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宝积经>

第九十九卷 大宝积经

时间:2019-06-04 17:43:00| 作者:菩提流志 译

第九十九卷 大宝积经

元魏北天竺三藏佛陀扇多译

无畏德菩萨会第三十二

如是我闻:一时,婆伽婆住王舍大城耆阇崛山中,与五百比丘众俱,菩萨摩诃萨无量无边。复有八千菩萨摩诃萨而为上首,皆得三昧及陀罗尼,善入空、无相、无愿三解脱门,善巧诸通得无生法忍,所谓:弥楼菩萨、大弥楼菩萨、常入定菩萨、常精进菩萨、宝手菩萨、常喜根菩萨、跋陀波罗菩萨、宝相菩萨、罗睺菩萨、释天菩萨、水天菩萨、上意菩萨、胜意菩萨、增上意菩萨摩诃萨,八千人等而为上首。尔时,婆伽婆依王舍城住,若王、王子,诸婆罗门、长者、居士,尊重赞叹而供养佛。尔时,世尊具有无量百千万众,恭敬围绕而为说法。

尔时,尊者舍利弗、尊者大目揵连、尊者大迦葉、尊者须菩提、尊者富楼那弥多罗尼子、尊者离波多、尊者阿湿卑、尊者优波离、尊者罗睺罗、尊者阿难,如是等无量声闻,于其晨朝整衣持钵,入王舍城从家至家,如法乞食更无余缘。时诸声闻如是乞食,渐渐遂到阿阇世王所住宫殿,至王所已,却立一面默然而住,不言乞食及不乞食。

尔时,阿阇世王有女,名无畏德,端正无比,无匹无双,无并无类,成就最胜殊妙功德,年始十二,在其父王堂阁之上,著金宝屐彼处而坐。时,无畏德见诸声闻,不起不迎,默然而住,不共问答,不迎不礼,不让床座。阿阇世王见无畏德默然而住,即告之言:“汝岂不知,此等皆是释迦如来上足弟子成就大法也,世间福田耶?以为愍念诸众生故而作乞食。汝今既见,何故不起不迎不礼,不共相问,复不让坐?汝今者睹见何事故,而不起迎?”

尔时,无畏德白父王言:“不审大王,颇见颇闻,转轮圣王见诸小王,而起迎不?”

王言:“不也。”

复言:“大王,颇见颇闻,师子兽王见野干时,为起迎不?”

王言:“不也。”

复言:“大王,颇见颇闻,帝释天王,迎余天不?大梵天王,有曾礼敬余天众不?”

王言:“不也。”

复言:“大王,颇见颇闻,大海之神,礼敬江河池等神不?”

王言:“不也。”

复言:“大王,颇见颇闻,须弥山王,礼敬诸余小山王不?”

王言:“不也。”

复言:“大王,颇见颇闻,日月光神,有曾礼敬萤火虫不?”

王言:“不也。”

女言:“大王,如是菩萨,发心趣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转轮圣王,以大慈悲初发心已,云何礼敬离大慈悲小乘声闻?大王,颇见已求无上正真正觉之道师子兽王,而礼小乘野干人耶?大王,颇有已求大梵道处而发进者,而当亲近微少善根声闻人耶?大王,颇有欲到大智之海,欲求善知大法之聚,而求牛迹声闻人耶?以彼从他闻音声故。大王,颇有欲至佛须弥山,为求如来无边色身,而欲更求小芥子中空三昧力诸声闻人而礼敬耶?大王,颇有得闻诸佛如来,功德智慧如日月光,如是闻已方乃礼敬诸声闻人萤火虫耶?以诸声闻唯能自润自照,从他闻声而得解故。

“大王,佛入涅槃,尚不礼敬诸声闻人,何况今者世尊在世?何以故?大王,若有亲近声闻人者,是人即发声闻之心;若人亲近缘觉人者,是人即发缘觉之心;若有亲近正真正觉,即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无畏德女如是说已,以偈报父阿阇世言:

