。二者起于颠倒贪心。三者邪法罗网缠心。彼诸小王。自无智慧退失明解。是故圣人说诸小王治国论法。为行正法护世众生。王言。大师。云何名为乐于非法贪心。答言。大王。于十不善恶业道中生于乐心。是名乐于非法贪心。云何名为颠倒贪心。自己手力得诸资生。依时节得。依正法得。依如法得。不生足心。更求他财。如是名为颠倒贪心。王言。大师。云何名为邪法罗网之所缠心。答言。大王。于诸外道非义论中起义论想。于无益论生利益想。于非法中生是法想。于末世时。非是智者所作论中。以为正论。生于信心。熏修邪见。以为福德。是名邪法罗网缠心。王言。大师。以何等法。名为王论。令诸小王依彼论法治国理民。是名如法能护众生。答言。大王。离诸颠倒贪欲之心。离诸颠倒嗔恚之心。离诸颠倒愚痴之心。依对治依实体。依差别依利益。依对治依实体者。对所治法。所谓名为不贪善根不嗔善根不痴善根。云何能起所治法能治法。所治法者。谓放逸心及无慈心。能治法者。谓行法行王。不放逸心大慈悲心。知身无常资生无常。善自观身见诸过失。能如实知。如是远离受用资生。行法行王。虽得自在不行非法。如是名为不放逸心。大王当知。依王论法。不应得物。得不应取。所应得者。非时不敢取。若依时节应得之物。于贫穷人不逼恼取。至于俭难贼难返逆难相害难。如此难时。当起慈心不避危害护诸众生。于贫穷者施与衣食。于恶行者教以善法。是名慈心。大王当知。依此二法。是则名为行法行王。正护众生不放逸心大慈悲心。

王言。大师。行法行王。有慈悲心。云何而能治彼恶行诸众生等。答言。大王。彼法行王。若欲治彼恶行众生。先起慈心。智慧观察。思惟五法。然后当治。何等为五。一者依实非不实。二者依时非不时。三者依义非无义。四者依柔软语非粗犷语。五者依慈心非嗔心。王言。大师。云何依实非不实。答言。大王。如法诘问。取其自言。依实过治。不依不实。是名依实非不实。王言。大师。云何依时非不时。答言。大王。王有力时。彼违王命。应治其罪。若王无力。应止不治。是名依时非不时。王言。大师。云何依义非无义。答言。大王。当问前人。何心起罪。若从恶心。应如法治。若非恶心。不应治罪。是名依义非无义。王言。大师。云何柔软非粗犷语。答言。大王。知此众生所犯王法。但应呵责不合余治。应如其过正说不隐。善说苦言如是呵责。非不呵责。是名软语非粗犷语。王言。大师。云何慈心非嗔心。答言。大王。智者知此非但呵责。断此罪过除却断命。不得割截手脚眼耳鼻舌。依于大慈大悲之心。听系闭牢狱。枷锁打缚。种种呵责。夺取资生驱摈他方。为令改悔。非常恶心舍此众生。是名慈心非嗔心。王言。大师。行法行王。云何如是苦他众生。系闭打缚驱摈他方。而复说言。有慈悲心。二法相违。云何名为行法行王。尔时大萨遮尼干子告言。大王。如此之义。我今为汝说于譬喻。大王当知。譬如父母于恶行子。为念子故。欲令改悔。方便苦治。除不断命不坏诸根。余打骂等随心苦治。不名舍心。不名恶心。不名恼心。以念子重。为令改悔更不作故。而彼父母不名非法。名为念子。不失慈心。大王当知。行法行王。治诸一切恶行众生。亦复如是。慈心重故。为令改悔。除却断命不坏诸根。生大慈心起大悲心。系闭打缚恶口呵骂。夺其资生驱摈他方。为令改悔舍恶从善。亦令其余念恶众生不作非法。非常恶心舍此众生。亦不故心为恼众生而行苦切。如是名为行法行王。以慈悲心行恶口等治罪众生。不名非法不失慈心。是故二行名虽有返。而不相违。

