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大乘入楞伽经>

大乘入楞伽经全文 第三卷

时间:2019-05-30 15:23:01| 作者:实叉难陀

大乘入楞伽经全文 第二卷

第二卷 大乘入楞伽经

集一切法品第二之二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世尊,唯愿为我说心意意识、五法、自性相众妙法门。此是一切诸佛菩萨,入自心境,离所行相,称真实义,诸佛教心。唯愿如来,为此山中诸菩萨众,随顺过去诸佛,演说藏识海浪法身境界。”

尔时,世尊告大慧菩萨摩诃萨言:“有四种因缘眼识转。何等为四?所谓不觉自心现而执取故,无始时来取著于色虚妄习气故,识本性如是故,乐见种种诸色相故。大慧,以此四缘,阿赖耶识如瀑流水,生转识浪。如眼识,余亦如是,于一切诸根、微尘、毛孔、眼等,转识或顿生,譬如明镜现众色像;或渐生。犹如猛风吹大海水;心海亦尔,境界风吹起诸识浪,相续不绝。大慧,因所作相,非一非异;业与生相,相系深缚;不能了知色等自性,五识身转。

“大慧,与五识俱,或因了别差别境相,有意识生。然彼诸识不作是念:‘我等同时展转为因。’而于自心所现境界,分别执著俱时而起无差别相,各了自境。大慧,诸修行者入于三昧,以习力微起而不觉知,但作是念:‘我灭诸识,入于三昧。’实不灭识而入三昧。以彼不灭习气种故,但不取诸境,名为识灭。

“大慧,如是藏识行相微细,唯除诸佛及住地菩萨;其余一切二乘、外道定慧之力,皆不能知。唯有修行如实行者,以智慧力了诸地相,善达句义,无边佛所广集善根,不妄分别自心所见,能知之耳!大慧,诸修行人,宴处山林上中下修,能见自心分别流注,得诸三昧自在力通;诸佛灌顶,菩萨围绕;知心意意识所行境界,超爱、业、无明生死大海。是故汝等应当亲近诸佛菩萨,如实修行大善知识。”

尔时,世尊重说颂言:

“譬如巨海浪, 斯由猛风起,

洪波鼓溟壑, 无有断绝时。

藏识海常住, 境界风所动,

种种诸识浪, 腾跃而转生。

青赤等诸色, 盐贝乳石蜜,

华果日月光, 非异非不异。

意等七种识, 应知亦如是,

如海共波浪, 心俱和合生。

譬如海水动, 种种波浪转,

藏识亦如是, 种种诸识生。

心意及意识, 为诸相故说,

八识无别相, 无能相所相。

譬如海波浪, 是则无差别,

诸识心如是, 异亦不可得。

心能积集业, 意能广积集,

了别故名识, 对现境说五。”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以颂问曰:

“青赤诸色像, 众生识显现,

如浪种种法, 云何愿佛说?”

尔时,世尊以颂答曰:

“青赤诸色像, 浪中不可得,

言心起众相, 开悟诸凡夫。

而彼本无起, 自心所取离,

能取及所取, 与彼波浪同。

身资财安住, 众生识所现,

是故见此起, 与浪无差别。”

尔时,大慧复说颂言:

“大海波浪性, 鼓跃可分别,

藏识如是起, 何故不觉知?”

尔时,世尊以颂答曰:

“阿赖耶如海, 转识同波浪,

为凡夫无智, 譬喻广开演。”

尔时,大慧复说颂言:

“譬如日光出, 上下等皆照;

世间灯亦然, 应为愚说实,

已能开示法, 何不显真实?”

