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般若经>

第五百九十九卷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时间:2019-06-04 15:27:16| 作者:玄奘法师 译

  第五百九十九卷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第十六般若波罗蜜多分之七

  复次,善勇猛,若诸菩萨如是学时,不于色学若常若无常、若乐若苦、若空若不空、若我若无我,亦不于受、想、行、识学若常若无常、若乐若苦、若空若不空、若我若无我。

  善勇猛,若诸菩萨如是学时,不于眼学若常若无常、若乐若苦、若空若不空、若我若无我,亦不于耳、鼻、舌、身、意学若常若无常、若乐若苦、若空若不空、若我若无我。

  善勇猛,若诸菩萨如是学时,不于色学若常若无常、若乐若苦、若空若不空、若我若无我,亦不于声、香、味、触、法学若常若无常、若乐若苦、若空若不空、若我若无我。

  善勇猛,若诸菩萨如是学时,不于眼识学若常若无常、若乐若苦、若空若不空、若我若无我,亦不于耳、鼻、舌、身、意识学若常若无常、若乐若苦、若空若不空、若我若无我。

  复次,善勇猛,若诸菩萨如是学时,不缘色若过去行、若未来行、若现在行,亦不缘受、想、行、识若过去行、若未来行、若现在行。

  善勇猛,若诸菩萨如是学时,不缘眼若过去行、若未来行、若现在行,亦不缘耳、鼻、舌、身、意若过去行、若未来行、若现在行。

  善勇猛,若诸菩萨如是学时,不缘色若过去行、若未来行、若现在行,亦不缘声、香、味、触、法若过去行、若未来行、若现在行。

  善勇猛,若诸菩萨如是学时,不缘眼识若过去行、若未来行、若现在行,亦不缘耳、鼻、舌、身、意识若过去行、若未来行、若现在行。

  复次,善勇猛,若诸菩萨能如是行,虽以空、寂静、无我行相观察过去,而不以空、寂静、无我行于过去;虽以空、寂静、无我行相观察未来,而不以空、寂静、无我行于未来;虽以空、寂静、无我行相观察现在,而不以空、寂静、无我行于现在。

  善勇猛,若诸菩萨能如是行,虽观过去空、无我、无我所、无常、无恒、无久,安住不变易法,而不如是行于过去;虽观未来空、无我、无我所、无常、无恒、无久,安住不变易法,而不如是行于未来;虽观现在空、无我、无我所、无常、无恒、无久,安住不变易法,而不如是行于现在。

  善勇猛,若诸菩萨能如是行、能如是住,修行般若波罗蜜多速得圆满。善勇猛,若诸菩萨能如是行,一切恶魔不能得便。若诸菩萨能如是行,普能觉知一切魔事,非诸魔事所能引夺。

  复次,善勇猛,若诸菩萨能如是行,则不缘色,亦不缘受、想、行、识;不缘眼,亦不缘耳、鼻、舌、身、意;不缘色,亦不缘声、香、味、触、法;不缘眼识,亦不缘耳、鼻、舌、身、意识;不缘名、色,不缘染、净,不缘颠倒、见盖、爱行,不缘贪、瞋、痴,不缘我、有情等,不缘断、常,不缘边、无边,不缘欲、色、无色界,不缘缘起,不缘地、水、火、风、空、识界,不缘有情界、法界,不缘谛实、虚妄,不缘有系、离系,不缘贪、瞋、痴断,不缘布施、悭贪、持戒、犯戒、安忍、忿恚、精进、懈怠、静虑、散乱、般若、恶慧,不缘念住、正断、神足、根、力、觉支、道支,不缘颠倒等断,不缘静虑、解脱、等持、等至,不缘慈、悲、喜、舍,不缘苦、集、灭、道,不缘尽智、无生智、无造作智,不缘无著智,不缘异生、声闻、独觉、菩萨佛地,不缘异生、声闻、独觉、菩萨、佛法,不缘神通、智见,不缘解脱,不缘解脱知见,不缘涅槃,不缘过去、未来、现在智见,不缘佛智、力、无畏等,不缘佛土清净,不缘相好清净,不缘声闻圆满,不缘独觉圆满,不缘菩萨圆满。何以故?善勇猛,以一切法非所缘故,以一切法非能缘故,非一切法有所取故,而可于彼说有所缘。