王言。大师。何等是恶行众生。答言。大王。恶行众生略说有五。如是应知。何等为五。一者于王无利益众生。二者迭共作无利益众生。三者起逆众生。四者邪行众生。五者邪命众生。大王当知。于王无利益众生。有十一种。何等为十一。一者返逆众生。二者教他返众生。三者与王毒药众生。四者夺王资生众生。五者破王所应作事众生。六者侵夺王妻宫女众生。七者违王命众生。八者出王密语众生。九者觇伺国土众生。十者骂王众生。十一者毁呰王众生。如是等。大王当知。是名于王无利益众生。

大王当知。迭共作无利益众生者。有十种。何等为十。一者迭共相杀众生。二者迭相劫夺众生。三者迭相侵妻众生。四者虚妄证他众生。五者虚妄诳他众生。六者坏他亲友众生。七者恶口骂他众生。八者恶业斗秤欺诳损他众生。九者迭相毁呰众生。十者迭相焚烧众生。大王当知。如是等名迭共作无利益众生。

大王当知。返逆众生者。谓诸边地城邑小王聚落主等。不臣根本大王教命。如是名为返逆众生。

大王当知。邪行众生者。谓无戒众生。何等无戒。所谓具足诸恶律仪。屠儿猎师畜养猪羊鸡犬鹅鸭猫狸鹰鹞钓射鱼鳖造诸罗网火坑毒箭劫夺虫兽断害他命自恣作恶。如是名为邪行众生。

大王当知。邪命众生者。所谓出家剃除须发断诸资生修无著行。着诸种种异相衣服。不护禁戒起种种见行诸异行。种种方便求诸利养非法活命。各各不能自法中住。如是名为邪命众生。

王言。大师。行法行王。云何治彼五种众生。答言。大王。行法行王。治彼罪人不断其命。不行割截眼耳鼻舌手足身根。有三种治法。何等三法。一者呵责以为治罪。二者夺其所有资生以为治罪。三者牢狱系闭枷锁打缚呵骂驱摈以为治罪。随彼五种作恶众生。上中下罪三种法治。是名行法行王治彼五种作恶众生。

王言。大师。行法行王。云何治彼于王作无利益众生。答言。大王。如是罪人。除不断命不坏诸根。得系闭牢狱枷锁打缚夺其资生驱摈他处以为治罪。大王当知。如是名为行法行王治彼于王作无利益众生之罪。

王言。大师。行法行王。云何治彼迭共作无利益众生。答言。大王。除不断命不坏诸根。得系闭牢狱枷锁打缚。不得全夺所有资生。六分之中夺其一分驱摈他处。大王当知。如是名为行法行王治彼迭共作无利益众生之罪。王言。大师。行法行王。云何治彼起逆众生。答言。大王。行法行王。先以善言如法开示。若闻王命即舍逆心。请罪王所者。王放大恩恕其重罪。依其国土王领之处。不减不夺亦不驱出。何以故。为令知王有三种事故。何等三事。一者有信。二者有恩。三者大力。未降伏者为令降伏。已降伏者令不更作。欲返逆者令不敢起。大王当知。彼有罪人得免其罪。还伏王位人民安隐。彼如法王。得福无量善名流布。若彼罪人。闻大王命不肯伏罪。当加重治。不得断命不坏诸根。尽夺资生国土人民。驱摈他处。何以故。为余众生不起逆故。大王当知。如是名为行法行王治彼起逆众生之罪。

王言。大师。行法行王。云何治彼邪行众生。答言。大王。如是恶人。不得断命。不坏诸根。不得驱摈。不得夺其资生之物。惟呵责治罪。而作是言。若汝更作如是如是事者。与汝重罪。是名行法行王治彼邪行众生之罪。

王言。大师。行法行王。云何治彼邪命众生。答言。大王。应当随顺如法僧众。大王当知。若彼比丘。破戒邪见。不依正法如实修行。邪命自活者。僧当和合唤令现前取其自言。彼若自引所作是罪。随犯轻重当如法治。若彼比丘。拒违僧命。不从师友善知识语。恼乱众僧不得修道者。若彼国主。是法王者。僧当往语令王教敕顺从僧命。尔时行法行王。先应唤彼破戒比丘。善言劝喻令顺僧命。若其不从。当集二众现前对实。若得其罪。助如法众。治彼比丘。不得断命。不得割坏一切诸根。不得囚闭。不得枷锁。不得挝打。不得脱袈裟。不得夺其资生之物。得呵责得驱摈。大王当知。若有二众朋党诤讼。依破戒依邪见。依颠倒邪行。依种种邪命。起种种异诤种种异说种种异语。行法行王。若自知法若自知义。应当如法断彼诤事。若彼国王闇钝无知。不自知法不自知义。不知正法。不知邪法。不知如法众。不知非法众。不知如法语。不知非法语。尔时彼王。应问国内大德沙门知法知义有大智慧常行正法利益众生善知断诤能如法语者。问其正法知犯非犯。如是知已。然后如法为灭彼诤。大王当知。如是名为行法行王治彼邪命众生之罪。