“譬如人至海, 而取一文钱,

我见诸声闻, 所行亦如是。

至大法海已, 舍大乘宝聚,

而起狭劣心, 修行小乘道。

如人亲近王, 出入无障碍,

从王乞一钱, 彼人徒亲王。

敬心近轮王, 从乞百千财,

润无量贫穷, 是名善亲王。

如人求一钱, 声闻亦如是,

不求真解脱, 而取小涅槃。

若起狭劣心, 自度不度他,

犹如小医师, 唯自治己身。

譬如大医王, 疗治众多人,

善起慈悲心, 得恭敬名称。

彼医得世利, 以达医方故,

自度不度他, 智者不恭敬。

如善巧医王, 通达众方已,

救无量千亿, 病苦诸众生。

彼医得世间, 恭敬及名称,

发菩提心者, 普治烦恼病。

大王蓖麻林, 华香影不妙,

声闻如蓖麻, 不救世发心。

如至树王所, 多众得利益,

诸菩萨亦尔, 能益一切众。

不以秋阳焰, 能竭诸小水,

至于大海已, 能润无量众。

声闻道狭劣, 犹如牛蹄迹,

不能灭众生, 所有诸烦恼。

非上诸小山, 而现金色身,

唯升须弥山, 悉见金色身。

大王诸菩萨, 亦如须弥山,

以彼住世故, 世间得解脱,

皆是一色身, 一切智具足。

声闻智不尔, 其犹如朝露,

不能润于世, 以不证法故。

如地多增长, 润益无量众,

声闻如华露, 菩萨如大雨,

亲近得大法, 如海之润势。

犹如踯躅华, 无彼微妙香,

男女所不乐, 唯喜薝葡华。

如求青莲华, 华香甚奇妙,

踯躅如声闻, 彼智不润众。

犹如薝葡华, 诸菩萨亦尔,

愍念众生故, 能化众生众。

大王颇曾知, 何者大奇特?

一人在旷野, 如利多人是。

若欲善安隐, 度无量众生,

应发菩提心, 勿取二乘道。

世间旷野中, 能济失道众,

如彼善导师, 诸菩萨亦尔。

大王颇曾见, 小筏度大海?

唯乘彼大舶, 能度无量众。

大王声闻筏, 菩萨如大舶,

修道法薰已, 令渡饥渴海。

大王颇曾见, 乘驴堪入阵?

唯见乘象马, 斗战便得胜。

声闻如驴乘, 菩萨如龙象,

降魔坐道树, 度无量众生。

犹如夜虚空, 见诸星不现,

满月显现故, 能照阎浮提。

声闻如星宿, 菩萨如满月,

愍念众生故, 示现涅槃道。

不以萤火光, 能令有所作,

日光照阎浮, 令作种种事。

声闻如萤火, 不能多利益,

佛具解脱光, 愍念一切众。

不以野干声, 能令兽王恐,

唯有狮子王, 一吼飞鸟落。

大王诸声闻, 不发菩提心,

不为益众生, 除一切烦恼。

大王见此故, 不发声闻心,

既发大心已, 云何得发小?

大王善得身, 能发无上心,

救拔一切众, 弃舍小乘道。

善得世间身, 复得世间利,

善来在世间, 而发无上心。

希求无上道, 救拔诸众生,

若能自他利, 彼人善可叹。

亦得世名称, 及得究竟道,

以是故我今, 不礼敬声闻。”

尔时,阿阇世王语无畏德女言:“汝大我慢,云何而见诸大声闻而不奉迎?”

女言:“大王,勿作此语!大王亦慢,云何不迎王舍城内诸贫穷者?”

王语女言:“彼非我类,我云何迎?”

女言:“大王,初心菩萨亦复如是,一切声闻、缘觉非类。”

王语女言:“汝岂不见诸菩萨等,皆悉礼敬一切众生?”