  善勇猛,若有所缘即有动作、计著、执取,若有执取即有忧苦、猛利愁箭、悲恼叹生。善勇猛,若有所缘即有系缚,无出离道,由斯一切忧苦增长。善勇猛,若有所缘即有恃执、动转、戏论,若有所缘即有种种斗讼、违诤,若有所缘即有种种无明、痴暗,若有所缘即有恐怖,若有所缘即有魔罥及有魔缚,若有所缘即有苦逼及求安乐。善勇猛,菩萨观见有如是等种种过患,不缘诸法,无所缘故,于一切法则无所取,无所取故,于一切法无执而住。如是菩萨虽无所缘,而于境界得定自在,虽于境界得定自在,而无恃执亦无所住。善勇猛,若诸菩萨能如是行,于一切法能不攀缘,无所执著、无所诤论,于一切法无染而住。善勇猛,是诸菩萨普于一切所缘境法皆得离系,修行般若波罗蜜多。

  善勇猛,若诸菩萨能如是行、能如是住,修行般若波罗蜜多速得圆满,一切恶魔不能障碍,魔军眷属不能摄持,欲求其短终不能得,亦复不能方便扰乱;而能降伏魔及魔军,普能觉知一切魔事,不随魔事自在而行,震动焚烧诸魔宫殿;亦能降伏一切外道,不为外道之所降伏;亦能摧灭一切他论,不为他论之所摧灭。

  复次,善勇猛,若诸菩萨能如是行,则于色不住分别、无异分别,于受、想、行、识亦不住分别、无异分别;于眼不住分别、无异分别,于耳、鼻、舌、身、意亦不住分别、无异分别;于色不住分别、无异分别,于声、香、味、触、法亦不住分别、无异分别;于眼识不住分别、无异分别,于耳、鼻、舌、身、意识亦不住分别、无异分别。由此因缘,是诸菩萨于诸名、色不起分别、无异分别;于诸染、净不起分别、无异分别,于诸缘起不起分别、无异分别;于诸颠倒、见盖、爱行不起分别、无异分别,于诸断、常不起分别、无异分别;于欲、色、无色界不起分别、无异分别;于有情界、法界不起分别、无异分别,于贪、瞋、痴不起分别、无异分别;于谛实、虚妄不起分别、无异分别;于地、水、火、风、空、识界不起分别、无异分别;于有系、离系不起分别、无异分别;于我、有情、命者、生者、养者、士夫、补特伽罗、意生、儒童、作者、受者、知者、见者及彼诸想不起分别、无异分别;于布施、悭贪、持戒、犯戒、安忍、忿恚、精进、懈怠、静虑、散乱、般若、恶慧不起分别、无异分别;于念住、正断、神足、根、力、觉支、道支不起分别、无异分别;于颠倒等断不起分别、无异分别;于静虑、解脱、等持、等至不起分别、无异分别;于苦、集、灭、道不起分别、无异分别,于慈、悲、喜、舍不起分别、无异分别;于尽智、无生智、无造作智不起分别、无异分别;于诸异生、声闻、独觉、菩萨、佛地不起分别、无异分别,于诸异生、声闻、独觉、菩萨、佛法不起分别、无异分别;于神通、智见不起分别、无异分别,于过去、未来、现在智见不起分别、无异分别;于无著智见不起分别、无异分别;于明、解脱不起分别、无异分别;于解脱及解脱知见不起分别、无异分别;于诸佛智、力、无畏等不起分别、无异分别;于相好清净不起分别、无异分别;于佛土清净不起分别、无异分别;于声闻圆满不起分别、无异分别;于独觉圆满不起分别、无异分别;于菩萨圆满不起分别、无异分别。

  何以故?善勇猛,若有分别则异分别,若于是处无有分别则于是处无异分别。愚夫异生一切皆是分别所起,彼想皆从异分别起,是故菩萨不起分别、无异分别。

  善勇猛,言分别者是第一边,异分别者是第二边,若于是处不起分别、无异分别,则于是处远离二边亦无有中。善勇猛,若谓有中亦是分别,分别中者亦谓有边。若于是处有分别者,则于是处有异分别,由此因缘,无断分别、异分别义;若于是处无分别者,则于是处无异分别,由此因缘,有断分别、异分别义。善勇猛,断分别者,谓于此中都无所断。何以故?善勇猛,由无所有,虚妄分别异分别力发起颠倒,彼寂静故颠倒亦无,颠倒无故都无所断。善勇猛,无所断者当知显示苦断增语,谓于此中无少苦断故名苦断。若苦自性少有真实可有所断,然苦自性无少真实故无所断,但见苦无说名苦断,谓遍知苦都无自性少分可得故名苦断。诸有于苦都无分别、无异分别名苦寂静,即是令苦不生起义。善勇猛,若诸菩萨能如是见,则于诸法不起分别、无异分别。善勇猛,是名菩萨遍知分别、异分别性,修行般若波罗蜜多。