王言。大师。若彼国王闇钝无智。国内多诸沙门婆罗门。所行各异。互相是非。各各自言。我是沙门修正道者。能利众生。我是福田应受供者。如是各各互相是非。云何得知。是真沙门。非真沙门。是正道是邪道。是如法语非法语。大王当知。有大沙门释迦子。出家为道。得神通证。有大名称如来应正遍知。彼诸弟子比丘比丘尼。于彼瞿昙法中住者。是真沙门。能行正道利益众生。是福田者。能知正法。是如法语者。大王当知。除彼沙门瞿昙法外。余诸一切婆罗门等。是名邪道。非实沙门。非法语者。不应取语。何以故。大王当知。彼无正法。云何能得如法之语。

大萨遮尼干子受记经全文 第四卷

王言。大师。若彼国王闇钝无智。不知王论。不行正法。自在作恶。是国王罪。谁应当治。答言。大王。彼王自身自罪自治。王言。大师。云何自身而自治罪。答言。大王。彼王当依二法自治。何等二法。一者依自力。二者依外力。依自力者。彼王应当如是思惟。我今所行。为是放逸为非放逸。为有慈心为无慈心。为是应作为不应作。为是善业为是恶业。若知所作是不应作是恶业者。即止不作。生惭愧心。悔过自责。畏恶名称。畏堕恶道。当依二法护惜自身。何等二法。一者放逸。二者无慈悲心。如是名为依自智力自罪自治。若王无智不能如是自思惟者。应于国内处处推求有大智慧善知王论常行正法能如实语诸沙门等。王应自往彼沙门所。若不自往。当遣大臣王子贵人人所重者。诣彼沙门宣王渴仰尊重之心。将至王所。若彼来者。王应迎送礼拜问讯尽恭敬心尽尊重心问沙门言。何等善行何等恶行。行何等法能有利益。行何等法无有利益。我心闇钝无有智慧。愿为我说。时彼沙门。应当为王广说过去行法行王所行之法诸王论法。以柔软语语彼王言。如是如是法应当奉行。有大利益。谓十善法。不杀生等。如是如是法不应行。无有利益。谓十恶法。如杀生等。如是如是等是行法行王所行之法。王今不知。应舍十恶等恶行法。应行十善等善行法。闻已受持如法改悔。若能如是名依外力自罪自治。王言。大师。行法行王。云何护器世间。答言。大王。行法行王。不焚烧不破坏不浇灌。是名护器世间行。何以故。一切皆是作不善业。是故行法行王。不应焚烧破坏浇灌城邑聚落、山林川泽、园观宫殿、庄严楼阁、一切行路及诸桥梁自然窟宅,一切谷、豆、麻、麦、花、果、草、木、丛林不应焚烧,不应破坏,不应浇灌,不应斫伐。何以故。以彼诸物皆共有命畜生等有。无不用者。而彼众生无有罪过。不应损其所受用物令生苦恼。又彼一切外树林等。诸善净天一切鬼神。皆悉共有于中受用。屋舍宫殿庄严楼观诸天共住。又彼园池屋舍宫殿庄严楼观一切水陆有命诸虫悉皆共用。所谓雀鼠鸡狗鸠鸽鹦鹉象马牛羊猫狸蛇蝎鹅鸭鱼鳖。乃至一切微细诸虫所共受用。行法行王。与诸众生共依止此器世间活。不应破坏。如是名为行法行王护器世间安乐众生。王言。大师。行法行王。无量诸天侍从护王。天力自在能护于人。云何而言人能护天。答言。大王。行法行王。能与彼天正命净食。所谓为说如来正教甘露法门禅定解脱十善道等。令其得离诸恶道苦。以是为护。除诸不善杀生鬼等。何以故。摄在恶命自活众生分故。是故行法行王。即身能集无量功德。资益现在未来。复能集诸善果。大王当知。行法行王。不应焚烧破坏除灭如来塔庙及诸沙门净行人等房舍窟宅资生之物园观楼阁树林华果。亦不应取亦不应贷。除欲为利佛法僧者。王言。大师。行法行王。所有臣佐宰官禁司。不忧国计但求利己。或从私忿以害公政。或受货财以抂治道。增长百姓迭相欺乱。以强陵弱以贵轻贱。以富欺贫以曲抂直。富者获申贫者受屈。谄佞宰政忠贤隐退。或时在朝惧危自默。或行求财货用安己。百姓贫苦不堪充济。厌苦思乱不闻王命。斯由臣吏不行忠节。欺上乱下冒受王禄。如是之人。摄在何等众生数中。答言。大王。如是恶人。摄在劫夺众生数中上品治罪。何以故。大王当知。以其受王名官重禄。舍公念私不存公政。祸乱之生莫不由之。此是国之最大恶贼。王是法王。不得断命。是故摄在劫夺数中上品治罪。