女言:“大王,菩萨为度憍慢瞋恼诸众生等,令彼得起回向之心,是故礼敬一切众生;为长众生诸善根本,是故菩萨礼敬众生。而诸声闻无瞋恨心,又复不能增长善根。大王,假使百千诸佛如来为说妙法,而彼所得戒定三昧,无有增益。大王,声闻如琉璃,菩萨如宝器。大王,譬如瓶满,天降雨时而不受一滴。如是,大王,诸声闻等,假使百千诸佛如来,为说妙法而无受润,不能增益戒定慧等,亦不能令众生发心至一切智。大王,譬如大海,能受诸河及云雨等。何以故?以大海是无量器故。大王,诸大菩萨摩诃萨等演说法时,随所闻者得大福利,增长一切诸善根本。何以故?以诸菩萨皆是无边言说器故。”

尔时,阿阇世王闻女语已,默然而住。

尔时,尊者舍利弗作如是念:“此无畏德女,得大辩才而能如是无尽言说。我于今者前至其所,少少问之。我且问之,汝得忍不?”作是念已,前问女言:“汝今为住声闻乘耶?”

答言:“不也。”

“汝今为住缘觉乘耶?”

答言:“不也”

“汝今为住大乘心耶?”

答言:“不也。”

舍利弗言:“若如是者,为住何乘,而能如是师子吼耶?”

女答尊者舍利弗言:“若使我今有所住者,则不能作师子吼也;我无所住,是故我能作师子吼!而舍利弗作如是言,为住何乘?如舍利弗所证得法,彼法岂有乘分别耶?此是声闻、缘觉之乘,至大乘耶?”

舍利弗言:“汝听我说,我所证法,无乘非乘差别之相,以一相故,所谓无相。”

无畏女言:“尊者舍利弗,若法无相,云何可求?”

舍利弗言:“无畏德女,诸佛之法与凡夫法,有何胜负差别之相?”

女语尊者舍利弗言:“空与寂静,有何差别?”

舍利弗言:“无差别也。”

无畏德言:“舍利弗,如空、寂静无有差别胜负之相,诸佛之法与凡夫法,无有胜负差别之相。又舍利弗,亦如虚空能受诸色而无差别,诸佛之法与凡夫法,无有差别,亦无异相。”

尔时,尊者大目揵连,语无畏德女言:“汝见佛法与声闻法有何差别,而见如是诸大声闻,不起奉迎,不与酬对,不让床坐?”

无畏德女答目连言:“假使星宿遍满三千,不能照了;声闻亦尔,以入定智而能照知,若不入定则不觉知。”

大目连言:“若不入定,则不能知众生之心。”

女言:“目连,佛不入定,而于恒河沙等世界,如应说法度诸众生,善知心故,何况微少星宿光明诸声闻耶!此是诸佛如来胜事。又大目连,一切声闻颇有能知几世界成、几世界坏?”

大目连言:“不能知也。”

女言:“目连,声闻颇知几数诸佛已入涅槃,几数诸佛未来当入,几数诸佛现在今入?”

目连答言:“不能知也。”

女言:“目连,声闻颇知几数众生多贪欲者,几数众生多瞋恚者,几数众生多愚痴者,几数众生等分行者?”

目连答言:“不能知也。”

女言:“目连,声闻颇知几数众生受声闻乘,几数众生受缘觉乘,几数众生受于佛乘?”

目连答言:“不能知也。”

女言:“目连,声闻颇知几数众生声闻度之,几数众生缘觉度之,几数众生佛能度之?”

目连答言:“不能知也。”

女言:“目连,声闻颇知几数众生,在于定聚是正见者,几数众生住邪定聚?”

目连答言:“不能知也。”

女言:“目连,唯有如来正真正觉,如实善知诸众生界而为说法。如是之事,非诸声闻、缘觉境界,况余众生?目连,当知此是如来殊胜之事,如来具得一切智故,一切声闻、缘觉所无。”

时,无畏女复语尊者大目连言:“世尊常记大目揵连,于神通中最为第一。目连神通,能知能至香象世界,知彼世界一切诸树,皆出上妙栴檀香不?”