  善勇猛,若诸菩萨能如是行、能如是住,修行般若波罗蜜多速得圆满,一切恶魔不能障碍,诸魔军众所起事业皆能觉知,诸有所为不随魔事自在而转,令诸恶魔自然退散,摧彼军众令其渐少,身意泰然离诸怖畏,恶魔军众不能扰恼;止息一切往恶趣因,断塞世间众邪迳路,离诸黑暗,越渡瀑流,于一切法得清净眼;与有情类作大光明,绍隆佛种令不断绝,证得真道道平等性,哀愍有情起净法眼;具足精进离诸懈怠,获得安忍远忿恚心,入胜静虑无所依止,得真般若成通达慧,遣除恶作远离盖缠,出恶魔罥断诸爱网,安住正念无所忘失;得净尸罗至净戒岸,安住功德离诸过患;得定慧力不可动摇,一切他论不能摧伏;得诸法净永无退失,宣说诸法得无所畏;入诸大众心无怯弱,施诸妙法无所秘吝;以平等道净诸道路,誓离邪道修所应修;以清净法薰所应薰,以清净慧净所应净,器度深广犹如大海,湛然不动难可测量,法海无边过诸数量。善勇猛,若诸菩萨能如是行,成此及余无边功德,如是功德难测其岸,除佛世尊无能知者。

  复次,善勇猛,菩萨如是修行般若波罗蜜多,妙色无减,财位无减,眷属无减,种类无减,家族无减,国土无减;不生边地,不遇无暇,不与秽恶有情共居,亦不邻近不净事业;自心无退,智慧无减;从他听受种种法门,皆能会入平等法性;绍隆佛种一切智智,令常兴盛无有断绝;于诸佛法已得光明,已得邻近一切智智。若有恶魔来至其所欲为恼乱,则令彼魔及诸眷属皆成灰烬,辩才顿丧罥网俱绝;假使俱胝魔及军众俱来娆恼,心不动摇。于是恶魔及诸军众惊怖退散,作是念言:;今此菩萨已超我境,彼于我境不复当行、不复当住、不复耽著,令余有情于我境界皆得出离萧然解脱。时,诸恶魔作是念已,愁忧悲叹共相谓言:;今此菩萨损我等辈眷属、朋党,令无势力。言已各生忧苦悔恨。

  复次,善勇猛,若时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修深般若波罗蜜多,会深般若波罗蜜多。时,魔宫殿皆失威光,处处渐生烟焰之相,恶魔惊怖愁忧苦恼,如刀伤心、如中毒箭,咸共伤叹作如是言:;今此菩萨当令有情不受我等之所徵发,今此菩萨当令有情出我等境,今此菩萨当令有情脱我等界,今此菩萨当令有情不住我境,今此菩萨当令有情断灭我界,今此菩萨当令有情毁我罥网,今此菩萨当拨有情令其永出诸欲淤泥,今此菩萨当令有情脱诸见网,今此菩萨当令有情出盖邪路,今此菩萨安立有情令住正道,今此菩萨引诸有情令其永出诸见稠林。

  善勇猛,彼诸恶魔见此菩萨有如是等诸胜义利,愁忧苦恼如箭入心。譬如有人失大宝藏,成就广大愁忧苦恼;如是恶魔深心悔恨,如中毒箭愁忧苦恼,昼夜惊惶不乐本座。

  复次,善勇猛,若时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修深般若波罗蜜多,会深般若波罗蜜多。时,诸恶魔共集一处,思惟方便欲坏菩萨,互相谓言:;我等今者当设何计、作何事业坏此菩萨所修正行?时,恶魔众心怀疑惑,愁忧不乐如中毒箭,共相劝励往菩萨所,伺求其短现怖畏事。由此菩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威神力故,诸恶魔众尽其神力,尚不能动菩萨毛端,况令菩萨身心变异。时,诸恶魔觉知菩萨远离惊恐、毛竖等事,更设方便种种魅惑,心神俱劣怀怖畏故,诸魅惑事皆不能成。时,恶魔王便作是念:;我尚不能坏此菩萨,况我眷属或余能坏?念已惊怖力尽计穷,还归自宫愁忧而住。如是菩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具大威力,恶魔眷属尚不能令如弹指顷心有迷惑,何况能为余障碍事?