尔时,世尊以颂答曰:

“若说真实者, 彼心无真实,

譬如海波浪, 镜中像及梦。

俱时而显现, 心境界亦然,

境界不具故, 次第而转生。

识以能了知, 意复意谓然,

五识了现境, 无有定次第。

譬如工画师, 及画师弟子,

布彩图众像, 我说亦如是。

彩色中无文, 非笔亦非素,

为悦众生故, 绮焕成众像。

言说则变异, 真实离文字,

我所住实法, 为诸修行说。

真实自证处, 能所分别离,

此为佛子说。 愚夫别开演,

种种皆如幻, 所见不可得。

如是种种说, 随事而变异,

所说非所应, 于彼为非说。

譬如众病人, 良医随授药,

如来为众生, 随心应量说。

世间依怙者, 证智所行处,

外道非境界, 声闻亦复然。”

“复次,大慧,菩萨摩诃萨,若欲了知能取所取分别境界,皆是自心之所现者,当离愦闹、昏滞睡眠,初中后夜勤加修习,远离曾闻外道邪论及二乘法,通达自心分别之相。

“复次,大慧,菩萨摩诃萨,住智慧心所住相已,于上圣智三相,当勤修学。何者为三?所谓无影像相、一切诸佛愿持相、自证圣智所趣相。诸修行者获此相已,即舍跛驴智慧心相,入菩萨第八地,于此三相修行不舍。大慧,无影像相者,谓由惯习一切二乘、外道相故而得生起;一切诸佛愿持相者,谓由诸佛自本愿力所加持故而得生起;自证圣智所趣相者,谓由不取一切法相,成就如幻诸三昧身,趣佛地智故而得生起。大慧,是名上圣智三种相。若得此相,即到自证圣智所行之处。汝及诸菩萨摩诃萨,应勤修学。”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知诸菩萨心之所念,承一切佛威神之力,白佛言:“唯愿为说百八句差别所依圣智事自性法门。一切如来应正等觉,为诸菩萨摩诃萨堕自共相者,说此妄计性差别义门。知此义已,则能净治二无我观境,照明诸地,超越一切二乘、外道三昧之乐;见诸如来不可思议所行境界,毕竟舍离五法、自性;以一切佛法身智慧而自庄严,入如幻境,住一切刹兜率陀宫、色究竟天,成如来身。”

佛言:“大慧,有一类外道,见一切法随因而尽,生分别解想兔无角,起于无见如兔角无,一切诸法悉亦如是。复有外道,见大种、求那、尘等诸物形量分位各差别已,执兔无角,于此而生牛有角想。大慧,彼堕二见,不了唯心,但于自心增长分别。大慧,身及资生器世间等,一切皆唯分别所现。大慧,应知兔角离于有无,诸法悉然,勿生分别。云何兔角离于有无?互因待故。分析牛角乃至微尘,求其体相终不可得。圣智所行,远离彼见,是故于此不应分别。”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世尊,彼岂不以妄见起相,比度观待妄计无耶?”

佛言:“不以分别起相待以言无。何以故?彼以分别为生因故。以角分别为其所依,所依为因。离异不异,非由相待显兔角无。大慧,若此分别异兔角者,则非角因;若不异者,因彼而起。大慧,分析牛角乃至极微,求不可得。异于有角言无角者,如是分别决定非理。二俱非有,谁待于谁?若相待不成,待于有故言兔角无,不应分别,不正因故。有无论者,执有执无,二俱不成。

“大慧,复有外道,见色形状、虚空分齐而生执著,言色异虚空起于分别。大慧,虚空是色,随入色种。大慧,色是虚空,能持、所持建立性故。色、空分齐应如是知。大慧,大种生时自相各别,不住虚空中,非彼无虚空。大慧,兔角亦尔,观待牛角言彼角无。大慧,分析牛角乃至微尘,又析彼尘,其相不现。彼何所待而言无耶?若待余物,彼亦如是。

“大慧,汝应远离兔角、牛角,虚空及色,所有分别。汝及诸菩萨摩诃萨,应常观察自心所见分别之相,于一切国土,为诸佛子说观察自心修行之法。”

尔时,世尊即说颂言:

“心所见无有, 唯依心故起,

身资所住影, 众生藏识现。

心意及与识, 自性五种法,

二无我清净, 诸导师演说。

长短共观待, 展转互相生,

因有故成无, 因无故成有。

微尘分析事, 不起色分别,

唯心所安立, 恶见者不信。

外道非行处, 声闻亦复然,

救世之所说, 自证之境界。

大乘入楞伽经全文 第二卷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为净心现流故而请佛言:“世尊,云何净诸众生自心现流?为渐次净,为顿净耶?”