王言。大师。行法行王。国内若有不孝众生。不念父母生养之恩。舍背父母与妻子居。所有衣食病瘦医药。念给妻子不与父母。父母衰老出入无力。曾不生忧亲近扶侍。于其妻子昼夜不离。得一美味不敢自啖持与妻子。或偷父母所有财宝。私共妻子欢乐食啖。父母善言不肯随顺。妻子恶语。信用无舍。或为妻子呵骂父母。或共亲族母女姊妹尊卑上下行于淫欲无惭愧心。如是众生。摄在何等众生数中。答言。大王。如是恶人。摄在劫夺众生数中上品治罪。何以故。大王当知。父母恩重。至心孝养犹不能报。何况弃舍违逆教命。是名世间最大劫贼。

王言。大师。行法行王。国内有人放逸无慈。于其妻子奴婢眷属。能行不忍非法驱使非时驱使。不应作者强逼令作。至于打骂。无过能行。衣食不充。眠卧无所。唤不及应走则嫌迟。出言常骂如似怨家。如是之人。摄在何等众生分中。答言。大王。摄在邪行众生分中中品治罪。何以故。大王当知。居家资生奴婢共报有其半分。自分衣食恣意着啖。奴婢之分护惜不与。设令给与不依时节。应多与少常令不足。是名世间最大邪行。

王言。大师。行法行王。国内有人。于佛法僧作不利益。焚烧破坏塔寺形像及诸经书。恶言毁呰。言造作者。无有福利。其供养者。虚损现在。无益未来。或嫌塔寺及诸形像妨碍处所。破坏除灭送置余处。或破沙门净行人等房舍窟宅。或取佛物法物僧物园林田宅象马车牛驴骡骆驼奴婢僮仆衣服饮食金银琉璃车磲马瑙一切珍宝。或捉沙门策役驱使。责其发调罢令还俗。或时轻心弄诸沙门。欲为戏笑不备时供。虚诳请唤不与饮食。设与饮食不及时节。与非法食。或时轻贱毁呰骂詈恶言诽谤。或以杖木土块瓦石及自手卷打诸沙门。或捉刀槊弓箭鉾戟斫射伤害。或推水中或推火中。或推山涧坑陷之中。或放象马虎狼师子恶狗毒兽伤害其身。如是恶人摄在何等众生分中。答言。大王。如是恶人。摄在恶逆众生分中上品治罪。何以故。以作根本极重罪故。王言。大师。何者根本罪。答言。大王。有五种罪。名为根本。何等为五。一者破坏塔寺焚烧经像。或取佛物法物僧物。若教人作见作助喜。是名第一根本重罪。若谤声闻辟支佛法及大乘法。毁呰留难隐蔽覆藏。是名第二根本重罪。若有沙门信心出家。剃除须发身着染衣。或有持戒或不持戒。系闭牢狱枷锁打缚。策役驱使责诸发调。或脱袈裟逼令还俗。或断其命。是名第三根本重罪。于五逆中若作一业。是名第四根本重罪。谤无一切善恶业报。长夜常行十不善业。不畏后世。自作教人坚住不舍。是名第五根本重罪。大王当知。若犯如是根本重罪而不自悔。决定烧灭一切善根。趣大地狱受无间苦。大王当知。以王国内行此不善极重业故。梵行罗汉诸仙圣人出国而去。诸天悲泣。一切善鬼大力诸神。不护其国。大臣相杀辅相争竞。四方逆贼一时俱起。天王不下龙王隐伏。水旱不调风雨失时。诸龙皆去。泉流河池悉皆枯涸。草木焦然五谷不熟。人民饥饿劫贼纵横。迭相食啖白骨满野。疫毒疫病死亡无数。时诸人民。不知自思所作是过。而怨诸天诉诸鬼神。是故行法行王。为救此苦行治罪法。