  善勇猛,如是菩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成就如是功德智慧大威神力。假使三千大千世界诸有情类皆变为魔,一一皆将尔所魔众,为扰乱故往菩萨所,尽其神力亦不能障所修般若波罗蜜多。何以故?善勇猛,尔时,菩萨成就如是甚深般若刀剑力故,亦复成就不可思议、不可测量及无等等般若力故,不为一切暴恶魔军之所降伏。善勇猛,夫大刀者,谓般若刀;夫大剑者,谓般若剑;夫大力者,谓般若力。是故般若波罗蜜多非诸恶魔所行境地。

  复次,善勇猛,诸有外仙得四静虑、四无色定,超欲魔境生诸梵天、四无色地。彼于菩萨常所成就世间妙慧尚非行境,况实般若波罗蜜多?何况恶魔能行此境?彼于获得色、无色定外仙妙慧尚非行境,况于般若波罗蜜多?善勇猛,若诸菩萨成就般若波罗蜜多,尔时菩萨名为成就大威力者;若有成就般若威力,即名成就利慧刀者;若有成就般若利刀,即名成就利慧剑者。诸恶魔军不能降伏,而能降伏一切魔军。

  复次,善勇猛,若诸菩萨成就般若波罗蜜多利慧刀剑具大势力,是诸菩萨于一切处无所依止,诸有所作亦无所依。何以故?善勇猛,若有所依则有移转,若有移转则有动摇,若有动摇则有戏论。善勇猛,若诸有情有依、有转动摇戏论,是诸有情随魔力行未脱魔境。善勇猛,若诸有情虽复乃至上生有顶有所依止,系属所依依所、依处,彼必还堕魔境界中,未脱恶魔所有罥网,恶魔索缕常所随逐。如猛喜子及阿逻荼迦逻摩子,并余一切依止无色,系属所依依所、依处诸仙外道。

  善勇猛,若诸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修深般若波罗蜜多,会深般若波罗蜜多。是诸菩萨于一切处无所依止,诸有所作亦无所依。

  善勇猛,若诸菩萨勇猛精进修行般若波罗蜜多随顺安住,尔时菩萨不依止色,亦不依止受、想、行、识;不依止眼,亦不依止耳、鼻、舌、身、意;不依止色,亦不依止声、香、味、触、法;不依止眼识,亦不依止耳、鼻、舌、身、意识;不依止名、色,不依止颠倒、见趣、诸盖及诸爱行,不依止缘起,不依止欲、色、无色界,不依止我、有情、命者、生者、养者、士夫、补特伽罗、意生、儒童、作者、受者、知者、见者及彼诸想,不依止地、水、火、风、空、识界,不依止有情界、法界,不依止初静虑乃至非想非非想处,不依止有爱,不依止无有爱,不依止断、常,不依止有性,不依止无性,不依止布施、悭贪、持戒、犯戒、安忍、忿恚、精进、懈怠、静虑、散乱、般若、恶慧,不依止念住、正断、神足、根、力、觉支、道支,不依止断颠倒等,不依止静虑、解脱、等持、等至,不依止苦、集、灭、道,不依止尽智、无生智、无造作智,不依止无著智见,不依止明及解脱,不依止解脱知见,不依止异生、声闻、独觉、菩萨、佛地,不依止异生、声闻、独觉、菩萨、佛法,不依止涅槃,不依止过去、未来、现在智见,不依止三世平等性,不依止佛智、力、无畏等,不依止一切智智,不依止相好圆满,不依止佛土圆满,不依止声闻众圆满,不依止菩萨众圆满,不依止一切法,不依止移转,不依止动摇,不依止戏论。由无依止除遣一切,亦不执著无依止道,于无依止亦不恃执,亦复不得此是依止,亦复不得在此依止,亦复不得属此依止,亦复不得依此依止,于所依止亦无恃执。如是菩萨于诸依止,无恃无得,无执无取,无说无欣,无著而住,不为一切依止所染,于诸依止亦无滞碍,证得一切依止净法。