目连答言:“今始得闻彼世界名,云何能往至彼世界?”

目连问女:“彼佛何名,而在彼处世界说法?”

女即答言:“彼佛号曰放香光明如来应正遍知,在彼说法。”

目连语女:“今者云何得见彼佛?”

时,无畏女不起于座,不动威仪而作誓愿:“若使菩萨初发心时,能过一切声闻、缘觉,以此誓愿,愿彼放香光明如来现身于此,令诸声闻、缘觉见彼香象世界,及嗅上妙栴檀香树。”时无畏女发此誓已,于是放香光明如来从身放光,以放光故,时诸声闻皆得见彼香象世界,及佛菩萨诸众围绕,罗网隐身为众说法,彼所说法此处悉闻;佛神力故,复得嗅彼诸树微妙栴檀之香。彼世界佛作如是言:“如是,如是,如无畏女之所说也。菩萨如是初发心时,已过声闻、缘觉境界。”

说此法时,弥勒菩萨摩诃萨,白佛言:“世尊,彼妙树香何因缘来?”

佛言:“弥勒,是无畏女共诸声闻,如法论议及发誓愿。彼佛知已,故以神力,现如是香及彼世界,而彼上妙栴檀之香遍此三千大千世界。”

时,无畏女语目连曰:“若见如是不可思议诸胜功德,而能发起狭劣小乘声闻之心,唯自度者,当知善根甚为微少!谁见成就无量功德菩萨之事,而不发于菩提之心?目连,颇知彼佛世界去此几何?”

答言:“不知。”

女言:“目连,乘诸神通,经百千劫能知能见彼佛世界,无有是处。譬如一切竹苇丛林不可算数,过如是等诸佛世界,方乃有彼香象世界。”

尔时,彼佛卷摄光明,既摄光已,香象世界及彼如来忽然不现。

尔时,尊者摩诃迦葉谓无畏言:“汝曾见彼香象世界及彼如来应正遍知耶?”

女即答言:“大迦葉,如来可见不?如佛所说:若以色见我,及以声求我,彼尽行邪道,不能见如来。以诸如来体即是法身,佛法非可见闻,云何可知见?随何方便众生乐者,佛则示现无障碍身,住方便故。然大迦葉谓我言曰:见彼世界及见彼佛等正觉不?我见彼佛,非肉眼见,以非肉眼所睹色故;非天眼见,以无受故;非慧眼见,以离想故;非法眼见,离诸行故;非佛眼见,离识睹故。大迦葉,我见如来,亦如尊者迦葉所见,以灭无明爱见心故。大迦葉,我见彼佛,亦如尊者迦葉所见,又复亦见我我所等。”

迦葉言女:“若法永无,云何而起无明及爱及我我相?所有众生不可见故。”

女言:“大迦葉,如是一切诸法永无,彼云何见?”

大迦葉言:“若一切佛法毕竟是无,云何可见?”

女言:“大迦葉,见诸佛法增长义不?”

大迦葉言:“我尚不知诸凡夫法,何况佛法?”

无畏女言:“是故,尊者大迦葉,彼法不成就,云何有断续而不证者见?大迦葉,诸法永无,不可示现。是故,大迦葉,一切法皆无。若法本无,云何可见彼清净法界?大迦葉,若欲见净如来,彼善男子、善女人,应净自心。”

时,大迦葉语无畏言:“云何善净自心?”

女言:“大迦葉,如自身真如及一切法真如,若信彼者不作不失,如是见自心清净故。”

迦葉问言:“自心以何为体?”

女言:“空为体。若证彼空信自身故,即信真如空,以一切法性寂静故。”

尔时,尊者大迦葉语无畏女言:“汝从何佛闻如是法而得正见?如佛所说发正见者,有二因缘:从他闻法,及内思惟。”

女言:“大迦葉,藉彼外声,闻外声故后内思惟。大迦葉,菩萨大士,不假他说,不假音声,云何而言住于寂灭?”