佛言:“大慧,渐净非顿!如庵罗果,渐熟非顿;诸佛如来净诸众生自心现流,亦复如是,渐净非顿。如陶师造器,渐成非顿;诸佛如来净诸众生自心现流,亦复如是,渐而非顿。譬如大地生诸草木,渐生非顿;诸佛如来净诸众生自心现流,亦复如是,渐而非顿。大慧,譬如人学音乐书画种种伎术,渐成非顿;诸佛如来净诸众生自心现流,亦复如是,渐而非顿。

“譬如明镜,顿现众像而无分别;诸佛如来净诸众生自心现流,亦复如是,顿现一切无相境界而无分别。如日月轮,一时遍照一切色像;诸佛如来净诸众生自心过习,亦复如是,顿为示现不可思议诸佛如来智慧境界。譬如藏识,顿现于身及资生国土一切境界;报佛亦尔,于色究竟天,顿能成熟一切众生令修诸行。譬如法佛,顿现报佛及以化佛光明照曜;自证圣境亦复如是,顿现法相而为照曜,令离一切有无恶见。

“复次,大慧,法性所流佛,说一切法自相共相,自心现习气因相,妄计性所执因相,更相系属种种幻事皆无自性;而诸众生种种执著取以为实,悉不可得。复次,大慧,妄计自性执著缘起自性起。大慧,譬如幻师以幻术力,依草木瓦石幻作众生若干色像,令其见者种种分别,皆无真实。大慧,此亦如是,由取著境界习气力故,于缘起性中,有妄计性种种相现,是名妄计性生。大慧,是名法性所流佛说法相。

“大慧,法性佛者,建立自证智所行,离心自性相。

“大慧,化佛说施、戒、忍、进、禅定、智慧,蕴界处法,及诸解脱诸识行相,建立差别;越外道见,超无色行。

“复次,大慧,法性佛,非所攀缘,一切所缘、一切所作相、根量等相悉皆远离,非凡夫、二乘及诸外道执著我相所取境界。是故,大慧,于自证圣智胜境界相,当勤修学;于自心所现分别见相,当速舍离。

“复次,大慧,声闻乘有二种差别相,所谓自证圣智殊胜相、分别执著自性相。

“云何自证圣智殊胜相?谓明见苦、空、无常、无我,诸谛境界离欲寂灭故,于蕴界处若自若共、外不坏相如实了知故,心住一境;住一境已,获禅解脱、三昧道果而得出离,住自证圣智境界乐,未离习气及不思议变易死,是名声闻乘自证圣智境界相。菩萨摩诃萨虽亦得此圣智境界,以怜愍众生故,本愿所持故,不证寂灭门及三昧乐。诸菩萨摩诃萨,于此自证圣智乐中,不应修学。

“大慧,云何分别执著自性相?所谓知坚湿暖动、青黄赤白如是等法,非作者生,然依教理见自共相分别执著,是名声闻乘分别执著相。菩萨摩诃萨于此法中应知应舍,离人无我见,入法无我相,渐住诸地。”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白佛言:“世尊,如来所说常不思议自证圣智第一义境,将无同诸外道所说常不思议作者耶?”

佛言:“大慧,非诸外道作者得常不思议。所以者何?诸外道常不思议,因自相不成;既因自相不成,以何显示常不思议?

“大慧,外道所说常不思议,若因自相成,彼则有常;但以作者为因相故,常不思议不成。大慧,我第一义常不思议,第一义因相成,远离有无;自证圣智所行相故有相,第一义智为其因故有因,离有无故;非作者,如虚空、涅槃、寂灭法故,常不思议。是故我说常不思议,不同外道所有诤论。大慧,此常不思议,是诸如来自证圣智所行真理,是故菩萨当勤修学。