  善勇猛,此诸菩萨依一切法,依止清净微妙智见,修行般若波罗蜜多,由此恶魔不能得便,恶魔军众不能降伏,而能降伏一切魔军。

  复次,善勇猛,若诸菩萨未发无上正等觉心,先应积集无量无数善根资粮,多供养佛、事多善友,于多佛所请问法要,发弘誓愿意乐具足,于诸有情乐行布施,于清净戒尊重护持,忍辱柔和悉皆具足,勇猛精进离诸懈怠,尊重修行鲜白静虑,于清净慧恭敬修学。是诸菩萨既发无上正等觉心,复应精勤修学般若波罗蜜多,以智慧力伏诸魔众。恒作是念:;勿为恶魔伺求我短作扰乱事。由斯力故,令诸恶魔不能得便障所修学,亦令魔众不起是心:;我当伺求此菩萨便,为扰乱事障碍所修。设起是心即令自觉:;我作斯事必遭大苦。由斯发起大恐怖心:;勿我今时丧失身命故,应息此扰乱之心。于是魔军恶心隐没。善勇猛,由此因缘,恶魔军众不能障碍菩萨所学甚深般若波罗蜜多。

  复次,善勇猛,若诸菩萨闻说般若波罗蜜多,起纯净欲增上意乐,深心尊重,称赞功德,起大师想;闻说六种波罗蜜多相应法教,亦不发起犹豫疑惑;闻甚深法心不迷谬,亦复不起犹豫疑惑;终不造作感匮法业,亦不发起感匮法心;劝导无量无边有情,信受修学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赞励无量无边有情,亦令信受修学六种波罗蜜多。是诸菩萨先意乐净,一切意乐皆无杂染,诸恶魔军不能障碍,伺求其便亦不能得,众魔事业皆能觉知,一切恶魔不能引夺,不随魔力自在而行。善勇猛,由此因缘,是诸菩萨恶魔眷属不能扰乱。

  复次,善勇猛,若诸菩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不行色合相,不行色离相,不行受、想、行、识合相,不行受、想、行、识离相;不行眼合相,不行眼离相,不行耳、鼻、舌、身、意合相,不行耳、鼻、舌、身、意离相;不行色合相,不行色离相,不行声、香、味、触、法合相,不行声、香、味、触、法离相;不行眼识合相,不行眼识离相,不行耳、鼻、舌、身、意识合相,不行耳、鼻、舌、身、意识离相;不行色相合、离相,不行受、想、行、识相合、离相;不行眼相合、离相,不行耳、鼻、舌、身、意相合、离相;不行色相合、离相,不行声、香、味、触、法相合、离相;不行眼识相合、离相,不行耳、鼻、舌、身、意识相合、离相。

  不行色清净、不清净相,不行受、想、行、识清净、不清净相;不行眼清净、不清净相,不行耳、鼻、舌、身、意清净、不清净相;不行色清净、不清净相,不行声、香、味、触、法清净、不清净相;不行眼识清净、不清净相,不行耳、鼻、舌、身、意识清净、不清净相;不行缘色清净、不清净相,不行缘受、想、行、识清净、不清净相;不行缘眼清净、不清净相,不行缘耳、鼻、舌、身、意清净、不清净相;不行缘色清净、不清净相,不行缘声、香、味、触、法清净、不清净相;不行缘眼识清净、不清净相,不行缘耳、鼻、舌、身、意识清净、不清净相。

  不行起色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起受、想、行、识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起眼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起耳、鼻、舌、身、意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起色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起声、香、味、触、法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起眼识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起耳、鼻、舌、身、意识清净不清净、合离相。

  不行缘色自性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缘受、想、行、识自性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缘眼自性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缘耳、鼻、舌、身、意自性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缘色自性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缘声、香、味、触、法自性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缘眼识自性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缘耳、鼻、舌、身、意识自性清净不清净、合离相。

  不行色本性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受、想、行、识本性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眼本性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耳、鼻、舌、身、意本性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色本性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声、香、味、触、法本性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眼识本性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耳、鼻、舌、身、意识本性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缘色本性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缘受、想、行、识本性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缘眼本性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缘耳、鼻、舌、身、意本性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缘色本性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缘声、香、味、触、法本性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缘眼识本性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缘耳、鼻、舌、身、意识本性清净不清净、合离相。