迦葉言女:“随所闻法而观察故,名为观行。”

时,大迦葉复问女言:“菩萨云何内自思惟?”

女言:“大迦葉,若共诸菩萨说法同事,而不起众生相。菩萨如是内观,是故名为成就内观。大迦葉,一切诸法,具足本际及中后际,以一切法真如体故,一切法现在真如体故。若是观者是菩萨,名为成就内观应知。”

迦葉言女:“云何安此诸法?”

女言:“大迦葉,如是应作,如彼真如见,无缚无解。”

大迦葉言:“云何而见名曰正见?”

女言:“大迦葉,若离二边见故,不作非不作,如是见而不见,是名正见。大迦葉,法者唯有名字,而离名字故,以永不证故。”

时,大迦葉复问女言:“云何得自见?”

无畏女言:“如尊者大迦葉所见。”

大迦葉言:“我不见自身及见我所。”

女语尊者大迦葉言:“应当如是见一切法,以无我我所故。”

说此法时,尊者须菩提心大欢喜,语无畏女言:“善得大利,而能成就如是辩才。”

时,无畏女即语尊者须菩提言:“须菩提,法有可得、有不可得而可求耶?而语我言善得辩才。我有此辩,若我说无有所觉知,若内若外则有辩才。”

时,须菩提即语女言:“汝何所证,何所得法,而有如是快妙辩才?”

女即答言:“不自知故,不从他知,所得善法及不善法差别之相。如是知法,不见染净、有漏无漏、有为无为、世间出世间及凡夫法,以不见故,以彼法体是佛佛法,而得佛法而不见佛。须菩提,若如是者,无所觉见有此辩才。”

须菩提言:“云何辩才?”

女言:“须菩提,如仁所得如是除灭。”女语尊者舍利弗言:“如彼法体,无闻无得,而有所说。”女语尊者须菩提言:“法体可住不?复可增减不?而能有此辩才?”

时,须菩提即语女言:“若证无漏,及法无有差别,及无辩说,以彼法体不可说故。”

女语尊者须菩提言:“于一切法,云何而生如是念言:善得其利,得如是辩?”

须菩提言女:“以得辩故说,为不得故说?”

女语尊者须菩提言:“信如佛说,一切诸法如响不耶?”

须菩提言:“我信此事。”

女言:“影响为有辩才、无辩才耶?”

须菩提言:“以内声故,而有外响。”

女言:“须菩提,以缘有声而有彼响,彼响为有何性相耶?然彼响声无有性相。何以故?若以缘生,彼无生义。”

须菩提言:“一切法缘生。”

无畏女言:“一切诸法体性不生。”

须菩提言:“若一切法体性如是毕竟无者,云何如来作如是说,恒河沙等诸佛当成正觉?”

女言:“法界为可生不?”

须菩提言:“不可生也。”

无畏女言:“诸佛如来,一切皆是法界性相。”

须菩提言:“不见一切诸法界也。”

无畏女言:“诸有所说言语无漏,而说恒河沙等诸佛当得正觉,此言何趣?何以故?法界不生不灭故;一切说非说,以毕竟净故;以彼非事不可言说,离于实际。”

须菩提言:“汝甚奇哉!既是在家,而能如是善巧说法,复有如是无尽辩才。”

无畏女言:“须菩提,菩萨无有取以不取、闻以不闻、若在家若出家而有辩才。何以故?以心净故而令智显,以智显故而显辩才。”

女语尊者须菩提言:“今可善说菩萨之行。”

须菩提言:“汝说我听。”