“复次,大慧,外道常不思议,以无常异相因故常,非自相因力故常。大慧,外道常不思议,以见所作法有已还无,无常已,比知是常;我亦见所作法有已还无,无常已,不因此说为常。大慧,外道以如是因相,成常不思议;此因相非有,同于兔角故。常不思议唯是分别,但有言说。何故彼因同于兔角?无自因相故。大慧,我常不思议,以自证为因相;不以外法有已还无,无常为因。外道反此,曾不能知常不思议自因之相,而恒在于自证圣智所行相外,此不应说。

“复次,大慧,诸声闻畏生死妄想苦而求涅槃,不知生死、涅槃差别之相,一切皆是妄分别有无所有故,妄计未来诸根境灭,以为涅槃;不知证自智境界,转所依藏识,为大涅槃。彼愚痴人说有三乘,不说唯心,无有境界。大慧,彼人不知去来现在诸佛所说自心境界,取心外境,常于生死轮转不绝。

“复次,大慧,去来现在诸如来说一切法不生。何以故?自心所见,非有性故,离有无生故。如兔马等角,凡愚妄取;唯自证圣智所行之处,非诸愚夫二分别境。大慧,身及资生器世间等,一切皆是藏识影像,所取、能取二种相现。彼诸愚夫,堕生住灭二见中故,于中妄起有无分别。大慧,汝于此义,当勤修学。

“复次,大慧,有五种种性。何等为五?谓声闻乘种性、缘觉乘种性、如来乘种性、不定种性、无种性。

“大慧,云何知是声闻乘种性?谓若闻说于蕴界处自相共相,若知若证,举身毛竖,心乐修习,于缘起相不乐观察,应知此是声闻乘种性。彼于自乘见所证已,于五六地断烦恼结,不断烦恼习,住不思议死,正师子吼言:‘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修习人无我,乃至生于得涅槃觉。

“大慧,复有众生求证涅槃,言能觉知我、人、众生、养者、取者,此是涅槃。复有说言,见一切法因作者有,此是涅槃。大慧,彼无解脱,以未能见法无我故。此是声闻乘及外道种性,于未出中生出离想。应勤修习,舍此恶见。

“大慧,云何知是缘觉乘种性?谓若闻说缘觉乘法,举身毛竖,悲泣流泪;离愦闹缘,无所染著;有时闻说现种种身,或聚或散神通变化,其心信受,无所违逆。当知此是缘觉乘种性,应为其说缘觉乘法。

“大慧,如来乘种性所证法有三种,所谓自性无自性法、内身自证圣智法、外诸佛刹广大法。大慧,若有闻说此一一法,及自心所现身财建立阿赖耶识不思议境,不惊、不怖、不畏,当知此是如来乘性。

“大慧,不定种性者,谓闻说彼三种法时,随生信解而顺修学。

“大慧,为初治地人而说种性,欲令其入无影像地,作此建立。大慧,彼住三昧乐声闻,若能证知自所依识,见法无我,净烦恼习,毕竟当得如来之身。”

尔时,世尊即说颂言:

“预流一来果, 不还阿罗汉,

是等诸圣人, 其心悉迷惑。

我所立三乘, 一乘及非乘,

为愚夫少智, 乐寂诸圣说。

第一义法门, 远离于二取,

住于无境界, 何建立三乘?

诸禅及无量, 无色三摩提,

乃至灭受想, 唯心不可得。”

“复次,大慧,此中一阐提,何故于解脱中不生欲乐?大慧,以舍一切善根故,为无始众生起愿故。云何舍一切善根?谓谤菩萨藏言:‘此非随顺契经调伏解脱之说。’作是语时,善根悉断不入涅槃。云何为无始众生起愿?谓诸菩萨以本愿方便:‘愿一切众生悉入涅槃。若一众生未涅槃者,我终不入。’此亦住一阐提趣。此是无涅槃种性相。”

大慧菩萨言:“世尊,此中何者毕竟不入涅槃?”