  不行色过去、未来、现在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受、想、行、识过去、未来、现在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眼过去、未来、现在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耳、鼻、舌、身、意过去、未来、现在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色过去、未来、现在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声、香、味、触、法过去、未来、现在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眼识过去、未来、现在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耳、鼻、舌、身、意识过去、未来、现在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缘色过去、未来、现在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缘受、想、行、识过去、未来、现在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缘眼过去、未来、现在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缘耳、鼻、舌、身、意过去、未来、现在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缘色过去、未来、现在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缘声、香、味、触、法过去、未来、现在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缘眼识过去、未来、现在清净不清净、合离相,不行缘耳、鼻、舌、身、意识过去、未来、现在清净不清净、合离相。

  善勇猛,若诸菩萨能如是行,则不与色若合若离,亦不与受、想、行、识若合若离;不与眼若合若离,亦不与耳、鼻、舌、身、意若合若离;不与色若合若离,亦不与声、香、味、触、法若合若离;不与眼识若合若离,亦不与耳、鼻、舌、身、意识若合若离;不与名、色若合若离,不与颠倒、见趣、诸盖及诸爱行若合若离,不与欲、色、无色界若合若离,不与贪、瞋、痴若合若离,不与我、有情、命者、生者、养者、士夫、补特伽罗、意生、儒童、作者、受者、知者、见者、有无有想若合若离,不与断、常若合若离,不与界、处若合若离,不与有情界、法界若合若离,不与地、水、火、风、空、识界若合若离,不与缘起若合若离,不与五妙欲若合若离,不与杂染、清净若合若离,不与布施、悭贪、持戒、犯戒、安忍、忿恚、精进、懈怠、静虑、散乱、妙慧、恶慧若合若离,不与念住、正断、神足、根、力、觉支、道支若合若离,不与断颠倒等若合若离,不与静虑、解脱、等持、等至若合若离,不与苦、集、灭、道若合若离,不与止、观若合若离,不与明及解脱若合若离,不与解脱知见若合若离,不与无量、神通若合若离,不与异生、声闻、独觉、菩萨、佛地若合若离,不与异生、声闻、独觉、菩萨、佛法若合若离,不与尽智、无生智、无造作智、无著智若合若离,不与生死、涅槃若合若离,不与佛智、力、无畏等若合若离,不与相好圆满若合若离,不与庄严佛土若合若离,不与声闻圆满若合若离,不与独觉圆满若合若离,不与菩萨圆满若合若离。何以故?善勇猛,以一切法无合离故。

  善勇猛,非一切法为合、离故而现在前。善勇猛,合者谓常,离者谓断。善勇猛,一切法性不由觉察有合有离。善勇猛,一切法性不为合故、离故现前。善勇猛,若诸法性为合、为离现在前者,则应诸法可得作者、使作者、起者、使起者、受者、使受者、知者、使知者、见者、使见者、合者、使合者、离者、使离者,如来亦应施设诸法此是作者、使作者乃至离者、使离者。善勇猛,以诸法性不为合、离现在前故,诸法无有作者、使作者乃至离者、使离者少分可得、不可得故,佛不施设。善勇猛,诸法皆由颠倒所起,非诸颠倒有合、有离。何以故?善勇猛,诸颠倒事无少可得,亦不可得实生起性。何以故?善勇猛,颠倒非实、虚妄、诳诈、空、无所有,非于此中有少实法可名颠倒。

  善勇猛,夫颠倒者惑乱有情、施诳有情,诸有情类虚妄分别之所显现,令诸有情妄生恃执、动转、戏论。善勇猛,如以空拳诳惑童竖,彼无知故谓有实物;愚夫异生亦复如是,虚妄颠倒之所诳惑,于一切法非合离性妄见合离谓为实有。愚痴颠倒于无实中起有实想难可解脱,是故一切愚夫异生妄见合离,颠倒系缚驰流生死,谓合得、合住、合见、合执。有合故便执有离,谓除遣合而得离故。善勇猛,若处有合是处有离,若于合中无得、无恃、不起执著,亦不见离。善勇猛,若于离中有得、有恃、起执著者,彼便有合,与生死苦未可别离。善勇猛,是诸菩萨观此义故,与诸法性非合非离,亦不为法若合若离,而有所作或有修学。