无畏女言:“须菩提,菩萨成就八种法行故,不得言在家、出家。何等八法?须菩提,一者、菩萨得身清净,定信菩提;二者、成就大慈大悲而不舍众生;三者、成就大慈悲故,善巧世间一切诸事;四者、能舍身命分,及成就方便善巧;五者、善巧无量发愿;六者、成就般若波罗蜜行,离一切见故;七者、大勇猛精进,以修诸善业而无厌足故;八者、得无障智,以得无生法忍故。须菩提,菩萨成就如是八法故,不得言在家、出家,随何威仪住菩提中无有障碍。”

尔时,尊者罗睺罗语无畏女言:“此言乃是不净言说!汝蹈宝屐,复坐高床,而能如是,共诸声闻往复论义。汝岂不闻,为不病者不得说法,及不得为高床座人而说法耶?”

时,无畏女即语尊者罗睺罗言:“颇如实知净不净耶?尊者罗睺罗,是世间净不?”

罗睺罗言:“无净不净。”

无畏女言:“如来制戒随而受行,而犯彼戒为净不净?若复有人不犯彼戒,非净不净?”

无畏女言:“且止!且止!勿作是说。若如说法,若如制戒而修行者,彼说不净。罗睺罗,以彼证得无漏法故,彼则无有犯,以不犯彼亦无有净与不净。何以故?以诸声闻,过诸说法,过诸制戒。如来为诸声闻学者,来于三界为彼故说;而彼声闻已过三界,以是义故说过不过。诸界如是,以彼不能觉知戒故,说净不净。而虚空者唯有言说,唯智力见,是故得说净不净也。”

罗睺罗言:“净与不净有何差别?”

无畏女言:“譬如真金远离诸垢,作庄严具及不作者,色何差别?”

罗睺罗言:“无有差别。”

无畏女言:“净与不净,唯有名字以为差别,无余差别。何以故?一切法性离一切垢,无染无著。”

女语尊者罗睺罗言:“坐高广床不应说法。一切菩萨坐于草敷胜坐高床,胜于声闻在于梵天。”

罗睺罗言:“以何义故?”

女言:“罗云,颇见菩萨,坐于何座而得菩提?”

罗睺罗言:“坐于草座。”

女言:“菩萨坐于草座,所有三千大千世界,释梵护世四天王等,及余天子,乃至阿迦尼吒天等,悉来礼拜,合十指爪掌,至菩萨所,礼菩萨足。”

罗睺罗言:“如是,如是。”

时,无畏女问罗云言:“成就如是法,菩萨而坐草座,胜于坐彼高广大床,及胜声闻在于梵天。”

尔时,阿阇世王语无畏女言:“汝可不知此是释迦如来之子,于学戒中最为第一耶?”

时,无畏女语父王言:“且止!大王,勿作是说,言罗睺罗是如来子。大王,颇见颇闻以不?师子之王生野干不?”

王言:“不见。”

女言:“大王,颇见颇闻,转轮圣王礼敬诸余小王以不?”

答言:“不见。”

女言:“大王,如是如来师子之王,转大法轮,声闻围绕。大王,若依王法而说,何者是为如来真子?则应答言诸菩萨是。是故,大王,不得说言,如来有子,如来无子。若说如来有真子者,应言若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是如来子。”

说此法门时,阿阇世王宫内二万诸女,发菩提心。二万天子满足彼法,闻此女师子吼已,发菩提心。王复语言:“此是过去、未来、现在诸佛之子!离诸烦恼,学声闻戒,云何真子?”

尔时,彼诸天子,以华散佛遍王舍城,以为供养无畏女故。时无畏女下彼床已,然后礼敬诸大声闻,而施种种微妙饮食,若舐、若嗅、若唼,如法供养彼诸声闻,供养已讫,作如是言:“不审尊者诸大声闻,何故晨朝离如来所而来至此?应听法已然后乞食。尊者且去,我正尔间须臾到彼。”无畏德女于晨朝时,共阿阇世王并女之母,及王舍城无量人众,导从围绕,至如来所,礼如来足,却坐一面。彼诸声闻,亦至佛所礼佛足已。却坐一面。

尔时,尊者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此无畏德女如是奇哉!得大福利。”

佛语尊者舍利弗言:“此无畏女,已于过去九十亿佛发菩提心,于彼佛所种诸善根,为求无上佛菩提故。”

舍利弗言:“世尊,此女能转女身不耶?”