佛言:“大慧,彼菩萨一阐提,知一切法本来涅槃,毕竟不入,非舍善根。何以故?舍善根一阐提,以佛威力故,或时善根生。所以者何?佛于一切众生无舍时故。是故菩萨一阐提,不入涅槃。

“复次,大慧,菩萨摩诃萨当善知三自性相。何者为三?所谓妄计自性、缘起自性、圆成自性。大慧,妄计自性从相生。云何从相生?谓彼依缘起事相种类显现,生计著故。大慧,彼计著事相,有二种妄计性生,是诸如来之所演说,谓名相计著相、事相计著相。大慧,事计著相者,谓计著内外法;相计著相者,谓即彼内外法中计著自共相。是名二种妄计自性相。大慧,从所依所缘起,是缘起性。何者圆成自性?谓离名相、事相一切分别,自证圣智所行真如。大慧,此是圆成自性,如来藏心。”

尔时,世尊即说颂言:

“名相分别, 二自性相, 正智真如, 是圆成性。”

“大慧,是名观察五法、自性相法门,自证圣智所行境界。汝及诸菩萨摩诃萨,当勤修学。

“复次,大慧,菩萨摩诃萨当善观察二无我相。何者为二?所谓人无我相、法无我相。

“大慧,何者是人无我相?谓蕴界处离我、我所,无知、爱、业之所生起。眼等识生,取于色等而生计著。又自心所见身器世间,皆是藏心之所显现;刹那相续变坏不停,如河流,如种子,如灯焰,如迅风,如浮云;躁动不安如猿猴;乐不净处如飞蝇;不知厌足如猛火;无始虚伪习气为因,诸有趣中流转不息如汲水轮;种种色身威仪进止,譬如死尸咒力故行,亦如木人因机运动。若能于此善知其相,是名人无我智。

“大慧,云何为法无我智?谓知蕴界处是妄计性。如蕴界处离我、我所,唯共积聚,爱业绳缚,互为缘起,无能作者;蕴等亦尔,离自共相,虚妄分别种种相现。愚夫分别,非诸圣者。如是观察一切诸法,离心意意识、五法、自性,是名菩萨摩诃萨法无我智。得此智已,知无境界,了诸地相,即入初地;心生欢喜次第渐进,乃至善慧及以法云,诸有所作皆悉已办。住是地已,有大宝莲华王众宝庄严,于其华上有宝宫殿状如莲华,菩萨往修幻性法门之所成就而坐其上;同行佛子前后围绕,一切佛刹所有如来皆舒其手,如转轮王子灌顶之法而灌其顶;超佛子地,获自证法,成就如来自在法身。大慧,是名见法无我相。汝及诸菩萨摩诃萨,应勤修学。”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世尊,愿说建立诽谤相。令我及诸菩萨摩诃萨离此恶见,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得菩提已,破建立常诽谤断见,令于正法不生毁谤。”

佛受其请,即说颂言:

“身资财所住, 皆唯心影像,

凡愚不能了, 起建立诽谤。

所起但是心, 离心不可得。”

大乘入楞伽经全文 第二卷

尔时,世尊欲重说此义,告大慧言:“有四种无有有建立。何者为四?所谓无有相建立相、无有见建立见、无有因建立因、无有性建立性,是为四。大慧,诽谤者,谓于诸恶见所建立法求不可得,不善观察遂生诽谤,此是建立诽谤相。

“大慧,云何无有相建立相?谓于蕴界处,自相共相本无所有,而生计著,此如是,此不异,而此分别从无始种种恶习所生,是名无有相建立相。云何无有见建立见?谓于蕴界处,建立我、人、众生等见,是名无有见建立见。云何无有因建立因?谓初识前无因不生,其初识本无,后眼、色、明、念等为因如幻生,生已有,有还灭,是名无有因建立因。云何无有性建立性?谓于虚空、涅槃、非数灭,无作性,执著建立。大慧,此离性非性,一切诸法离于有无,犹如毛轮、兔马等角,是名无有性建立性。大慧,建立诽谤,皆是凡愚不了唯心而生分别,非诸圣者。是故汝等当勤观察,远离此见。

“大慧,菩萨摩诃萨善知心意意识、五法、自性、二无我相已,为众生故作种种身;如依缘起,起妄计性。亦如摩尼随心现色,普入佛会,听闻佛说,诸法如幻、如梦、如影、如镜中像、如水中月,远离生灭及以断常,不住声闻、辟支佛道,闻已成就无量百千亿那由他三昧;得此三昧已,遍游一切诸佛国土,供养诸佛,生诸天上,显扬三宝;示现佛身,为诸声闻、菩萨大众,说外境界皆唯是心,悉令远离有无等执。”