王言。大师。行法行王。若无染心无恶心者。何故不得慈心断命割截诸根。答言。大王。行法行王。以无染心无恶心故。不能得起如是心念。断众生命割截诸根。何以故。彼法行王。见彼众生至于死时。依自业过生嗔恨心。死已命断生恶道中。恶心随逐长夜不断。是故行法行王。不行断命不坏诸根。何以故。此事难故。若断其命割截诸根。一作已后不可收故。系闭枷锁打缚呵骂等。非永弃舍。是故佛听。行法行王。为护众生。若断其命割截诸根。不名满足护众生者。大王当知。断众生命割截诸根。最是世间大怖畏事故。佛不听行法行王作如是事。王言。大师。行法行王。国内人民。所应输王课调物者。为是王物为是他物。答言。大王。非王自物亦非他物。何以故。他自手力能作能得。是故非王自己有物。非他物者。以王能护彼众生故。是故非是一向他物。彼众生等立如是法。是故输王。王应得分。非是他物。王言。大师。行法行王。若有人民应输王物而不输王。彼民为是偷盗王物。为非偷盗。答言。大王。非偷王物。彼民贪惜欺王不输。得无量罪。何以故。以应输物不输王故。王言。大师。于王国内合输物者而不肯输。然王即行鞭杖打责。若取彼物。为是劫夺。为非劫夺。答言。大王。非是劫夺。何以故。大王当知。以王有力能护其难。彼由王护得安自业。应输王物。故非劫夺。王言。大师。若贫穷人。应输王物以无物故。强加鞭打而责其物。为是劫夺为非劫夺。答言。大王。有人边是劫夺。有人边非劫夺。有人边非劫夺者。彼人若是窳堕懈怠。不勤家业。非法邪淫樗蒱棋博如是等戏。输他财物致贫穷者。如是人边。行法行王。鞭打征责。乃至他边贷物输王。王非劫夺。何以故。王作是念。为令彼人更不敢作非法之事损失财物故。如是王民二俱有益。王得益者。库藏满足。民得益者。资生成就。又得无罪故。王言。大师。何等人边。王是劫夺。大王当知。王虽合得。若知彼人所有家业。为贼劫夺。诈亲人夺。非法王夺。失火焚烧。暴风疾雨飞沙雹石坏其家业。或时住处不得安隐。人民走散失没家生。或有虫螟雀鼠鹦鹉啖伤五谷。或时复值天旱不熟水涝不收。如是等缘。家业不立资生坏尽。于此人边应当默然不应征责。若取此物名为劫夺。何以故。以不慈愍此贫穷人。不名具足护众生故。大王当知。我为此事说一譬喻。智者于中以喻得解。譬如有人欲以饮食供养沙门净行人等。备具种种一切美味。其家忽然失火焚烧风吹水漂贼所劫夺饮食都尽。或为不净恶物所污不任食啖。诸沙门等食时既至。到施主家见其损失。反助忧苦乞食来与。何心敢责施主饮食。然彼施主不与饮食亦无有罪。大王当知。行法行王亦复如是。王虽合得。彼人不与。不犯王法。不合打责。如是行法行王。在世治化民常愿乐。

本文链接:佛说决定毗尼经全文

上一篇:大萨遮尼干子受记经全文 第四卷

下一篇:佛说穰麌梨童女经全文

推荐阅读
  • 李罕诵大悲咒

佛学文化源远流长,《大悲咒》是观世音菩萨为利乐一切众生而宣说,无论是消障除难、得善遂愿,还是究竟的觉证解脱,《大悲咒》都能因其不可思议的大方便威神之力广为利乐。为传承发扬佛之文化惠普大“众”,大藏经语音工程创始人李罕秉持虔诚的态度,特录制大悲咒视频奉献于世人。

  • 李罕视频
经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