佛言:“舍利弗,汝见彼女,岂是女耶?汝今不应作如是见。何以故?以是菩萨发愿力故,示现女身为度众生。”

于是,无畏德女作是誓言:“若一切法非男非女,令我今者现丈夫身,令一切大众悉皆睹见。”说此语已,即灭女身,现丈夫身,升于虚空高七多罗树,住而不下。

尔时,世尊即语尊者舍利弗言:“汝舍利弗,见彼无畏德菩萨不?在于虚空,住而不下。”

舍利弗言:“已见,世尊。”

佛言:“舍利弗,此无畏德菩萨,复过七千阿僧祇劫,得成正觉,号曰离垢如来应正遍知。彼佛世界名曰光明,佛寿百劫,正法十劫,纯菩萨僧,三万不退转菩萨。彼佛世界净琉璃地,八道庄严,莲华所覆,无有一切诸恶道名,天人充满。舍利弗,如兜率天受微妙乐及胜法味,彼诸天子受如是乐。”

尔时,无畏德菩萨母,号日月光,与阿阇世王俱,合十指爪掌,往至佛所,白言:“世尊,我得大利,我于九月怀娠此子。然此善男子,今作如是大师子吼。我今回此善根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过此已后,于彼离垢光世界,而成无上正真正觉。”

于是,佛告尊者舍利弗言:“舍利弗,汝今见不?”

答言:“已见。”

佛言:“舍利弗,此月光女舍是身已,生忉利天,号曰光明增上天子。若弥勒菩萨得菩提时,是彼见王上足之子,于彼供养弥勒佛已,便即出家。彼见王子,于弥勒佛所说之法,初中后说尽能忆持;次第皆见贤劫诸佛,悉得供养。如是渐次供养佛已,然后于彼离垢如来得菩提时,得作大王,具足七宝,号曰持地。彼见王子,供养如是诸如来已,亦乃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号曰遍光如来应正遍知,具足成就佛之世界,如上所说。”

尔时,月光夫人欢喜踊跃,即脱价值百千两金妙宝璎珞而供养佛,语大王已,受五百正戒,具修梵行。

尔时,无畏德菩萨在如来前,作如是言:“以此誓愿因缘力故,令我未来得菩提时,诸菩萨亦皆被法服,一切化生。以此誓愿因缘故,愿令如来犹如年少八腊比丘。”无畏德菩萨如是现身,说此语已,被正法服,即成比丘具足威仪。

尔时,无畏德菩萨语自父王阿阇世言:“大王,一切诸法皆如是。”即时忽化生相,离诸分别所起之相,无诸颠倒。“大王,还即此时复现女身,王见不也?”

王言:“已见。而我非以色身相见,我今现见比丘身已,复见女身。”

佛问王言:“何者是实?大王,应当作如是学,住一切法中,正见一切亦生烦恼所烧故,以不达法力故,以不达故,于非疑处而生疑悔。当应数数亲近如来及文殊师利童子菩萨,以彼菩萨威德力故,而令大王得受悔过。”

尔时,世尊告阿难言:“汝受持此无畏德菩萨受记法门,读诵勿忘。阿难,若有善男子、善女人等,具足七宝,施满三千大千世界诸佛如来;若复有人,能受持此无畏德菩萨受记法门一句一偈,闻已受持,得福过彼。何况具足若读若诵,广为人说,如法修行!”

如来说此无畏德菩萨受记法门时,月光夫人无畏德母,并诸天、龙、阿修罗等,闻佛说已,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本文链接:第九十九卷 大宝积经

上一篇:第九十八卷 大宝积经

下一篇:第一百卷 大宝积经

推荐阅读