尔时,世尊即说颂言:

“佛子能观见, 世间唯是心,

示现种种身, 所作无障碍,

神通力自在, 一切皆成就。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请佛言:“愿为我说一切法空、无生、无二、无自性相。我及诸菩萨悟此相故,离有无分别,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佛言:“谛听!当为汝说。大慧,空者,即是妄计性句义。大慧,为执著妄计自性故,说空、无生、无二、无自性。

“大慧,略说空性有七种,谓相空、自性空、无行空、行空、一切法不可说空、第一义圣智大空、彼彼空。

“云何相空?谓一切法自相共相空,展转积聚互相待故,分析推求无所有故,自他及共皆不生故,自共相无生亦无住,是故名一切法自相空。

“云何自性空?谓一切法自性不生,是名自性空。

“云何无行空?所谓诸蕴,本来涅槃,无有诸行,是名无行空。

“云何行空?所谓诸蕴,由业及因和合而起,离我、我所,是名行空。

“云何一切法不可说空?谓一切法妄计自性,无可言说,是名不可说空。

“云何第一义圣智大空?谓得自证圣智时,一切诸见过习悉离,是名第一义圣智大空。

“云何彼彼空?谓于此无彼,是名彼彼空。譬如鹿子母堂,无象马牛羊等,我说彼堂空,非无比丘众。大慧,非谓堂无堂自性,非谓比丘无比丘自性,非谓余处无象马牛羊。大慧,一切诸法自共相,彼彼求不可得,是故说名彼彼空。

“是名七种空。大慧,此彼彼空,空中最粗,汝应远离。

“复次,大慧,无生者,自体不生而非不生;除住三昧,是名无生。

“大慧,无自性者,以无生故密意而说。大慧,一切法无自性,以刹那不住故,见后变异故,是名无自性。

“云何无二相?大慧,如光影、如长短、如黑白,皆相待立,独则不成。大慧,非于生死外有涅槃,非于涅槃外有生死,生死、涅槃无相违相。如生死、涅槃,一切法亦如是,是名无二相。大慧,空、无生、无二、无自性相,汝当勤学。”

尔时,世尊重说颂言:

“我常说空法, 远离于断常,

生死如幻梦, 而业亦不坏。

虚空及涅槃, 灭二亦如是,

愚夫妄分别, 诸圣离有无。”

尔时,世尊复告大慧菩萨摩诃萨言:“大慧,此空、无生、无自性、无二相,悉入一切诸佛所说修多罗中,佛所说经皆有是义。大慧,诸修多罗随顺一切众生心说,而非真实在于言中。譬如阳焰诳惑诸兽,令生水想而实无水;众经所说亦复如是,随诸愚夫自所分别令生欢喜,非皆显示圣智证处真实之法。大慧,应随顺义,莫著言说。”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白佛言:“世尊修多罗中说:‘如来藏,本性清净,常恒不断,无有变易,具三十二相,在于一切众生身中,为蕴界处垢衣所缠,贪恚痴等妄分别垢之所污染,如无价宝在垢衣中。’外道说我是常作者,离于求那,自在无灭。世尊所说如来藏义,岂不同于外道我耶?”

佛言:“大慧,我说如来藏,不同外道所说之我。大慧,如来应正等觉,以性空、实际、涅槃、不生、无相、无愿等诸句义,说如来藏;为令愚夫离无我怖,说无分别、无影像处如来藏门。未来、现在诸菩萨摩诃萨,不应于此执著于我。

“大慧,譬如陶师于泥聚中,以人功、水、杖、轮、绳方便作种种器;如来亦尔,于远离一切分别相无我法中,以种种智慧方便善巧,或说如来藏,或说为无我,种种名字各各差别。

“大慧,我说如来藏,为摄著我诸外道众,令离妄见,入三解脱,速得证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诸佛说如来藏,不同外道所说之我。若欲离于外道见者,应知无我如来藏义。”