  善勇猛,是诸菩萨遍知合、离,修行般若波罗蜜多。善勇猛,如是菩萨安住般若波罗蜜多,速能圆满一切智法。

  复次,善勇猛,若诸菩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不行色著、无著,不行受、想、行、识著、无著;不行眼著、无著,不行耳、鼻、舌、身、意著、无著;不行色著、无著,不行声、香、味、触、法著、无著;不行眼识著、无著,不行耳、鼻、舌、身、意识著、无著。

  不行色著、无著清净,不行受、想、行、识著、无著清净;不行眼著、无著清净,不行耳、鼻、舌、身、意著、无著清净;不行色著、无著清净,不行声、香、味、触、法著、无著清净;不行眼识著、无著清净,不行耳、鼻、舌、身、意识著、无著清净。

  不行色著、无著所缘,不行受、想、行、识著、无著所缘;不行眼著、无著所缘,不行耳、鼻、舌、身、意著、无著所缘;不行色著、无著所缘,不行声、香、味、触、法著、无著所缘;不行眼识著、无著所缘,不行耳、鼻、舌、身、意识著、无著所缘。

  不行色著、无著合、离,不行受、想、行、识著、无著合、离;不行眼著、无著合、离,不行耳、鼻、舌、身、意著、无著合、离;不行色著、无著合、离,不行声、香、味、触、法著、无著合、离;不行眼识著、无著合、离,不行耳、鼻、舌、身、意识著、无著合、离。

  不行色著、无著清净、合、离,不行受、想、行、识著、无著清净、合、离;不行眼著、无著清净、合、离,不行耳、鼻、舌、身、意著、无著清净、合、离;不行色著、无著清净、合、离,不行声、香、味、触、法著、无著清净、合、离;不行眼识著、无著清净、合、离,不行耳、鼻、舌、身、意识著、无著清净、合、离。

  不行色所缘清净、合、离,不行受、想、行、识所缘清净、合、离;不行眼所缘清净、合、离,不行耳、鼻、舌、身、意所缘清净、合、离;不行色所缘清净、合、离,不行声、香、味、触、法所缘清净、合、离;不行眼识所缘清净、合、离,不行耳、鼻、舌、身、意识所缘清净、合、离。

  何以故?善勇猛,如是一切皆有移转、恃执、动摇、若行、若观,菩萨遍知如是一切,不复于中若行、若观。

  复次,善勇猛,若诸菩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不行色过去、未来、现在著无著,不行受、想、行、识过去、未来、现在著无著;不行眼过去、未来、现在著无著,不行耳、鼻、舌、身、意过去、未来、现在著无著;不行色过去、未来、现在著无著,不行声、香、味、触、法过去、未来、现在著无著;不行眼识过去、未来、现在著无著,不行耳、鼻、舌、身、意识过去、未来、现在著无著。

  不行色过去、未来、现在清净不清净,不行受、想、行、识过去、未来、现在清净不清净;不行眼过去、未来、现在清净不清净,不行耳、鼻、舌、身、意过去、未来、现在清净不清净;不行色过去、未来、现在清净不清净,不行声、香、味、触、法过去、未来、现在清净不清净;不行眼识过去、未来、现在清净不清净,不行耳、鼻、舌、身、意识过去、未来、现在清净不清净。

  不行色过去、未来、现在著无著,所缘清净不清净,不行受、想、行、识过去、未来、现在著无著,所缘清净不清净;不行眼过去、未来、现在著无著,所缘清净不清净,不行耳、鼻、舌、身、意过去、未来、现在著无著,所缘清净不清净;不行色过去、未来、现在著无著,所缘清净不清净,不行声、香、味、触、法过去、未来、现在著无著,所缘清净不清净;不行眼识过去、未来、现在著无著,所缘清净不清净,不行耳、鼻、舌、身、意识过去、未来、现在著无著,所缘清净不清净。

  何以故?善勇猛,是诸菩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都不见行及不行法。

  善勇猛,是诸菩萨都无所行,善能悟入遍知诸行,修行般若波罗蜜多。善勇猛,若诸菩萨能如是行,速能圆满一切智法。

本文链接:第五百九十九卷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上一篇:第五百九十八卷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下一篇:大方等大集经 第二十三卷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