尔时,世尊即说颂曰:

“士夫相续蕴, 众缘及微尘,

胜自在作者, 此但心分别。”

尔时,大慧菩萨普观未来一切众生,复请佛言:“愿为我说具修行法,如诸菩萨摩诃萨,成大修行。”

佛言:“大慧,菩萨摩诃萨具四种法,成大修行。何者为四?谓观察自心所现故,远离生住灭见故,善知外法无性故,专求自证圣智故。若诸菩萨成此四法,则得名为大修行者。

“大慧,云何观察自心所现?谓观三界,唯是自心;离我、我所,无动作、无来去;无始执著过习所熏;三界种种色行名言系缚;身资所住,分别随入之所显现。菩萨摩诃萨如是观察自心所现。

“大慧,云何得离生住灭见?所谓观一切法如幻梦生,自他及俱皆不生故,随自心量之所现故,见外物无有故,见诸识不起故,及众缘无积故,分别因缘起三界故。如是观时,若内、若外一切诸法皆不可得,知无体实,远离生见,证如幻性,即时逮得无生法忍,住第八地,了心意意识、五法、自性、二无我境,转所依止,获意生身。”

大慧言:“世尊,以何因缘名意生身?”

佛言:“大慧,意生身者,譬如意去速疾无碍,名意生身。大慧,譬如心意于无量百千由旬之外,忆先所见种种诸物,念念相续疾诣于彼,非是其身及山河石壁所能为碍;意生身者亦复如是,如幻三昧、力通自在、诸相庄严,忆本成就众生愿故,犹如意去生于一切诸圣众中,是名菩萨摩诃萨得远离于生住灭见。

“大慧,云何观察外法无性?谓观察一切法,如阳焰、如梦境、如毛轮,无始戏论种种执著,虚妄恶习为其因故。如是观察一切法时,即是专求自证圣智。

“大慧,是名菩萨具四种法成大修行,汝应如是勤加修学。”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请佛言:“愿说一切法因缘相,令我及诸菩萨摩诃萨了达其义,离有无见,不妄执诸法渐生、顿生。”

佛言:“大慧,一切法因缘生有二种,谓内及外。外者,谓以泥团、水、杖、轮、绳、人功等缘和合成瓶;如泥瓶,缕叠、草席、种芽、酪酥悉亦如是,名外缘前后转生。内者,谓无明、爱、业等生蕴界处法,是为内缘起,此但愚夫之所分别。

“大慧,因有六种,谓当有因、相属因、相因、能作因、显了因、观待因。大慧,当有因者,谓内外法作因生果。相属因者,谓内外法作缘生果,蕴种子等。相因者,作无间相,生相续果。能作因者,谓作增上而生于果,如转轮王。显了因者,谓分别生能显境相,如灯照物。观待因者,谓灭时相续断,无妄想生。

“大慧,此是愚夫自所分别,非渐次生,亦非顿生。何以故?大慧,若顿生者,则作与所作无有差别,求其因相不可得故。若渐生者,求其体相亦不可得;如未生子,云何名父?诸计度人,言以因缘、所缘缘、无间缘、增上缘等,所生、能生互相系属次第生者,理不得成,皆是妄情执著相故。大慧,渐次与顿皆悉不生,但有心现身资等故,外自共相皆无性故,唯除识起自分别见。大慧,是故应离因缘所作和合相中渐、顿生见。”

尔时,世尊重说颂言:

“一切法无生, 亦复无有灭,

于彼诸缘中, 分别生灭相。

非遮诸缘会, 如是灭复生,

但止于凡愚, 妄情之所著。

缘中法有无, 是悉无有生,

习气迷转心, 从是三有现。

本来无有生, 亦复无有灭,

观一切有为, 譬如虚空华。

离能取所取, 一切迷惑见,

无能生所生, 亦复无因缘,

但随世俗故, 而说有生灭。”

本文链接:大乘入楞伽经全文 第三卷

上一篇:佛说无量寿经全文

下一篇: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全文 第六卷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